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路城记》——谨以十年的时光,祭奠曾经走过的足迹!  作者:红茶加糖不加奶  分类:[都市]  
  上兴路位于南埠区的中心地段,仅在十余年前,这里还都是成片成片的低矮瓦房,和几桩零零散散的老式筒子楼,随着城市的不断发展,经过多次的拆迁和改造,上兴路不仅道路拓宽了两倍有余,两侧的新式建筑也是鳞次栉比,上兴派出所就座落在上兴路的东首,这是一幢三层小楼,白色的外墙,间以蓝色条纹,大门顶上的庄严警徽和“为人民服务”五个大字是熠熠生辉。
  上午十点多钟,杜慎言和徐鹏回到了派出所,杜慎言与徐鹏分了手,便直奔三楼黄永泰的办公室而来,刚刚跨进走廊,远远的就听到黄永泰爽朗的笑声传来:“老领导大驾光临,我是荣幸之至啊,嗯,嗯,好,好,我一会儿就来通知慎言,一定,一定......”。
  杜慎言推开办公室的门,黄永泰把电话搁下,见到杜慎言,他几乎是从办公桌后面跳出来的,将杜慎言摁坐在沙发上,自己也在对面坐了,掏出软包中华,一边分烟一边笑呵呵的说道:“你来的正好,老连长来电话了,他这几天到路州开个会,下午的飞机,待会儿你给望海楼的小司打个电话,让她安排一个包间,不用太大,安静一点就行了,晚上我们三个人,好好的喝一顿!”
  黄永泰生就一张国字脸,宽脑门,方耳阔鼻,右边的嘴下角还长着一颗红痣,一双眼睛是炯炯有神,一九九三年,杜慎言高中毕业,应征入伍,到了部队与同是路州人的黄永泰分在了一个班,二人因是老乡,性格又颇为相投,在秦山大川中的四年军旅生涯,使他们结下了深厚的战友情谊。
  退伍后,回到地方,黄永泰在老丈人刘明山的协助下,很快就做了上兴派出所的所长,没过多久,他便将杜慎言也招致麾下,虽然工作上,二人是上下级的关系,但在日常生活中,彼此还是多以朋友相处,杜慎言离婚之前,两家人过从甚密,杜林一出世,黄永泰和妻子刘沁就迫不及待的认下了这个干儿子,夫妻俩对待杜林几乎是视同己出,甚至对杜林的溺爱,比杜慎言有过之而无不及,待到杜慎言离婚,黄永泰和刘沁又是极力劝说杜慎言,勿论花多大的代价,一定要将杜林留下来。
  而黄永泰所说的老连长,名叫何才贵,河南人,当年刚入伍的时候,何才贵正是他们的排长,后来晋升的连长,最近这几年走了些门路,调到了军需后勤处,负责军品供应管理,听说混得很是不错,他们俩称呼何才贵为老连长,是早已叫惯口的,便一直没有改口。
  第二章:饭局

  行同趋同,千里相从;行不合趋不同,对门不通。——淮南子

  听说何才贵要来路州,杜慎言自然是十分高兴,只是想到晚上去赴宴,杜林一人在家,不免有些担心,笑道:“杜林要考试了,喝酒我就不去了吧,你代劳一下,好好陪陪老连长。”
  黄永泰摆手说道:“你这个样子可不行啊,是老连长亲自点名要你到场的,我也打了包票。”他略顿了一顿,吸了一口烟,又道:“我看这样吧,下午放学,我让刘沁去接杜林,今天晚上杜林就睡在我家,不用回去了,明天还是由刘沁送他上学,你呢,就踏踏实实的跟我喝酒去,杜林有他干妈在,你还不放心吗?”
  杜慎言本也是犹豫,心知老连长难得来路州一趟,如果不打个照面,无论如何是说不过去的,见黄永泰如此安排倒也妥当,于是笑道:“那敢情好,有嫂子在,我自然是放心的,只不过这小子最近调皮的很,我怕给嫂子添了麻烦。”
  黄永泰抬了一下手,做了个挥掌的动作,笑道:“他敢?你这个亲爸爸下不了手,我这个干爸爸可是下得了手的,他要是调皮,我就打他的屁股。”
  黄永泰言不由衷,实际上最宠杜林的就数他了,有一次,杜林和几个孩子捉迷藏,躲到了派出所的档案室里,不知怎么的,竟然将一排档案柜全给推倒了,满地的文件资料,乱成一堆,杜慎言也是真的急了,抬手就要去扇儿子的耳光,黄永泰赶紧将杜林护在身后,死活不让杜慎言动手,还要责怪杜慎言太过冲动,等到杜慎言的火气稍减,他转身又去安慰早已吓得面无人色的杜林,一口一个乖乖亲亲宝贝,就好像杜林没有做错事,反而受了什么天大的委屈一般,全所上下无不为之莞尔。
  聊完了家常,黄永泰话锋一转:“早上徐鹏给我打过电话,说冯继昌已经过世了,你来我这儿,也是为了这件事吧,现在是什么情况?”
  杜慎言原原本本将昨天夜里怎样接到冯继昌的电话,又怎样将冯继昌送到了医院,以及老人过世等等经过,详细的说了一遍,最后又道:“明天我还要去趟医院,老人家的后事要抓紧办,上午我就不来所里了。”
  黄永泰靠在沙发上,抓了抓头皮,想了一会儿,说道:“冯继昌的事你就不用再管了,我让虞振伟和徐鹏他们俩个去处理。”见杜慎言惊怔的看着自己,便笑道:“你不要多想,我没有其它意思,就是觉得你这段时间挺累的,应该多抽点时间陪陪杜林,还有虞振伟和徐鹏两个年轻人,也得找个机会让他们锻炼锻炼。”
  杜慎言想起在医院里,徐鹏说的那段“穷人论”,觉得此刻抽身未见得是件坏事,于是点头应道:“那好吧,其实我是最见不得办丧事,每次都是一身的鸡皮疙瘩!”
  “哈哈哈!”黄永泰用手指着杜慎言笑道:“好歹你是当过兵的人了,胆子这么小?”他将烟头在烟灰缸里掐了,又碾了几碾:“你先休息两天,月底就是治安整治活动,到时候又有得忙了。”
  杜慎言一惊,问道:“怎么又有整治活动,以前都是一年来一次,现在快赶上半年来一次了,每次整治都是雷声大雨点小,又不敢动真格的,上面动动嘴,下面跑断腿,累死累活不说,还要遭人埋汰,领导们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