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路城记》——谨以十年的时光,祭奠曾经走过的足迹!  作者:红茶加糖不加奶  分类:[都市]  
  第二十一章:遇贵人首日撞大运

  杜慎言和儿子杜林在宁海老家住了十来天,离职的风波虽已悄悄过去,但他脸上终觉无光,所以亲戚和朋友那里,也没怎么走动,每天不是帮着母亲蒯秀英操持家务,就是陪着儿子写作业,杜慎行给的一条中华烟,已被他抽去了一多半,父亲杜禀实看在眼里,明面上不再说了,背地里在老伴儿跟前又是一番牢骚话,左右是这个大儿子太不长进,有点米也不待到荒年吃,蒯秀英只能叹叹气,劝他少说两句,实在看不顺眼就出门溜达溜达,眼不见心不烦,杜慎言不是不知道,整日瞧着父亲那张不阴不阳的脸,他又何尝不是如坐针毡,心里正盘算着什么时候回路州,就接到了杜慎行的电话,杜慎行简短的和他聊了两句,将李鹤年的意思大致说了,又问他本人的意见,杜慎言当即答应下来,并且告诉杜慎行,他明天就和杜林离开宁海,赶回路州去与他见面。
  晚上,杜慎言将母亲叫到了一边,说起自己可能要去麋林上班,蒯秀英又惊又喜,再三询问细节,杜慎言却道:“妈,这事是慎行帮我办的,具体是什么情况,我现在还不知道,我明天回路州,到慎行那儿去,不过有件事我想请您帮帮我!”
  杜慎言的工作这么快就有了着落,虽然要离家,但麋林到路州也就是一天的车程,算不得远行,蒯秀英自然是为儿子高兴的,听杜慎言有事求她,便道:“哎呀,都是娘儿俩,有什么帮不帮的,说吧,什么事?”
  杜慎言看了看坐在房间里的杜林,叹道:“我去麋林工作,其他都好说,就是杜林我放心不下,我想请您二老都搬到路州去住,代我照看杜林。”
  蒯秀英笑道:“我以为什么事呢,你不说我也得去呀,总不能让我的乖孙子,一个人在家吧,行了,行了,我都知道了。”
  第二天,杜慎言和杜林回到了路州,与杜慎行碰了头,此时的杜林,已经得知父亲要去麋林工作,因被告知有爷爷奶奶相伴,倒也不以为然,杜慎行却终觉大哥去做销售有难度,又劝了一回,让杜慎言再仔细考虑考虑,不用急着答复,杜慎言心知这个弟弟对他没有多少信心,既怕他干到一半干不下去,又怕他单身在外要吃不少苦头。
  杜慎言索性不再想了,固执的说道:“就这么定了吧,没什么好考虑的,我是没什么用,以前在派出所,总以为能熬到退休,虽不说有多风光,至少能混个旱涝保收,现在说什么呢,难道还指望坐在办公室里喝茶聊天?做销售就做销售吧,别人能干,我不缺胳膊不少腿的,为什么不能干,总比呆在家里强得多。”
  杜慎行见他心意已决,笑了笑,点头说道:“好吧,既然如此,我自然是支持你的,下午我就和人家去说,你也可以准备准备了,八月二十五号,就要到新华美办手续。”

  日本株式会社久保(中国)集团公司,位于路州市西埠区的世纪大道上,二十三层的久保大厦耸立在路边,是这一片最高的建筑物,其身后便是占地四百多亩的工厂区,这里秩序井然,门禁森严,虽然容纳了近千名员工,却看不到一丝一毫的乱象,内部设施合理,外部环境优美,大片大片的草坪和绿化植物带,将厂区团团围住,若不是白日间装卸货的罐车来往不息,从远处看倒更像是一个郁郁葱葱的街心公园。
  久保集团是一家日本家族企业,有几十年的历史,主营化工品的生产和开发,董事长久保隼长居日本总部,近年来,因中国地区的业务日益壮大,年净利连续数年达到整个集团的四成之多,所以便将他的一双儿女全部派驻到了中国。
  八月六日的上午,杜慎行与其余几名新进的同事一起,在人事部的带领下,先是参观了久保大厦和部分厂区,然后在一个简短不失隆重的欢迎仪式后,开始了为期一周的岗前培训课程,负责培训课程的就是久保隼的女儿久保美惠,她是总经理久保仓明的妹妹,在中国留学多年,能说一口流利的中文,有些词的咬字发音,甚至比绝大多数中国人还要标准清晰,与中国员工的沟通,没有任何的障碍。
  傍晚,第一天的培训结束,杜慎行随着人群出了多功能厅,然后下楼来到大厅,就被身后一人叫住,他回头看去,叫住他的是一位中年男子,年纪和大哥杜慎言差不多,穿着蓝色的工作服,样子斯斯文文的,就是脸色稍显苍白,眼睛也有些浑浊,那人几步走至杜慎行面前,很是亲切笑道:“你就是杜慎行吧,我是王希耀,本来想早点过去找你的,手头的事情一多,就拖到了这会儿。”
  杜慎行想起来了,这个王希耀就是供货管理部的部长,因是本部门的领导,所以他在查看人员名单时,记得特别的清楚,于是笑道:“哦,王部长,你好,你好!”
  王希耀点点头,避开大厅里川流不息的人潮,将他拉到一边,问道:“怎么样啊,今天第一天到公司,习不习惯?”
  杜慎行笑道:“还行,谢谢王部长关心。”
  王希耀又问:“我看了你的资料,你之前都是住在学校的,现在换地方了吗?”
  杜慎行摇摇头,说道:“暂时还没有,学校宿舍我可以住到年底,不过,我也想在这附近租一间房子,毕竟来回要方便一点。”
  王希耀拍拍他的肩膀,笑道:“我来找你就是为了这件事,公司在南边的玉带花园,租了一批公寓,都是留给公司中层干部的,你马上就是环检科的科长了,我特意为你争取了一套,走走走,我现在就带你过去看看。”说罢,他便头前带路朝门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