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路城记》——谨以十年的时光,祭奠曾经走过的足迹!  作者:红茶加糖不加奶  分类:[都市]  
  杜慎行自是不信这些的,他见久保美惠要去青桥镇,不由得笑道:“美惠小姐难道也想算算命?”“算命?”久保美惠先是一愣,随后失笑道:“算命准吗?我没有算过,要不你带我去算一算?”杜慎行笑道:“你不用算了,一定是上上吉,我倒是可以带你去青桥镇的柳家祠堂,不过现在太晚了,进去有些阴深恐怖。”久保美惠问道:“为什么阴森恐怖?柳家祠堂我倒是看到过,但是没进去,我知道了,你是说那里面有鬼?”杜慎行哈哈大笑,摇着头说道:“这个世上哪儿有鬼,都是人们自己吓自己,我是不怕的,我担心你会害怕,所以还是以后再说吧。”久保美惠倒被他勾起了好奇心,说道:“去嘛,去嘛,只要有你在,我不会害怕的。”
  柳家祠堂,顾名思义,便是青桥镇大地主柳从煜的家族宗祠,柳从煜在世时,柳家富甲一方,财势熏天,却因为得罪了一朝权贵,自己被腰斩弃市,整个家族上下三百余口,竟被关在柳家祠堂里,全都活活的饿死,此后的两百多年里,朝代更迭,柳家祠堂也几经风雨,后经多次修缮,现成了青桥镇的旅游景点,杜慎行大学期间,就和同学去玩过几次,他倒是没什么感觉,其他人却说里面阴风阵阵,走到哪儿,都好像后面跟着什么东西,杜慎行也曾约过李倩同行,李倩听了直摇头,说姑妈跟她讲过,女人阳气弱,最好不要进祠堂,更别说还是困死几百人的柳家祠堂,杜慎行本是随口一说,没想到久保美惠当了真,他有些为难的说道:“美惠小姐,你不知道,女人不兴进祠堂的,刚才是我说错话了。”久保美惠微微一笑,她本是玩心特重的一个人,杜慎行越是不允,她就越是好奇,心中已是打定主意,今天必须要去瞧个究竟,当下也不再说,油门轰起。
  “驼子拐?”久保美惠没听明白:“这是个人吗?还是个地方?”
  杜慎行笑道:“是个瘸了腿的驼子。”久保美惠抿嘴笑道:“为什么会算命的,好多都是残疾人?”杜慎行说道:“中国人信奉天残地缺,天地已不完美,何况凡人乎,不过讲是这样讲啦,都说算命的容易泄露天机,自身必有缺陷,缺陷越大,算命的本领就越高,其实我倒是觉得,正因为这些人残疾,所以才以此为生,只是用来骗钱的噱头罢了。”久保美惠极是佩服的竖起大拇指,笑道:“慎行,你懂的东西真多,我要是早点认识你就好了。”
  二人说着话联袂而行,向镇子东头走去,过不多时,游人渐稀,灯火也没那么稠密了,来在一片民居前,见眼前有几条窄巷分岔出去,杜慎行认不清路,打了个电话给母亲,蒯秀英告诉他,驼子拐家所在的巷子口,有一块废弃的石磨,走进去第三间小院便就是了,又问他是不是和李倩在一起,杜慎行打了个哈哈,赶忙挂了电话,将眼一扫,果然看到了母亲所说的那块石磨,歪歪斜斜的倒在地上,杜慎行领着久保美惠走进巷口,数过去第三间,推开院门,就见到院子里有个老人正在修理农具,另一个老妇站在水池边洗衣服,杜慎行刚要开口相询,那个老人已是一扭头,朝着屋子里叫道:“爸,又来客了。”杜慎行便即明白了,他不是驼子拐,他爸才是驼子拐。
  果然,正屋传来一个颤巍巍的声音,说道:“请进来坐吧。”
  杜慎行朝院子里的老人笑着一点头,和久保美惠走进正屋,一个快八九十岁,满脸都是褐色老人斑的垂暮老者,斜靠在一张躺椅上,想来他必是驼子拐了,在他对面的板凳上,还坐了一位五十开外的妇人,正将一张百元大钞,放到驼子拐的手里,笑道:“应该的,应该的,幸亏听了你的话,我让我儿子跟前面那个吹了,要不然哪儿找得到现在这个媳妇。”
  驼子拐微微咳嗽了一声,说道:“我是照着命理,实话实说,你儿子和前面那个女的,是八字相克,不是说人家就不好。”“是是是。”妇人连声应道,又笑:“老先生,有客人来了,那我就先走了。”说着,她便起身,等到妇人离去,驼子拐指着板凳说道:“坐吧,你们想问点什么?工作、姻缘还是福寿?”杜慎行见他老态龙钟,身体蜷成了一个团,说话有气无力,好像打个喷嚏就要散了架的样子,心中暗笑,都快进棺材板了,还惦记着捞钱,拉着久保美惠坐了,便问:“老先生,算一个命多少钱啊?”
  驼子拐说道:“一样三十,其余听赏。”杜慎行有意调侃,笑道:“那如果算得不准怎么办?”驼子拐两眼一翻:“不准也是三十,你们到底算不算,不算就请便。”久保美惠连忙笑道:“算,算,我算一个。”驼子拐点头说道:“算哪一样,生辰八字报过来。”久保美惠想了想,笑道:“我就算个姻缘吧,看看我能找个什么样的好男人。”接着,便把生辰八字说了,驼子拐双目微闭,右手手指掐个不停,口中默念有词,杜慎行却见他装模作样,甚是好笑,片刻,驼子拐又问:“你叫什么名字?”久保美惠愣了一愣,杜慎行接口说道:“久保美惠。”因怕他不懂,又解释了一遍,说道:“姓久保,名美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