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路城记》——谨以十年的时光,祭奠曾经走过的足迹!  作者:红茶加糖不加奶  分类:[都市]  
  杜慎言才看了一眼,已是吓得大气都不敢出了,只见有三四个人影,都穿着一身黑衣,不知什么时候进到了院内,这些是什么人?偷东西的贼?可这地方,除了那些个冰箱空调,有什么值得偷的?杜慎言一边瞧一边心里想着,如果不是谋财,那就是害命了?自己也没得罪谁呀,卞师傅快八十的人了,更不可能有什么仇家,他暗暗后悔,早知道刚才把手机带在身上了,这会儿想报警都报不了。
  杜慎言躲在门后,就见那几个人影,有两人钻进了卞搏虎的房间,接着便听到房内传来几声闷响,这些人难道真是找卞师傅来的?他又惊又急,想到卞搏虎对自己这么照顾,这便要遭了毒手,自己还躲在这里袖手旁观,还他妈的是个男人吗?又见到院子里就剩下一个黑衣人背对自己站着,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杜慎言悄悄走至那人身后,刚要动手,那人已经惊觉,急忙一个转身,手中寒光一闪,就向杜慎言刺来,杜慎言侧身让过,左手搭住对方的腕脉,右手捂住他的嘴,顺势一个抱转,将匕首夺过,抵在那人的咽喉处,低声说道:“不想死,就不要动,你们是干什么的?”
  杜慎言这一手玩得太漂亮,只在倏忽之间,那人便失去了抵抗,连他都不禁佩服自己,离开部队十几年了,功底子居然还没丢,也算是万幸了,那人“呜呜”了两声,杜慎言才想起自己还捂着他的嘴呢,立刻将手一松,转而勒住他的脖颈,就在这时,先前进入卞搏虎房间的两个人,已经走了出来,见了这个架势,也都愣住了,杜慎言见他二人俱都手掣匕首,忙勒着那人后退一步,叫道:“把刀扔了!”那二人对视了一眼,却不听话,只是静静的站着不动,杜慎言又叫了一声:“把刀扔了,听见没有?”其中一人嘿嘿笑出声来,似乎是有恃无恐,根本不买他的账,杜慎言先觉奇怪,还没等他多想,就感到脑后一阵风起,他心头一凉,知道要坏事了,再想躲避已是太晚,就觉得后脑勺被猛地一撞,顿时昏了过去。
  杜慎言昏昏沉沉中,头痛欲裂,“啪啪啪”脸上连续被抽了几个耳光,这才微微睁开了眼睛,等他稍稍清醒了一些,发现自己已被人抬回了房中,半坐在地上,两只手在两边的床腿上捆得紧紧的,丝毫动弹不得,他面前站了四个人,全是黑衣蒙面,见他醒转过来,一个人掂着匕首,在他胸前比划着,操着一副公鸭嗓子,笑道:“你还是有两下子的。”
  杜慎言问道:“你们想做什么?”公鸭嗓笑道:“傻逼,你说我们想做什么?做贼呗,说吧,你的钱和银行卡在哪儿?”杜慎言闻言,竟松了一口气,说道:“在我床头柜的第二个抽屉里,银行卡密码是XXXXXX,你们全拿去吧!”公鸭嗓微微一愣,似乎没想到他会这么的配合,即朝身后一人挥了挥手,不一会儿,那人翻出来几十块钱和一张银行卡,交到公鸭嗓的手里,公鸭嗓借着月光看了看,用纸票在杜慎言的脸上扇了两下,笑道:“你他妈的还真是个穷逼啊,才几十块钱,丢人不丢人?你这卡里有多少钱?”
  杜慎言说道:“你们自己去取不就知道了。”
  “啪”的一声,公鸭嗓又给了他一个耳掴子,骂道:“我问你的话,你就乖乖的回答,别他妈的找事!”杜慎言被他掴得眼冒金星,七荤八素,嘴里腥腥咸咸,牙龈都渗出血来,咽了一口唾沫,说道:“大概一万多块吧,具体有多少,我也记不清了。”公鸭嗓冷笑着,一拳捶在他的小腹上,骂道:“亏你他妈的还是个部门经理,穷成这个鸟样,你个窝囊废,活着也是浪费粮食,怎么不早点去死。”
  杜慎言小腹剧痛,冷汗直流,说道:“钱都给你们了,你们还想怎样?”
  公鸭嗓阴璨璨的笑道:“你刚才吓着我兄弟了,他非常不爽,想要拿你练练手,你不会有意见吧?”说着,他身后一人走了过来,瞧身形正是被杜慎言制住的那人,他蹲下身子,一把掐住杜慎言的喉咙,骂道:“你很吊嘛?当过兵了不起啊。”话音未落,公鸭嗓照他头上给了一下,那人知道说漏了嘴,立时改了口:“我看你这张脸,越看越讨厌,不如我给你留点纪念吧,你说是划个叉呢,还是划个圈呢?”他执起匕首,逼近了杜慎言的左脸,后面又有一人笑了起来,说道:“老三,我看你给他划个大乌龟合适,哈哈哈——”
  那人甫一开口,杜慎言顿觉十分的熟悉,可是想不起来在哪里听过他的声音,而且这个当口,他也没时间去多想,忙道:“几位大哥,我跟你们无仇无怨,你们要钱,我都给了,不用破我的相吧。”老三“呸”的啐了他一脸,说道:“就你这张脸,也叫破相?我是给你整容,你应该谢谢我!”公鸭嗓觉得他废话有点多,说道:“老三,快点,别他妈的磨磨蹭蹭的,万一隔壁的老东西醒了,又是麻烦事!”老三嘿嘿笑道:“老大,你放心好了,刚才老二用了小半瓶的药,你就是敲锣打鼓,老东西不睡到明天中午是醒不来的。”
  身后那人又笑:“是啊,老大,今天咱们可以慢慢玩,玩死这个傻逼!”听话音他就是老二了,杜慎言得知卞搏虎性命无忧,心里本是一宽,可转念又想,瞧这伙人的样子,不像全为求财而来,倒像是专门寻自己的晦气,不禁惊惧起来,说道:“几位大哥,我什么地方对不住你们了?你们能不能给句明白话?”老大不答话,站起身来四下里找了找,抄起墙角的一根木棍,猛地朝着杜慎言的胸口,就是一通乱砸,砸得杜慎言连连呼嚎不已,直至奄奄一息,吐出了两口血来,他才住了手,喘着气说道:“老三,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