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路城记》——谨以十年的时光,祭奠曾经走过的足迹!  作者:红茶加糖不加奶  分类:[都市]  
  杜慎言再也睡不着了,披起衣服走出门外,望着皓月当空,回想起前事种种,不禁感慨万千,他徘徊了几步,便壮起胆子,向着仓库里头的那间厂房走去,莫非真是那个缢死的庄映梅,始终默默的注视自己?保护自己?他压抑不住内心的冲动,想要去厂房里看看,或许在这夜深无人之际,她能现身一见。
  说来也怪,此刻的杜慎言非但全无惧怕,反而充满了期待,他走到厂房的门口,掏出钥匙打开门锁,铁门发出低沉而又抓心的闷响,眼前黑黢黢的伸手不见五指,杜慎言抬脚走了进去,也不开灯,独自伫立于黑暗之中,片刻说道:“你......你在这儿吗?”四下里,毫无意外的没有一点回应,杜慎言又道:“咱们能见见吗?”除了窗外老樟树的飒飒声,还是死寂一片,杜慎言摸出口袋里的香烟,点了一根,叹道:“好吧,那我就跟你说说话,你要是嫌烦,就出来说一声,或者表示一下,我就明白了。”
  烟头一闪一亮,杜慎言缓缓说道:“妹子,我就叫你妹子吧,我不知道你是为什么要寻短见,我也不知道你为什么要帮我,其实我这个人真的挺失败的,无论是作为儿子、丈夫还是父亲,都挺失败的,可那有什么办法呢,又不是我愿意这么失败,说句心里话,我现在很讨厌自己,放在十几二十年前,谁要是说我杜慎言,会混成今天这副模样,我非抽他的大嘴巴不可......呵呵......”他自嘲的笑了两声,又道:“这就是命啊,我想你也一样,要不是有过不去的坎儿,你也不会走那条路了,不过,我佩服你,至少狠得下心来,一了百了,我就不行了,就算这会儿死了,也是一堆解不开的麻烦事,还不如人不人,鬼不鬼的,活到哪天算哪天,哎,妹子,我想请你帮个忙,你要是有机会碰到阎王爷的话,顺便帮我问问,我是不是上辈子欠了人家不少债,怎么这辈子这么窝囊......”
  忽然一个女人咯咯的笑了:“好啊,有机会我一定帮你问!”
  杜慎言不惊反喜,笑道:“妹子,你终于肯见我了?你在哪儿?”
  第一百三十九章:去而复返坐解案情

  女人笑了几声过后,便没了动静,杜慎言急急的,在屋里屋外走了几道,却什么也没有瞧见,他四下里不住张望,仰起头叫道:“妹子,你出来跟我说说话吧!”
  “妹子......”
  “妹子......”
  等了一会儿,还是消息全无,杜慎言无奈的耸耸肩,叹道:“算了,你既然不想见我,那我也不好勉强,咱们以后再说吧。”言罢,杜慎言只觉兴味索然,默默的关上铁门,然后跚跚回到卧室,一屁股坐在了床边上,又抽了一根烟,这才重新脱衣上床,蒙头沉沉睡去,次日清晨,杜慎言又睡过了头,卞搏虎在外头敲了半天门,才将他堪堪吵醒,杜慎言扶着脑袋坐起来,望着窗外渐高的日头,想起自己昨夜的疯癫行径,不由得笑了笑,其实一直到这会儿,他都分不清昨夜的所见所闻,到底是真实还是梦幻。
  杜慎言左手搓着下巴上浓密的胡渣,伸出右手,到床头柜的抽屉里摸了摸,想要去取电动剃须刀,不料竟摸到了一叠纸片,感觉像是钞票,他不禁一惊,急忙将抽屉又拉出一截,然后探头去看,只见厚厚一摞百元大钞,连同他被徐黎华夺走的那张银行卡,好端端的放在里面,杜慎言揉了揉眼睛,实在不敢相信,怔了好半天,他才拿起那摞钞票点了一遍,一共一万三千七百元,正好和他卡里的存款金额相吻合,杜慎言顿时如坠云里雾端,想破脑壳儿都想不明白,这笔钱怎么又回来了,难道真是自己有女鬼相助,能够千里搬财,隔空取物?杜慎言把钱和卡一齐揣进兜里,急急的推门出来,卞搏虎正在院子里,摆弄那些花草,见他便笑:“慎言啊,你今天又要迟到了?”
  杜慎言问道:“卞师傅,这两天有人来找过我吗?”
  卞搏虎想着说道:“就是金安生前天晚上来过一趟,别的没有人了。”他见杜慎言沉思不语,又问:“怎么了?”杜慎言说道:“哦,没.....没什么,卞师傅,你信不信这个世上真的有鬼?”卞搏虎一愣,笑道:“我没什么信不信的,我只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凡事有因必有果,有果必有因,你种下什么样的种子,就能开出什么样的花,慎言,你是不是又见到她了?”杜慎言摇了摇头,旋即又点头说道:“我也说不清楚,昨天夜里我好像听到她说话了。”卞搏虎惊道:“谁?庄映梅?”杜慎言说道:“应该是她吧,这里除了咱们俩,还能有谁?”卞搏虎问道:“她跟你说什么了?”杜慎言说道:“卞师傅,你说我会不会得了什么毛病?所以容易出现幻觉?”
  卞搏虎见他神神叨叨的,便有意调侃着笑道:“也许吧!”
  杜慎言从兜里掏出那摞钞票和银行卡,说道:“可这应该不是幻觉吧。”
  卞搏虎也惊怔住了,皱眉问道:“这是什么?是你的钱吗?”
  杜慎言说道:“钱和卡都应该是我的,上次被那几个贼人抢走,一直也没有追还回来,我刚才开抽屉的时候,发现它们就放在我的抽屉里,钱我点过了,一万三千七,正好是我的存款数额。”卞搏虎愣了愣,问道:“会不会是金安生拿来的?”杜慎言说道:“我昨天还跟安生在一起喝茶的,他都没有提过这事。”卞搏虎说道:“你先别疑神疑鬼,说不定是他忘了跟你说,要不你一会儿打个电话问问他。”
  杜慎言匆匆洗漱一番,先打电话到营业部说了一声,然后径直去找金安生,到了金安生家里,金安生刚刚起床一会儿,正坐在客厅里的方桌旁,“呼啦呼啦”的喝着白粥,见杜慎言忽然来了,他不觉微感诧异,笑道:“哟,杜哥,这么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