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路城记》——谨以十年的时光,祭奠曾经走过的足迹!  作者:红茶加糖不加奶  分类:[都市]  
  说完了杜林,杜慎言又将这半年在麋林工作的大致情况,向父母略叙了一遍,接着便聊到和李倩父亲会面的事,杜慎言看了一眼弟弟,不知道他至今有没有道出实情,也不多说,笑道:“后天我有一点事,就不参加你们的活动了。”蒯秀英和杜禀实都觉甚是诧异,蒯秀英问道:“这大过年的,你有什么事?这是慎行的终身大事,你这个做哥哥的,就一点儿不关心?李倩爸爸要是问到了,让我们怎么回答?”杜慎行知道他是约了殷南珊,忙道:“大哥初二是领导安排了工作,没事,没事,大哥你忙你的吧。”蒯秀英更不能理解了,又问:“你这是什么领导啊,大年初二也要安排工作?”杜慎言笑道:“是新华美的同事结婚,领导让我过去帮忙,这样吧,到时候我尽量早点结束,看看能不能赶过去,哦,对了,慎行,你们后天约在哪里吃饭?”
  “希尔顿酒店三楼。”杜慎行看着大哥镇定自若的信口雌黄,不由得暗暗发笑,心道,看来大哥这半年着实锻炼了不少,说瞎话眼睛都不眨一下,居然面不改色心不跳,蒯秀英以为他兄弟二人早已通过气,便即责备道:“同事结婚重要,还是你弟弟结婚重要?慎行你也是的,你大哥没空,你为啥不早说,你告诉李倩了没有?”杜慎行笑道:“李倩都是知道的,你就放心好了。”他嗅了嗅鼻子,又道:“妈,你炉子上炖的汤快好了吧。”蒯秀英一惊,这才不再追问,连忙起身跑进了厨房。
  一年一顿年夜饭,热热闹闹的吃完了,杜禀实、杜慎行带着杜林出门放鞭炮,杜慎言便帮着母亲收拾,蒯秀英将桌上的碗碟,一只一只的摞好,看了一眼正在扫地的杜慎言,想了想,笑道:“慎言啊,我听永泰和刘沁说,你是不是和一个叫张茗的在谈着?”杜慎言没想到母亲会突然问起这个,愣了一下,笑道:“也算不上谈吧,就是保持联系。”蒯秀英知道他的性格内敛,又笑:“那你年前没空,过年期间总得带点礼,去人家那儿一趟吧!”
  杜慎言杵着扫帚,站直了身子,笑道:“妈,我的事你就不用管了,我自己有数。”
  蒯秀英说道:“你有数最好,这件事情妈不劝你,你自己得想明白了,还有,杜林知不知道?”杜慎言摇摇头,蒯秀英叹了口气:“那就暂时别说,等你跟人家确定了关系,杜林那儿我再来帮你做工作。”说着,她端起碗碟,抓起一把筷子,走进了厨房里。
  母亲的话倒是提醒了杜慎言,张茗那儿他已经好久没联系了,想着他便放下扫帚,走到阳台上,掏出手机翻了翻号码簿,看到夏医生那一栏,他顿了一下,差点儿就按下去,终究还是忍住了,又翻到张茗的号码,轻轻一摁拨了出去。
  “嘟——”的一声,电话那头便接通了,杜慎言刚要开口,张茗已经笑开了:“我还以为你把我给忘了?”杜慎言一听到她的声音,就感到浑身的轻松,笑道:“瞧你说的,我忘了谁,也不能忘了你这个活神仙啊。”“哈哈哈——”张茗笑得乐不可支:“那可不一定,有了新欢忘了旧爱,人之常情,我能理解的。”杜慎言笑道:“什么新欢旧爱的,我既没有新欢,你也不是我的旧爱,咱们俩是好朋友,我是因为工作太忙了,今天刚刚才到家,所以赶紧打个电话,给你提前拜年!”张茗笑道:“嗯,算你有良心,你现在怎么样,身体好点了没有,用不着拄拐棍吧?”杜慎言一惊,问道:“你怎么......你知道我......”他下意识的扭过头,看了看屋子里,压低了声音:“你知道我住院?”
  “是啊,你不是叫我活神仙吗?”张茗咯咯笑道:“我不但知道你住院,我还知道你有了一个女朋友。”杜慎言更是惶惑不解了,说道:“这你恐怕说错了,我没有女朋友,哎,你老实说,你是怎么知道我住院的?”“哟哟哟,还不承认!”张茗笑道:“你别问我是怎么知道的,有没有女朋友,你自己心里最清楚。”杜慎言为之语塞,他答应殷南珊,冒充她的男友,从这一节上说,张茗说得也没错,可是真就奇了大怪了,殷南珊和他演的这出戏,外人根本一无所知,张茗又是从哪儿得到的风声,难道她真会掐指神算?上知五百年,下知五百年?如果要是这样,那请她帮忙算算彩票号码,那不立刻就发财了。
  电话那头,张茗仿佛能够看见他一般,笑道:“你不用瞎猜了,我问你,我那本道德经你都背熟了没有?”杜慎言说道:“滚瓜烂熟!”张茗又道:“那你都看明白了?”杜慎言不无自负的说道:“当然!”张茗笑道:“吹吧,满瓶不动半瓶咣啷,你现在就是那个半瓶墨水。”杜慎言憨憨笑道:“半瓶墨水总比没有墨水的好。”张茗笑道:“嗯嗯,看来你真是有点变了,嗯——你初几有空?咱们俩见一面,我要当面教导教导你。”杜慎言想了想,说道:“初三初四都可以,要不我去你家吧,怎么说咱俩也谈了半年的恋爱了,过年不上门走一趟,实在说不过去。”张茗哈哈大笑,说道:“行啊,行啊,我欢迎之至,顺便说一句,年礼不用多买,千把块钱就差不多了。”杜慎言笑道:“乖乖,你把我当作大款呀,还千把块钱,我就拎点水果去,你爱要不要。”张茗“切”了一声,说道:“小气鬼,千把块钱很多吗?算了,算了,你什么都不用买了,直接过来吧。”杜慎言聊得正开心,忽觉有人拍了他一下,见是弟弟杜慎行,他忙对张茗说道:“嗯,那就这样,回头咱们再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