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路城记》——谨以十年的时光,祭奠曾经走过的足迹!  作者:红茶加糖不加奶  分类:[都市]  
  第十四章:蒙鼓中盛情难了却

  次日的下午,黄永泰给司晓曼打了一个电话,将晚上吃饭的房间订了,又打电话给杜慎言和虞振伟,杜慎言自是不妨,虞振伟却推说有事不能赴宴,电话里的语气说不上冷淡,但至少是不热情的,再联想到徐鹏这几日看自己的神情,多少也有些异样,不由的在心里暗暗叹息,升米恩,斗米仇,往日千般好,你帮了他们再多回,只要有一次力不从心,就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了。
  江涛走进他的办公室,黄永泰笑道:“老江,明天分局开会,还是你去吧,朱局那儿催得紧,我想尽快把手里的报告赶出来!”
  江涛笑了笑,拿起他桌上的红中华,点了一根笑道:“行啊,我去就我去,你这脸上的气色太差了,要不就休息几天,养养精神,老撑着也不是回事!”
  黄永泰调到分局的传闻,随着杜、虞二人离职,早已不是秘密了,对于江涛来说,黄永泰能够调离,自是求之不得,他在上兴派出所里,苦熬了二十多年,勉勉强强爬到副所长的位置上,如果黄永泰再一走,上兴派出所所长一职舍他更有其谁,能以所长身份干到退休,江涛已是很满足了,所以在黄永泰是否去分局的问题上,他们的利益是一致的,市局和分局两次来人谈话,江涛都竭力为黄永泰美言了几句。
  黄永泰苦笑道:“休息是不成的,这次治安整治活动,咱们所中了头彩,我这夜里睡觉都睡不安稳,回家休息还不如上班,手里头有事做反而踏实些。”
  江涛吸了一口烟,漫不经心的笑道:“好事多磨嘛!”
  黄永泰看了他一眼,微微一笑,接着二人便都不言声了。
  五点钟刚过,刘沁早早的来到望海楼,她不喜应酬,平时极少和黄永泰一起出席场合,今天要为杜慎言和虞振伟压惊,还有杜林也要来,她还把父亲的那两瓶茅台酒带在了身边,所以破天荒的提前过来照应一下。
  司晓曼和往常一样,四点半就吃了些东西,把肚子填到半饱,然后楼上楼下跑了几圈,到处查看了一遍,觉得差不多了,这才坐在大厅的吧台里,稍稍的歇了一会儿,刘沁进来的时候,她并没有在意,直到刘沁报出三零一八的房间号,司晓曼才猛然抬头,仔细的打量着眼前这位女人,但见她身材高挑,一身白色的连衣裙,已经略显泛旧,脸上淡施粉黛,看上去清秀有余、美艳不足。
  司晓曼笑容可掬的问道:“您是黄哥的太太吧?”
  刘沁一愣,随即报以一笑:“哦,是的!”
  司晓曼笑道:“嫂子,您好,我叫司晓曼,是这里的领班经理,黄哥和我是老朋友了,哎呀,他也真是的,已经打过电话了,还要您亲自跑一趟。”说着,她绕到吧台外头,将一张名片递到刘沁的手里。
  刘沁接过名片,笑道:“司经理,你好,你好,我听永泰提过你,我今天下班早,想先过来看看房间和菜单的。”
  司晓曼见她拎着两瓶酒,便接过来手里,引着刘沁往里走,一边走一边笑道:“嫂子真是心细,房间我安排好了,三零一八是黄哥吃惯了的,靠着广场视野好,大小也合适,我先带您看看,菜单在房间里头,您可以过目一下!”
  刘沁随她走进电梯,司晓曼又道:“嫂子,以前怎么没见您来过?以后您不用亲自来,有什么事儿打个电话给我就可以了。”
  刘沁摇着头,笑道:“我难得出来吃回饭的,他那些应酬,我不喜欢参加!”
  刘沁最大的爱好是看书,偶尔钻研一下厨艺,在她看来,花钱去饭店吃饭,左右就是这些花样,不如自己在家做,还能有些新意,黄永泰却总是笑她思想太陈旧,说应酬的目的不是为了吃饭,而是为了交流,人和人之间的关系,就像是水一样,有流通才不会腐坏,倘若老死不相往来,只知道上班下班、闭门造车,迟早会被社会淘汰。不过人各有志,不可强求,刘沁不知道丈夫的话有没有道理,她只知道自己就是这样的性格,与其勉强为之倒不如随性而作,久而久之,夫妻两个人便形成了一种默契,黄永泰但凡有客往来,她概不参与,甚至从不过问。
  司晓曼领着刘沁走进三零一八的房间,正如司晓曼所言,这里大小适中,因是占了三楼的西南角,所以站在窗前,便能将人民广场的风景一览无余,司晓曼将拟好的菜单递到她的手里,刘沁笑道:“菜单我就不看了,司经理你作主就好!”
  司晓曼替刘沁倒了一杯茶,因时间尚早,便坐着和刘沁聊起天来,刘沁见她为人热情,渐渐的也打开了话匣子。司晓曼问道:“嫂子在哪里高就啊?”刘沁笑道:“高就不敢,我在市工商联工作,是个闲职。”司晓曼又问:“工商联是干什么的?是公务员吗?”刘沁笑道:“算是吧!”司晓曼感慨道:“哎呀,还是你们好,黄哥在派出所,您在工商联,都是公务员,那应该拿不少钱吧!”
  刘沁摇头笑道:“也没多少,够过日子罢了,你也不错呀,现在到处在搞活经济,老百姓有了钱就要去消费,民以食为天,做你们餐饮这一行,总归是不赖的。”
  司晓曼叹道:“我们这都是青春饭,趁着年轻还好说,将来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刘沁“扑哧”一笑,说道:“我还要羡慕你呢,又年轻又漂亮,正是干事业的好时候,只要肯吃苦,就算将来年纪大了,有了事业基础,也不用担心的。”
  司晓曼只是摇头:“嫂子,要是这简单就好了,我宁可......”
  话刚说了一半,黄永泰风风火火、大踏步的走了进来,杜慎言、杜林和徐鹏随后而至,黄永泰一见她二人坐着说话,先是微微一愣,随即笑道:“哟呵,小司啊,你这个大忙人,今天怎么有空坐这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