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路城记》——谨以十年的时光,祭奠曾经走过的足迹!  作者:红茶加糖不加奶  分类:[都市]  
  杜慎言笑道:“你说的轻巧,有头发谁想做秃子,问题不是没有自信,问题是没有能力自信,就我现在的处境,上有老下有小,老婆也跑了,工作也丢了,身无余财,家无余粮,满大街找找看,还有几个比我磕碜的,哎——”他长叹一声:“自信人生二百年,会当水击三千里,别说二百年,我连二十年都是奢望,有个三五年太平日子,就感恩戴德了。”
  见他兀自牢骚不断,张茗微微一笑:“古有甘罗十二岁拜相,亦有子牙七十成就大周,你怎么知道二十年是奢望,无非机缘不合,等你什么时候霉运尽了,自然就可以转运,我说的自信,是指你的精神状态,再苦再难,日子不是还得过下去,哭也是一天,笑也是一天,倒不如多笑一笑,总比哭来得好。”
  杜慎言想想倒也是,问道:“你说我还没有倒霉到头?这是什么意思?我现在还不够惨兮兮吗?”说着,他忽然想起上次两个人约会,自己在雨里推了一个小时的电瓶车,怕张茗再口无遮拦,说出晦气话来,忙道:“算了,算了,我也不问了,你这张嘴太损,好的不灵坏的灵,我有点吃不消。”
  张茗知道他是指那晚的事,笑道:“睡不好怪床坏,自己倒霉赖在我的头上,你这人真够不讲理的。”
  说来也怪,尽管张茗刁钻古怪,性格乖僻,行事不循常理,说出来的话,往往让人哭笑不得,但前后两次相处下来,杜慎言却是越来越轻松,连“老婆跑了”这种极丢脸的言语,也在不经意间从他自己口中吐露出来,好像所有的烦恼,都能暂时抛到脑后,连身体也是十分的舒泰。
  张茗的口才极好,二人聊天,大部分时间都是她在滔滔不绝,杜慎言则坐而倾听,竟不觉得枯燥,直至日头西斜,忽听杜林在里屋叫道:“老爸,我肚子饿了,晚上吃什么呀?”杜慎言这才惊觉,时候已经不早了,他请张茗留下来吃饭,张茗婉言谢绝,起身笑道:“我每天只吃早上和中午两顿饭,晚饭从来不吃的。”说着,即要告辞。
  杜慎言送张茗出门,返身回来,想到家里已经没有吃的了,又问杜林:“你想吃什么?我这会儿给你出门买去。”
  杜林盯着电脑,头也不回的说道:“我想吃老街的酱肘子,再来两个咸鸭蛋。”
  第十三章:闻鬼声难逃夜惊魂

  老街并不是一条街,而是一片老旧的住宅区,离着杜慎言家不算远,只一刻钟的步程,是南埠区为数不多的未拆迁区域之一,两三层的老楼房,青瓦灰墙的两架梁,以及见缝插针的各类违章建筑,在这里随处可见,柏油马路像是乞丐的烂衣裳,一块补丁摞着一块补丁,每逢雨天,大小不一的深坑浅洼星罗棋布,住在这里的人们大多都是社会的底层,以年长者为主,也包括了一部分外来务工人员,很是鱼龙混杂、良莠不分。
  冯继昌的家就住在鱼头巷的一座四合院里,听说原先是一个土财主的院落,解放以后便由五六个人家一起分了,几经辗转易手之后,靠门口的两间耳房,三文不值二文被冯继昌买来落了户,因照料冯继昌的缘故,所以这几年,杜慎言经常在附近走动,巷口菜场旁边的曹记卤菜店做的酱肘子非常厚道,以至于他隔三差五总喜欢买点回去打打牙祭,只是冯继昌死后,他却一直没有再来过,今天听杜林念叨起酱肘子,自己也咽了一口口水,这便取了钱出门直奔老街而去。
  与往常一样,下班的高峰期,老曹卤菜店的橱窗外,已经排起了长长的队伍,因跟老板熟识,杜慎言把钱往柜台上一丢,说待会儿过来拿,扭头进了菜市场,想顺便买点菜回去,转了一圈,挑了两根黄瓜和几个西红柿,正想着到水产区看一看,忽见一辆警车在菜场门外一闪而过,旋即停在鱼头巷口,一男一女两名警察从车上下来,和一位驼腰拱背、拄着拐棍的老妇人说话,老妇人手指着巷子里头,引着他们往前走,杜慎言认识这位老妇人,她和冯继昌住在一间院子里,以前来来往往,见了面都要打几声招呼。
  杜慎言心下狐疑,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他虽然不做警察了,但多年来养成的职业习惯,使得他好奇心大盛,于是菜也不买了,拎着塑料袋就过了街,尾随三个人进了巷子,冯继昌家的院子外,已经聚集了一群人,有抱着孩子的,有夹着香烟趿拉着拖鞋的,还有骑着自行车,半道上停下来的看热闹的,众人围着两名警察一阵嘤嘤嗡嗡,老妇人一眼瞥见杜慎言,忙冲他招了招手:“小杜哎,你来了呀,告诉你一件事,老冯家闹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