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路城记》——谨以十年的时光,祭奠曾经走过的足迹!  作者:红茶加糖不加奶  分类:[都市]  
  金安生坐到椅子上,看着夏姌的背影,饶有意味的笑道:“杜哥,我看夏医生对你是真不错,你们俩没朋友这么简单吧!”杜慎言连忙打断了他的话,说道:“你又来了,我都跟你说过了,夏医生是来这里学习的,跟我又是老乡,互相照应也是正常的,好了,不说这个了,那件事你查的怎么样了?”金安生扫视了下四周,见没有护士,掏出烟来,就分了一根给杜慎言,两个人吞云吐雾的吸了几口,金安生说道:“杜哥,我已经查到了,那天夜里打你的人,就是徐黎华。”他见杜慎言默然不语,又道:“你猜得不错,那个老二是牛皮癣,另外两个也是徐黎华的手下。”
  原来,杜慎言经过一番深思熟虑,最终还是决定,请金安生出面,查一查那晚殴他至伤四个人的底细,其实在他昏迷之前,他已经从四个人的对话中,嗅出了几分痕迹,特别是老二那句“摸你个鸡巴卵子”,他听来十分的耳熟,当时没有在意,后来细细想来,才怀疑到了牛皮癣身上,这是牛皮癣的一句口头禅,而在卡萨布兰卡,牛皮癣也没有注意到杜慎言,根本没有把他和守仓库的“穷鬼经理”联系到一起,所以才不经意露了馅,杜慎言把这些蛛丝马迹,包括老四叫的那声“华哥”,一并说与金安生听了,金安生有了这个方向,便顺藤摸瓜的追了下去,果然没费多大气力,就将这“瓜”摸了出来。
  杜慎言叹道:“要不就算了吧,这些人都是皮五辣子,我惹了他们没好处。”
  金安生说道:“你不想知道,他们为什么打你吗?”
  杜慎言问道:“为什么?”
  金安生笑着摇头:“我怎么知道,这要问你自己。”杜慎言苦笑道:“问我?我又不晓得哪里得罪了他们。”金安生跷足而坐,两只手搭在长椅背上,笑道:“你没有得罪他们,你是得罪了别的什么人,有人跟我说,徐黎华也是受人之托,打算把你治成残废,再毁容,所以我很奇怪,徐黎华一向是心狠手辣,怎么就肯这么放过你的?”杜慎言打了个寒颤,立刻回想起那夜的情形,心知金安生所言非虚,金安生见他面色陡变,吁了口烟,侧过身子,对着杜慎言又笑:“杜哥,现在你应该知道,我没有吓唬你,你想躲事,躲得了吗?不过你暂时倒不必紧张,徐黎华再狠,还不敢跑到医院里来找你,以后就说不定了。”
  杜慎言叹道:“安生啊,我不是想躲事,我是不想再生事,他们为什么会放过我,我也不是太清楚,可能......可能是......”那晚他也听到了悠悠荡荡的歌声,后来昏迷过去,才一无所知,此刻想来,觉得说是那诡死的女鬼救了自己,实在太过耸人听闻,便摇了摇头,没有说下去,金安生笑道:“无论什么原因,反正你不把这件事彻底的解决了,恐怕难以安省,杜哥,你给句明话,你要是同意,这件事包在我身上,徐黎华虽然嚣张,我还没把他放在眼里,要揪出他背后的那个人,倒也不难,只是你别有什么事瞒着我。”
  杜慎言沉思良久,说道:“如果说我得罪了谁,就只有一个人,那还是在路州的时候,我干不成警察,也是拜他所赐。”金安生早就隐隐猜到,倒不感意外,说道:“能说给我听听吗?”杜慎言看了他一眼,缓缓的点了点头,事已至此,也由不得他不说了,索性将他和高斌之间的恩恩怨怨,挑着重点说与金安生听了,这一番话,果然长话长说,二人直抽掉了半包烟,金安生才大致弄清楚了前因后果,待杜慎言说罢,金安生不由得长叹一声,连连点头说道:“我还真没想到,你以前有这么多的事,如此说来,倒很有可能,就是这个高斌找到了徐黎华,他妈的够的毒呀,打你一顿也就算了,居然还想毁你的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