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路城记》——谨以十年的时光,祭奠曾经走过的足迹!  作者:红茶加糖不加奶  分类:[都市]  
  第八十九章:细斟酌闻讯弟即至

  送走了韩慨和两名警察,杜慎言躺在床上,打着点滴睡了一觉,再醒来时已到了下午,听护工说,夏姌中间来看过他两回,见他睡得香,便没有打扰,杜慎言一边看着电视,一边和护工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眼见一天的时间,又快要过去,却没想金安生忽然来了,护工识趣的退了出去,金安生关上了门,坐到杜慎言的床前,看了他一会儿,哈哈的大笑起来,杜慎言有些莫名其妙,问道:“你笑什么?”
  金安生摆摆手,笑道:“没......没什么,就是见你裹得像粽子,挺滑稽的。”
  杜慎言叹道:“裹成粽子,总比躺在太平间好。”
  金安生说道:“看来你心里还是挺明白的。”
  杜慎言一愣,问道:“明白什么?”
  金安生说道:“你别跟我说,你不知道那帮人就是冲着你去的,他们根本不是偷东西,他们是想要你的命。”杜慎言愣了一下,摇头笑道:“还不至于。”金安生说道:“杜哥,真人面前不说假话,你老老实实告诉我,你到底得罪了什么人。”杜慎言说道:“我都不知道我得罪了什么人,我怎么告诉你?不过我看得出来,那些人并非要杀我,就是想教训教训我罢了,他们现在已经达到目的,应该没事了。”金安生皱着眉,问道:“你真不知道?”杜慎言说道:“我真不知道!”金安生起身走了两步,搓着下巴:“那你就这么算了?”
  杜慎言笑道:“不是有警察吗?”
  金安生不屑的说道:“警察靠得住,母猪会上树,你指望他们?他们除了欺负欺负小老百姓,还能做什么?”杜慎言笑道:“我以前就是警察!”金安生怔了怔,笑道:“真的假的,你以前干过警察?”杜慎言点头笑道:“是啊,我只是没跟你说过,我在来麋林之前,就是在派出所工作的,后来......后来......哎,算了,不提了。”
  金安生笑了一阵,复又叹道:“杜哥,你还是没跟我说真话,你得罪了什么人,你怎么可能不知道,你记得我跟你说过的吧,北九里的厂,我能拿下一半来,同样的道理,敢在北九里的地面上,明目张胆的把人打成这样,何况现在人人都知道,你是我的大哥,我要不把这四个杂种揪出来,以后的生意可就不好做了。”
  杜慎言听金安生把话说的杀气腾腾,再联想起他金家的黑道背景深厚,越发的不愿将事态继续扩大,忙道:“我没说假话,你说我刚来麋林几个月,路还认不全呢,能跟谁结仇?算了,算了,你的好意我心领了,这事我自己认倒霉,到此为止好不好?”金安生笑道:“我知道你怕事,打落牙齿和血吞,可是你就敢保证,那些人不会再来找你的麻烦?”
  杜慎言笑道:“应该不会。”
  金安生睨着他,呵呵一笑,说道:“为什么?”
  杜慎言说道:“不为什么......哎呀,咱们其实都是在猜测,说不定那些人就是来偷东西的呢,你没见我一万多块钱都没了吗?”金安生“切”了一声,笑道:“杜哥,你这话也就是骗骗你自己吧,偷东西需要把人绑起来吗?偷东西需要下手这么狠吗?你这一万多块钱,他们就是顺手牵羊,我可不是吓唬你,现在在道儿上混的,都没什么道义好讲,你别以为你退后一步,就能息事宁人,他们见你这么容易认怂,搞不好就会得寸进尺,你如果不把这件事情,从头至尾抖落清楚了,我看是后患无穷!”
  杜慎言听后默然良久,他知道金安生说的有道理,而且他也隐约能够猜到,那四个人所来为何,但若是让金安生就此混藤摸瓜的追下去,事态的发展,只怕会更加不可收拾,冤冤相报何时了,自己好不容易在麋林刚刚站住了脚,再也承受不住任何的闪失。
  他想着笑道:“安生啊,我到麋林来,能交上你这样的朋友,也算是三生有幸了,受点小小的委屈,算不得什么,咱们生意上的合作才开始,不要为这些小事乱了方寸,那些人是冲着我来的也好,不是冲着我来的也罢,你都不用管了。”金安生叹道:“杜哥,我知道你是怕惹事,可是有些事,你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我也不是十七八岁,脑子里缺根筋的小毛孩子,你把实话告诉我,我保证不乱来。”
  杜慎言还是不住的摇头,说道:“我要怎么说,你才肯相信呢。”
  金安生想了一会儿,点头说道:“我猜到你为什么不干警察了,你一定是在路州,摊上了麻烦,走投无路才跑来麋林的,杜哥,我猜的对不对?”杜慎言不禁愕然,张口结舌的说不出话来,金安生瞧着他变幻不定的脸色,越发笃定了自己的推断,笑道:“不过,你没有想到,尽管你退避三舍,麻烦却是尾随而至,你还要继续躲下去吗?”他猛然走近杜慎言的身前,一字一句的郑重说道:“杜哥,如今这个世道,草间求活、苟且偷安是混不下去的,这次他们是打了你一顿,下次烧了你的仓库,再下次骚扰你的家人,你能躲得了几回?你要真想咱们的生意,能够踏踏实实的做下去,你就要让别人明白,跟你作对,不但捞不到半分的好处,还要付出代价,这样他们才会怕你,才不敢再来找你的麻烦,你才能安安稳稳,做你想做的事,这个道理你明不明白?”
  杜慎言再次陷入了沉默当中,一言不发,金安生却直起身,吹了个口哨,将汽车钥匙在食指上转了几个圈,笑道:“杜哥,你先好好休息,仔细想一想我说的话,我这也不全是为了你,我是不想咱们合作愉快的时候,还得时时刻刻堤防着别人,俗话说的好,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不把这根刺拔掉,你我都不会太平,好了,我走了,过两天再来看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