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路城记》——谨以十年的时光,祭奠曾经走过的足迹!  作者:红茶加糖不加奶  分类:[都市]  
  下午,会湘园二楼的房间里,王希耀和吴世宏一人端了一杯茶,坐在茶几的两端,听王希耀说完上午的情形,又见他愁眉不展,颇为苦恼,吴世宏不由得轻轻一笑,手里捻了一串紫檀的佛珠,不停的把玩,笑道:“老王啊,你看看你这个样子,一点小事就吓得魂不守舍,我看倒没什么,说来说去无非就是花钱的事,咱们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回头我来出份大的,你拿去送给渡边,也算哥哥我的一点心意,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嘛!”
  王希耀苦笑着摇头,叹道:“我的老哥哥哎,你是不知道,我也没跟你说过,除了逢年过节送点礼,我每次送钱给他,他都不肯收的,渡边这个人性子怪的很,想要拿钱镇住他,是不用指望了,不过也可以理解,他一年的工资就是两百多万,哪里会在乎这些。”
  “噢?”天下还有不吃腥的猫,这让吴世宏始料未及,原本半倚在椅背上的他,顿时坐直了身子,沉吟了一会儿,说道:“那我就弄不明白了,他既然不肯收钱,我们的这些事又瞒不过他,那他为什么要一直装糊涂呢?”
  王希耀想着摇摇头,抬眼看吴世宏,见吴世宏也在盯着他,便笑道:“你看我干什么,我哪儿知道为什么。”说着,他又叹道:“或许是因为我够忠心吧,不管怎么讲,我是他提拔起来的,到什么时候,也得向着他说话。”
  吴世宏连连摇头,觉得王希耀的理由太牵强,却又想不出更好的解释,一时间两个人都没了言语,各自沉思不已,过了半晌,吴世宏才缓缓说道:“既然把话说到这儿,看来这里头就没那么简单了,你刚才说杜慎行是渡边安排进来的人?”
  王希耀点点头,忽然想到了什么,猛然问道:“老吴,你是说......”
  吴世宏盯着他,慢慢的点了点头,说道:“你不可掉以轻心啊,渡边如此看重杜慎行,一定有他的目的,把他培养起来取代你,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王希耀倒吸了一口冷气,把渡边正一所说的话,前后连贯起来一想,越想越觉得吴世宏分析的很有道理,忙问:“如果渡边真是这么想的,那我们该怎么办?”
  吴世宏捻着手里的佛珠,说道:“且不管渡边是什么主意,这个杜慎行你必须要除掉,留他在供管部里,你是卧榻之旁有人睡,寝食难安啊,如果让他得了逞,你我赚不赚钱倒在其次,就怕会被秋后算账!”
  直到此刻,王希耀才真正感到威胁的来临,不禁打了个寒栗,他明白秋后算账将会意味着什么,自己和吴世宏以及其他方面的往来,多多少少都会有些蛛丝马迹留下,若被拿实了证据,这就是商业犯罪,是要坐牢的,想着他坐不住了,起身在屋子里面来回的不停走动,吴世宏皱了皱眉头,忽的笑道:“老王,你就别转悠了,我的头都快被你转晕了,你不用太着急,虽说这个杜慎行很棘手,也不是没有办法对付他,咱们可以从长计议嘛。”
  王希耀站住了脚,俯身问道:“那你说个办法,怎么把他弄走?”
  吴世宏嘿嘿笑道:“办法当然有,只不过你我不能出面。”
  王希耀不耐烦的又问:“你直说好了,让谁出面?”
  吴世宏用手指了指茶几上放着的一尊貔貅,王希耀循着他手指方向看去,只见在貔貅的肚子前面,有一枚巴掌大小,刻着招财进宝四个字的圆形方孔钱,他还是没有领会,吴世宏凑到他的耳边窃窃私语,如此如此,这般这般,王希耀听着便笑出了声来。
  第二十九章:睹真颜林凡偿心债

  清晨的阳光穿过树间的缝隙,串起七彩的霓虹,新鲜空气夹杂着晨曦的味道,虽然依旧有着一丝燥热,但比起午间的烈日炎炎,已是清凉怡人了许多。杜慎行的脖子间搭着汗巾,耳里塞着耳机,穿了一身运动短装,沿着路牙边的小道跑步,这是他一直保持下来的习惯,无论数九还是三伏,每天早上跑出一身汗,再回家冲个澡,一整天都能保持精神充沛。
  耳机里正在播报着早间新闻,忽然音乐铃声响起,这么早打电话进来的,除了李倩也不会再有别人了,杜慎行直接摁下了线控,笑道:“美女,起床了?”
  “哦,慎行吗?是我,林凡!”耳机里确实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却不是李倩,杜慎行打了个激灵,放缓了脚步,然后停了下来,迟疑的问道:“你是......大嫂?对不起,我以为是......是我一个朋友呢。”
  电话里的女人不是别人,正是杜慎言的前妻林凡,自从她和杜慎言离婚之后,已经很少再与杜家的人有什么联系了,就连她的电话号码,也被杜慎行删去了,只是在这突然之间,他还是按照以前的称呼,没能及时改过口来。
  “嗯,是我。”林凡的口气有点不太自然:“你现在有空吗?我想和你见个面。”
  “现在?”杜慎行说道:“这么早?我还在跑步呢。”
  林凡顿了一顿,说道:“我的时间不太方便,电视台要录节目,所以只有现在才有空,你在什么地方,我开车过去找你,就一会儿工夫,不会耽误你太久的。”
  杜慎行想了一会儿,说道:“那好吧,我八点半钟上班,在这之前都可以的,玉带路你认识吗?就在西埠区......”
  林凡答道:“玉带路我认识的。”
  杜慎行说道:“嗯,玉带路和吴井路的路口,有一家生煎包子店,我现在过去吃早饭,你来了就到那里找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