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路城记》——谨以十年的时光,祭奠曾经走过的足迹!  作者:红茶加糖不加奶  分类:[都市]  
  孟彪听出他有些不悦,忙道:“哎呀,大志,我还能有什么意思?我这都是为了你们父子两个好,总之,高斌必须尽快和林凡离婚,这件事你不能再由着他胡来了。”高大志的脸色顿时阴沉下来,说道:“你把话说清楚一点,为什么一定要离婚?”孟彪踌躇了一下,用手指了指他,又指了指自己,叹道:“大志,你我两个人的交情,不是一天两天了,你好好想想,这么多年,我孟彪什么时候不站在你这边?不替你着想的?而且咱们所要做的大事,还没有正式起步,现在千万不能出任何的岔子。”高大志问道:“这跟小斌他们离不离婚,有什么关系?”
  孟彪倏忽起身,手指关节在桌上敲着,说道:“大志啊大志,你怎么就听不懂我的话呢?要是没人强压下来,我能跟你苦口婆心,废这么多的话吗?能让我孟彪俯首听命的人,你自己先掂量掂量!”高大志心中一惊,问道:“什么人?”孟彪摇头说道:“我现在还不能告诉你,将来你一定有机会和他见面的,我另外多说一句,如果你管束不住高斌,人家一旦找上门来,就不会有我这么客气了,你总不愿见到,高斌落得和徐黎华一般下场吧!”
  高大志禁不住打了个寒颤,沉思良久,说道:“那好吧!”
  孟彪展颜笑道:“这就对了嘛,儿子是要心疼,但是你这叫疼过了头,反而会害了他,凡事过犹不及,除了和风细雨,还得来点雷霆万钧!”
  一切尽在关淼的预料之中,周萍和赵囡囡针对久保公司的部分员工,开始新的一轮走访询查后,王希耀便再也坐不住了,原先满腔的怨恨和愤怒,此刻全被无边的惊悸和惶恐所替代,“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八个大字,不停的在他脑子里面闪过,哪怕是陡然响起的电话铃声,都能吓出他一身的冷汗。
  从元旦到现在,妻子蒋淑云与他之间的战争,足足持续了几个月,虽然在他的再三恳求之下,蒋淑云已于春节前夕回了家,但对他的态度,却越发的冷淡起来,究其原因,王希耀起初依然固执的以为,是自己打了赖长喜的关系,后来经人点拨,方才如梦初醒,继而怒发冲冠,原来这所有一切的根源,竟然是妻子给他戴了一顶,既厚且大,绿得发亮的高帽子,而奸夫不是别的什么人,正是他日日为之顶礼膜拜、卑躬屈膝的顶头上司——渡边正一。
  愚弄、嘲笑、屈辱、愤懑和绝望,几乎所有的负面情绪,一夜之间,全都涌上王希耀的心头,他的幸福生活,美好愿景,倏然山崩地裂,面目全非,这些年以来,他想过的,没想过的,注意到的,没注意到的,妻子蒋淑云种种非常的举止言行,都得到了合理解释,难怪他要她回家做个全职太太,再为他生个孩子,她总是推三阻四,然后找出各式各样的借口予以拖延,难怪他为她买了新车新房,她似乎全不在意,连看都不愿多看一眼,仅仅就为自己打了赖长喜一拳,却如此这般发作个没完没了,要不是春节年下,走亲访友的不方便,她恐怕已经打定主意,再也不回他的身边了,女人一旦变了心,原来就是这等的薄情寡义,他们两个从学校到社会,从同窗到夫妻,一路你侬我侬,海誓山盟,看似坚不可摧的爱情,竟是如此不堪一击,脆弱到经受不住任何一点考验,更让王希耀万念俱灰的是,他如今的财富、地位和权力,就是靠着自己女人的投怀送抱,才摇首乞怜得来的。
  有句话说的好,最受伤的人,总是最后一个才知道真相,他不敢想象,他在公司里志得意满的趾高气扬时,旁人都是怀揣着怎样的心态瞧他,可怜?讥讽?还是当他是个马戏团的小丑?他整夜整夜的睡不着,听着枕边人均匀平和的呼吸声,要不是久保仓明和铃木健夫与他有言在先,他恨不得立时便将蒋淑云活活的掐死,以泄心头之恨!
  小不忍则乱大谋,为了达到完美复仇的最终目的,王希耀必须暂时忍耐,在渡边正一意外死亡之前,他绝不能提前摊牌,相反要克制自己,尽力的虚与委蛇,不可以让蒋淑云瞧出任何的端倪,在久保仓明的暗示下,他深夜潜入公司的地下停车场,偷偷将渡边正一那辆凌志轿车的刹车系统,做了些许改动,凭借着对周围环境的熟悉,以及事前充足的准备工作,再加上久保仓明的大力协助,他几乎没有留下,哪怕一丁点的作案痕迹,王希耀相信,汽车在达到一定速度后,刹车才会出现故障,在这样的前提条件下,等到渡边正一发现问题时,两只脚已经跨进了鬼门关,再想安然脱身,已是万难,就算不死也去了大半条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