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路城记》——谨以十年的时光,祭奠曾经走过的足迹!  作者:红茶加糖不加奶  分类:[都市]  
  麋林南站是零六年刚建成不久的麋林新车站,整体结构分为上中下三层,最上面一层是火车站,中间是汽车站,最下面则是公交和出租,并且预留了相当大的空间,以留备将来地铁工程的建设和开通,作为省会城市的门户工程,麋林南站代表了整个溯江省的第一形象,故而占地面积十分宽广,且功能设施相当完备,远远望去,端的是气势恢宏,雄伟壮观。
  杜慎言从汽车站内,一路循着标识路牌指示的方向,足足走了十来分钟,才走出了南站的大门,望着眼前茫茫的人海和交错纵横的立交桥,他不禁怔了好一会儿,这才掏出手机,按照人事部所给的电话号码拨了过去,接电话的是个女人,好像在和人谈着什么事情,很不耐烦的报给了他另一个手机号,便挂断了电话,杜慎言无奈,又拨通了那个手机号,这次接电话的是个小伙子,杜慎言还没开口说话,他就已笑道:“杜经理,你已经出站了吗?你现在什么地方?”杜慎言看了一下身后的麦当劳,报出了自己的位置,小伙子笑道:“那你稍等一下,我正在停车,一会儿就到了。”
  挂断了电话,杜慎言面对着手机发愣,“杜经理”这个称呼,他还是与生第一次听见有人这样叫他,既有些不习惯,又有些好笑,心想,估计在他们的圈子里,但凡是个人,都会称之为“经理”吧,所以也不多想,站着抽了一根烟,待到香烟燃尽,刚想顺手弹出,却见一个身穿“黄马褂”的老太太,骑着清洁小三轮,正盯着他看,于是笑了一笑,走到不远处一个垃圾桶旁,将烟头摁了下去。
  又过了不大工夫,一个二十来岁,剃着平头的年轻人,快步朝他走了过来,笑着问道:“你就是杜经理吧?”待杜慎言点头,他又是一伸手:“我叫韩慨,韩非子的韩,慷慨的慨,是殷总让我来接你的。”在来麋林之前,杜慎言就已经了解过,新华美麋林销售公司的负责人叫殷南珊,韩慨所说的殷总,大概就是她了,二人握过手,韩慨替杜慎言拿了两件行李,一边引着他往停车场的方向走,一边笑道:“杜经理,殷总让我先带你回销售公司,你应该的知道吧,就在大庆路那边,今天时候不早了,又是星期天,等明天星期一正式上班,殷总会亲自送你去北九里的门店。”
  杜慎言纳闷的问道:“什么北九里的门店?我去那儿干什么?”
  韩慨扭头看着他,怔了一下,笑道:“殷总没告诉你吗?你现在是北九里联浩路营业部的经理,你以后就在那儿上班了。”
  “经理?”杜慎言更加奇怪了,又问:“没人告诉我呀,营业部经理是做什么的?”
  韩慨莞尔一笑,说道:“你就别问了,回头殷总会和你说的。”
  杜慎言点了点头,二人一路无话,大约过了半个钟头,韩慨开车载着杜慎言,来到东进区的大庆路上,因为只是路过,所以韩慨让杜慎言将大部分的行李留在车上,他便带了随身的挎包下了车,跟在韩慨后头,走进了销售公司的大门。
  今天是星期天,公司楼下的接待处空无一人,办公室也大多门锁紧闭,只有二楼最里头一间的总经理办公室,房门虚掩着,一个女人声音,沿着静幽幽的走廊,纤毫可辨的传了过来:“......中秋节和国庆节的优惠力度,只能这么大了,商超部和你们门店都是一个样,你们不能总想靠着公司降价来吸引客户,特别是你,宋亮,你的广州路门店,占据着全市最繁华的地段,我老实告诉你,你上半年的业绩,我很不满意,下半年这就过去一半了,还是不见起色,你要是干不下去,年底我就换人......”
  第三十五章:悉规矩同僚即相认

  韩慨敲了敲门,然后探进了半个身子,说道:“殷总,杜经理已经到了。”
  殷南珊说道:“嗯,你先带他到对面坐一下,我这里还有点事。”
  韩慨应了一声,又将门轻轻掩上了,指着对面一间办公室,对杜慎言笑道:“杜经理,殷总在说事,你先坐一下,我去给你泡杯茶!”杜慎言拦住了他,笑道:“不用,不用。”他举起手里的矿泉水:“我有这个行了。”
  韩慨笑了笑,也不甚强求,便陪着杜慎言坐着聊了一会儿天,一番交谈之下,杜慎言才得知,韩慨是麋林本地人,比杜慎行还要小一岁,却是销售公司的老员工了,自从零四年进到公司以来,一直作为殷南珊的专职司机加助理,而韩慨听杜慎言说,他原来是在派出所里做片警的,也感到十分新奇,追着问他在派出所的一些有趣的人和事,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说了半天话。
  眼见窗外的天已经黑了一片,韩慨起身开了灯,这才见到对面的门开了,从里面走出三个人来,走在前面的两个中年男人,转身对身后的殷南珊说道:“殷总,那没什么事,我们先走了,您请留步!”
  待他们走得远了,殷南珊朝杜慎言这边看了一眼,然后走了进来,杜慎言连忙站起身,笑道:“殷总,您好,我是杜慎言!”站在敞亮的日光灯下,殷南珊一身体面的穿戴,看样貌也仅止三十多岁,面如满月,眼蕴波光,嘴角微微上翘,隐隐之中,给人一种无可名状的压力,她沉声说道:“不好意思,下午你打电话的时候,我的态度不太好。”
  杜慎言忙道:“没什么,是我没挑准时候。”他本想轻松诙谐一下,殷南珊却面无表情的转对韩慨说道:“一会儿你带杜经理去吃个饭,晚上就安排在斜对面的快捷宾馆住一夜,费用由公司报销。”说着,她又看向了杜慎言:“你今天先好好休息,明天上午八点钟正式上班,有什么话我们明天再谈,我还有点事情,恕不奉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