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路城记》——谨以十年的时光,祭奠曾经走过的足迹!  作者:红茶加糖不加奶  分类:[都市]  
  赖长喜也呵呵笑了起来,接着说道:“说的是啊,王希耀这龟孙子,处处跟我过不去,好像我上辈子欠他的,其实我倒是蛮可怜他,自己戴那么大一顶绿帽子,还得意个什么劲,不嫌丢人现眼,我都没忍心告诉他实情,就怕他想不开。”铃木健夫笑道:“赖,你怎么知道,蒋和正一君?”赖长喜笑道:“蒋淑云就在我渠道部,我又不是瞎子,早就看出来了,只是一直不说而已。”铃木健夫又笑:“你和王希耀不和?为什么不说?”
  赖长喜将烟头掐了,叹道:“铃木部长,大家都是男人,将心比心,我要是知道我那婆娘在外头偷人,我非宰了她不可,何况你见王希耀那副小人模样,整天跟着渡边副总的屁股后头转悠,渡边副总哪怕放个屁,他都要第一个喊香,他知道了蒋淑云和渡边副总上了床,那......”说到这儿,他停住了,脸现不忍之色,摇了摇头,铃木健夫亦点了点头,表示理解他的意思,笑道:“你说的是,王恐怕要杀人的。”
  久保仓明蹭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将手扬了扬,又愣了愣,然后说道:“赖,谢谢你,你先回去吧,如果有需要,我会再叫你过来的。”赖长喜犹疑的起身,正要出门,久保仓明又道:“等等,赖,今天的事情,请你务必守口如瓶。”赖长喜点头说道:“总经理,请你一定放心,我什么都没听见。”久保仓明满意的一点头,挥挥手,赖长喜径自离去。
  久保仓明踱步走到落地窗前,背负双手,面色冷毅的望着窗外,一群信鸽从窗前掠过,传来“嗡嗡”的长鸣,等了一会儿,铃木健夫走到他的身后,问道:“仓明君,别太难过,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实在不行的话,那就放弃中国公司吧,咱们回到日本去,那里才是属于我们的地方。”久保仓明良久沉默不语,铃木健夫与他并肩而立,指着那群信鸽,不无感慨的笑道:“要是人能和鸽子一样,翱翔在蓝天,自由自在那该多好啊。”
  久保仓明说道:“鸽子翱翔的再久,飞得再远,最终还是要接受主人的安排,去它们该去的地方,完全的自由自在,是不可能的。”
  铃木健夫笑道:“是啊,所以我才说,咱们应该回到日本,那是我们的家。”
  久保仓明倏然转身,双目冷光迸射,盯得铃木健夫心中一寒,说道:“我不想做鸽子,我也不会放弃,哪怕就一线希望,健夫君,我现在只能信任你,你必须要帮我。”铃木健夫怔了一怔,陪笑着说道:“我当然会帮你,不过董事长心意已决,恐怕......”久保仓明又把目光投向了窗外:“我们还有时间,来得及的,一定来得及的。”
  时隔数月之久,钱明明没有想到,杜慎行会突然给他打来电话,他躺在足浴店的床上,一只脚搁在足浴小妹的腿上,正眯着眼睛,往足浴小妹的胸口扫描,呵呵笑道:“杜科长,哦,不不不,杜兄弟,今天怎么想的起来哥哥的?”杜慎行笑道:“钱哥是个大忙人,我要没事也不敢打扰。”钱明明笑道:“那就是有生意照顾我喽?”杜慎行哈哈笑道:“钱哥取笑我了,我现在就是技术部的小科员,哪儿能有生意照顾别人,我是有事情想请钱哥帮忙,如果这件事情......”他刚说了一半,钱明明已是满口答应,笑道:“没问题,咱们都是兄弟,只要我办得到,你尽管说。”杜慎行笑了两声,顿了顿,说道:“电话里说话不方便,这样吧,晚上六点半,还在咱们上次吃饭的避风塘,我请你喝酒,不见不散。”钱明明笑道:“行行行,咱们不见不散。”挂了电话,钱明明稍微发了一会儿呆,足浴小妹走过来替他按摩,钱明明笑嘻嘻的,摸了下她的屁股,笑道:“妹子,今年多大了......”
  老埠口的避风塘,生意还是那么的清淡,杜慎行挑这个地方说话,也有这层考虑,他早早的就到了,要了一个小包,刚点完菜单,钱明明就夹着手包,满面红光的推门进来了,二人一阵握手寒暄不提,杜慎行主动取过一瓶路州大曲,替钱明明斟了满满一杯,钱明明也不客气,许是饿了,见菜还没上来,就抓了几颗花生米往嘴里扔,嚼着笑道:“杜兄弟,你最近气色不错,看来到了技术部,你是如鱼得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