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路城记》——谨以十年的时光,祭奠曾经走过的足迹!  作者:红茶加糖不加奶  分类:[都市]  
  北九里是一个区域统称,位于麋林市高岭区的北部,离高岭古城北城门,大约九里左右的距离,故而人称北九里,当然,随着现代化社会的高速发展,高岭古城早就不见了踪影,只在西北角上还有一段断壁残垣,现如今已成了观光景点,倒是围着高岭古城的那一条宽宽的古城河,经过数百上千年的沧桑演变,至今依然奔流汹涌,焕发着勃勃生机。
  在过去相当长的岁月里,北九里在麋林人的眼中,是贫穷、落后甚至恐惧的代名词,早在明清两代,北九里就是一片乱葬岗,砍了头的死囚、冻死饿死的乞丐,以及穷得连个葬身之地都没有的人,这里就是他们最后的去所,建国之后,虽然在各级政府的努力下,北九里经过多次的开发和平整,但是麋林人还是不愿意轻易涉足此地,以免沾染了晦气,老人们说起北九里,总有太多的传闻和故事,大多赋以惊悚、离奇的色调,各种狐仙鬼怪层出不穷,以至于大人吓唬孩子,都喜欢藉着北九里,孩子但闻此名,大多乖乖的听了话。
  如此情形,一直持续到南水北调工程的开挖,当一条浩浩汤汤的引江河,从这里经过,将高岭城河与长江彻底连接了起来,这才真正为北九里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发展契机。
  要致富,先修路,这是一句颠簸不破的至理名言,水路也是路,自从有了这条引江河,北九里沿着河道的两岸,工厂、物流、商贸以及散落各处的居民区,开始逐渐增多了起来,虽然还没形成太大的气候,但比之往日衰草遍地、鬼影幢幢的破败景象,实有天壤之别。
  杜慎言坐在黑色帕萨特里,一边听着殷南珊介绍工作上的诸多细节,一边把目光投向了窗外,车子一经驶入北九里的地界,他还是立刻感受到了一丝荒凉,与繁华喧闹的麋林市区形成鲜明对比,这里满眼望去,几乎见不到太多的人影,有的只是一座座的建筑工地,和大块大块已平整未开发的荒地,道路虽然又宽又直、四通八达,往来其上的,却已各式重卡和渣土车居多,他们这辆小车穿梭其中,倒有几分格格不入。
  黑色帕萨特在一个路口拐了弯,经过三五个工厂区之后,又开了大约不到十分钟,这才见到了一个稍具规模的市镇,两条主干道呈十字形交叉,在市镇的东南角,一座新建的现代化居民区住宅区拔地而起,虽然空置率依然很高,只有靠南的两栋楼上,有几户人家晾出了衣服,但多少有了一丝人气的迹象。
  韩慨在路边停了车,杜慎行从车上下来,举目四顾,面前不远处,一排门面房向西延伸,东首的两间门面,门头上大大的蓝底白字招牌,上面写着“新华美专属直营店(联浩路店)”一行字样,见他们到了,即从门店里迎出四个人来,一男三女,朝着殷南珊一齐躬身:“殷总好!”殷南珊微笑着点头,将杜慎言叫至身旁,介绍道:“这位就是你们联浩路营业部的经理,他叫杜慎言,是路州人,由总公司直接派遣下来的,你们彼此认识一下,以后大家就是同事了,希望大家精诚合作、团结一致,共同创造联浩路营业部的美好未来。”殷南珊在说到“总公司”三个字的时候,尤其加重了语气,似乎想要确立杜慎言的权威,四人再次朝杜慎言一躬身:“杜经理好!”杜慎言紧张的手足无措,额头上渗出密密的汗珠,结结巴巴的说道:“好......好,大家......好,我是杜慎言。”
  殷南珊抬脚往店里走去,众人跟在她的身后,韩慨揽住杜慎言的肩膀,笑道:“你这么紧张干什么,你是营业部的经理,他们都得听你的,你不要小看这一点,殷总的级别观念很重的,在咱们公司里头,只要谁敢不服从上级领导的指示,就得立刻走人。”杜慎言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没有说话。
  其实在新华美所有麋林门店当中,联浩路店的规模,算是最小的,虽然占了两间门面,也不过一百来平米,门店装饰是依照公司统一标准,倒没有太大出入,只因空间有限,隔出一小间办公室后,便难以在内安置周转货物,所以才另外租了仓库,殷南珊迅速的在店里走了一转,指出有两处货架的摆放位置不妥,然后就坐到了办公室里,和众人谈了一些正式营业后,所需注意事项,这时杜慎言才了解清楚,四名店员皆是从其它门店调配过来的,入职时间最短的一位,也已有一年以上的工作经历,相比之下,倒是他这个营业部经理是两眼一抹黑,心里越发的惴惴不安。
  四个人中,那个男的叫陈进步,和韩慨一般大的年纪,浓眉大眼厚嘴唇,看上去墩墩实实的,似乎没什么心机,三个女的中,最年长的那个叫做谢春芳,大约三十一二,可能是出于对自身年龄的不自信,脸上化了很重的妆,不需要走得太近,就能闻到她身上散发出的浓郁香水味道,另外两个女的倒是年纪小得很,一个叫范诗洁,一个叫潘怡馨,都只二十一二岁上下,一脸的天真烂漫,待人处事也少了几分隔阂和防备,没过多一会儿,便与杜慎言攀谈起来,却碍及殷南珊在场,并不敢过于说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