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路城记》——谨以十年的时光,祭奠曾经走过的足迹!  作者:红茶加糖不加奶  分类:[都市]  
  第二天一早,杜慎行辞别了父母,由杜慎言和杜林陪着,送他到了车站,三个人站在检票口的门前依依不舍,杜慎行抱着杜林,狠亲了他两口,笑道:“小子,小叔走了,你在家要听话,要是爷爷再和爸爸吵架,你就把爸爸拉走,明不明白?”
  杜林竟然也叹了口气,说道:“小叔,你放心吧,我尽力而为就是了。”见他这一脸老气横秋的样子,杜慎行和杜慎言都不禁莞尔,检票口的高音喇叭又响了一遍,杜慎行将杜林放下,跟大哥杜慎言抱了抱,然后走了出去,来到检票口的另一边,杜慎行又朝杜慎言做了个打电话的手势,杜慎言依样还了一个手势,这才挥手作了别。

  李倩没有想到,仅仅才一天的时间,杜慎行就从宁海回来了,在电话里,杜慎行将大哥杜慎言找工作的事情与她说了,这是他们交往以来,杜慎行第一次向她提出请求,李倩自是不肯怠慢,为了慎重起见,电话也不打了,直接从公司请了假,径直往下城区环城北路的新华美大厦而来。
  到了新华美大厦,进门的时候,门卫让李倩签名,她随手大笔一挥,写下“沐子青”三个大字,门卫狐疑不定的看了看她,打了一通电话到董事长办公室,接电话的是董事长李鹤年的助理涂冬,涂冬一听就笑了,即刻让门卫放行,然后便离了办公桌,走到了门口静候,不一会儿,“叮”的一声,李倩从电梯里走出来,见了涂冬就笑道:“涂大哥,楼下的门卫是刚来的吧,我倒是没见过。”
  涂冬一点头,笑道:“来了也快两个月了。”见李倩就要往隔壁走,他急忙一伸手拦住了她,轻声说道:“董事长在开会,你在我这儿先坐一会儿!”李倩却不管他,听说父亲在开会,连忙跑到父亲办公室的门口,将门推开了一点点,凑在门缝边上往里看,但见父亲李鹤年端坐在办公桌前,脸色很不好,沙发上还坐了两个人,一个是舅舅丁嗣中,另一个是公司副总殷越。
  李倩蹑手蹑脚的往回走,到了涂冬的办公室,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涂冬给她倒了一杯碧螺春,笑道:“你今天不上班吗?怎么这会儿过来的?”
  李倩端起杯子,用茶杯盖拨着茶叶,吹着气说道:“我是来找我爸有点事的。”她喝了一口茶,好奇心起,便问涂冬:“我爸他们在开什么会啊,我看我舅舅也在里面!”
  涂冬笑了笑,并不说话,只顾着整理手里的文件,李倩看了看他:“怎么,是有什么不方便说的吗?”涂冬拿过订书机,一边装订文件一边笑道:“不是不方便说,是说了没意思,为了地产公司的事情,你舅舅和殷总都来过两三次了,每次三个人都恨不得要红脸,一边是传感器的项目,一边是地产公司要买地皮,说来说去就是为了钱,银行贷款就那么一笔资金,挪到哪边去另一边肯定不高兴。”
  李倩笑道:“那还不简单,二一添作五不就行了。”
  涂冬哑然失笑:“要是二一添作五,那干脆谁也别干了。”
  李倩当然是开玩笑,舅舅丁嗣中和父亲的矛盾,她是知道的,在她的印象里,自从十四岁那年母亲死后,舅舅和父亲之间就一直存有嫌隙,尽管不十分清楚其中的内情,但总归是有事情在里头,要不然不至于一个小舅子和姐夫闹得这么生分,李倩问过父亲,李鹤年说是工作上的分歧,她也问过舅舅,丁嗣中却是三缄其口避而不答。
  第十七章:话家常止水起微澜

  涂冬将装订好的文件放进档案盒,然后走到一旁的柜子前面,拉开抽屉放了进去,说道:“李总的脾气你是知道的,传感器的项目是他亲自主持,这是他的命根子,说什么也不能把钱挪到别的地方去,不过你舅舅那儿又确实搞的不错,再过两个月山景翠苑就要奠基,等山景翠苑开了工,他想把红枫路的那块地也拿下来,跟山景翠苑连成一个整体,想法是不错,问题就是没钱。”
  李倩一笑,把茶杯放到桌上,问道:“那你认为呢?”
  涂冬侧身站着,笑道:“这种事情哪儿轮到我说话。”
  李倩笑道:“没事的,这会儿就我们两个人,说着玩玩,又没有其他人听了去!”
  涂冬沉吟了一下,还是摆了摆手:“这些都是公司的大事,我真不敢妄断,我要是知道该怎么办,也可以弄个副总做做了。”
  李倩又笑:“说的也是啊,去年我听我爸说,让你去电子商务中心单独负责一块,你为什么不去?”
  涂冬笑道:“我跟在李总后头这么久,无论哪一方面都很熟悉了,真要让我突然换个环境,恐怕适应不来,还有我这个人脑子太笨,单独负责一块,风光倒是风光了,万一要是搞砸了,我自己倒无所谓,李总的脸上就要下不来了。”
  李倩摇摇头,笑道:“涂大哥,你的脑子要是笨的话,那公司......”
  话刚说到一半,门口走进一个人来,李倩打眼一瞧,却是舅舅丁嗣中的儿子丁静,丁静并不在新华美集团工作,而是依仗父亲的门路,搞了一家装饰装潢公司,今天是为了一批建材入库,要父亲丁嗣中签字,他先去了一趟地产公司,发现父亲不在,然后才追到了这里,他也知道丁嗣中这会儿正在李鹤年的办公室里谈事情,便一脚跨进涂冬这儿来,打算坐一会儿等丁嗣中从里头出来。
  丁静二十出头,紧随潮流,将头发染成了黄色,胳肢窝夹着鳄鱼皮的手包,很是精神焕发,见了李倩先是一愣,随即笑道:“哟,表姐,你是稀客啊,今天怎么有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