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路城记》——谨以十年的时光,祭奠曾经走过的足迹!  作者:红茶加糖不加奶  分类:[都市]  
  第一百三十五章:详盘索惊闻恶人语

  周萍瞧着杜慎言的神情,喝了一口茶,笑道:“杜慎言,能跟我们聊聊,你和你前妻的事情吗?”杜慎言问道:“这跟这件案子有关系吗?”周萍笑道:“随便聊聊呗,我们也和林凡谈过,看得出来,她这几年过得并不像表面上那么好。”杜慎言叹道:“不是我不想和你们聊,是我实在不知道聊什么,如今她有她的生活,我也有我的生活,我和她本来就是两个不同世界的人,当初我们俩结婚,压根儿就是一场错误,不过,现在总算是纠正过来了,所以我们之间真没什么好说的,我都快半年多没有见到她了。”
  周萍说道:“你和林凡离婚,就是因为高斌吗?”
  杜慎言苦笑道:“算是吧,不过我后来想想,其实就算没有高斌,或许也会有其他人,或者其他原因,我和林凡之间的问题,还在我们自己本身。”周萍若有所思,又问:“这么说的话,你们婚内的感情原本就不好?”杜慎言摇头笑道:“那倒不是,那时候我们的感情很好,至少我觉得很好,不过,我现在终于明白了,应该说,我一直并不了解林凡,我不知道她真正需要的是什么,我从来都只是一厢情愿,以为......”说到这儿,他忽然止住了,笑着摆了摆手,想了一会儿,又道:“不说了,再说就没意思了。”
  周萍说道:“你们离婚以后,林凡会定期回去探望孩子吗?”
  杜慎言说道:“刚开始是一周一次,后来一个月一次,再后来......反正频率是越来越低,不过这倒不怪林凡,主要是孩子渐渐大了,他有点......”他皱了皱眉头:“周警官,你问这些东西有用吗?”周萍笑道:“你不说,我们怎么知道有用没用呢?”杜慎言说道:“这些都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周萍说道:“很久以前,并不代表没有价值,当然,你要是不方便回答,我们也不会勉强。”杜慎言踌躇着说道:“倒没什么不方便......那好吧,你们从路州来一趟也不容易,尽管问吧,我尽量答复!”
  周萍继续问道:“你最近和林凡通过话吗?”
  杜慎言摇头,说道:“我不是说过了吗,我已经半年多没有见过她了。”
  周萍又问:“那她有没有通过朋友或者别的什么人,跟你取得过联系?”
  杜慎言犹豫了一下,说道:“去年她给了杜林十万元,是通过我弟弟带回来的。”
  周萍问道:“十万元?去年的什么时候?她为什么给孩子钱?”
  杜慎言想着说道:“应该是去年的九月初吧,她......不是,周警官,林凡是杜林的母亲,妈妈给自己儿子钱,这还要问为什么吗?”周萍笑了笑,看了一眼,在旁默然吸烟的张波,说道:“对不起,我不是这个意思,十万元不是一个小数字,我只是想知道,她怎么会突然给孩子,这么大一笔费用的?”杜慎言说道:“那你应该问她去,我怎么会知道?”周萍咬着手里的碳素笔,说道:“去年的九月初,那个时候,你应该刚被派出所开除,正准备到麋林来工作的,是吧?”杜慎言加重了语气,说道:“是的!”周萍说道:“林凡不会不知道你的情况,我能不能这样假设,她的这笔钱,其实不是给孩子的,而是给你的呢?”
  周萍的分析,直击杜慎言的要害,他脸色一沉,说道:“你怎么假设是你的事情,反正我没有拿过她的钱,我杜慎言虽然穷,但还不至于要一个女人的施舍。”周萍说道:“也不一定就是施舍吧,杜慎言,你不要介意,我只是基于常理判断,妈妈给儿子生活费用,当然是无可厚非,不过一次就给十万块,显然太多了,那她以前有没有,一次给过这么多呢?”杜慎言重重的呼了一口气,说道:“没有!”周萍笑道:“那就更不对了,你们俩已经离婚四年了,在这四年里头,她早不给十万块,晚不给十万块,偏偏在你和高斌打架之后,她拿出十万块给孩子,而你又说你们之间没有联系,这其中的逻辑,好像说不通啊?”
  杜慎言耐住性子答道:“周警官,我只知道我说的都是实话,至于逻辑上说不说得通,你们自己考虑。”周萍陡然问道:“你真不知道林凡要和高斌离婚的事?”杜慎言摇了摇头,忽然醒悟过来,双目紧盯周萍,说道:“你到底想问什么?”周萍避开他的目光,笑道:“没什么,我就是感到奇怪,为什么去年你被派出所开除,林凡就拿出大笔的钱送给孩子,而现在林凡一提离婚,徐黎华就死在了高家,所有这些事情凑到一起,是不是太巧合了点?”
  杜慎言实在压抑不住了,忿忿的说道:“世界上巧合的事情多了去了,那我昨天夜里做了个梦,被两条狗追着屁股后头咬,今天你们就来了,是不是也要问个为什么?”
  “杜慎言,你怎么骂人?”周萍柳眉一竖,怒道:“我们这是在执行公务。”
  杜慎言哂然一笑,说道:“你们执行公务,我还要干活挣钱呢,为了你们的公务,我浪费一天的时间,耽误下来的工作,你们帮我干呐?”周萍的脾气一向火爆,蹭的站起身来,指着杜慎言,说道:“杜慎言,你这是什么态度,配合公安人员的案件调查,是每一个公民应尽的义务。”杜慎言毫不客气的说道:“我没有配合你们吗?是你在这儿含沙射影,空穴来风,你不就是想说,我和林凡暗通款曲,合谋陷害高斌吗?”周萍怒道:“我可没这么说,这是你的臆断!”杜慎言说道:“你就是那个意思,谁还能听不出来?周警官,虽然我以前只是个小民警,不如你们刑侦支队那么专业,但是换作我是你的话,根本就不会在这儿浪费时间,我杜慎言不是孙悟空,一个筋斗云十万八千里,我在麋林上班,还能跑到路州去杀人?这么简单的道理,用屁股都能想明白的,亏你还是刑警。”他不屑的神情溢于言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