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路城记》——谨以十年的时光,祭奠曾经走过的足迹!  作者:红茶加糖不加奶  分类:[都市]  
  黄永泰笑道:“刘沁,你知道李倩的爸爸是谁吗?”
  刘沁白了他一眼,说道:“我怎么知道?”
  黄永泰叹了口气,又笑道:“我原来还奇怪呢,这个杜慎行怎么就能不声不响的,把慎言介绍进了新华美,而且一去麋林就做了个营业部经理,现在我总算是明白了,告诉你吧,李倩的爸爸就是李鹤年,什么他爸爸是做服装生意的,都是编的瞎话骗咱们呢。”
  刘明山和刘沁都吃了一惊,就连坐在旁边看连续剧,一直没吭声的郑红娟,都被他这话吓了一大跳,忙问:“有这回事?永泰,你没有看错吧,你说的就是那个新华美的李鹤年?他的女儿现在和杜慎行谈恋爱?”
  黄永泰笑道:“妈,我就生怕看错了,特地看了一遍又一遍,绝对不会错,就是那个李鹤年,你说杜慎行这小子,心眼比慎言多了不止一倍,说起瞎话来,一点都不脸红。”
  刘沁想了想,问道:“那他为什么要瞒着我们呀?”
  黄永泰撇撇嘴,说道:“这我就不知道了,兴许他有他的打算吧,我打过电话给慎言了,慎言让我先不要告诉他爸妈,这事咱们今天在家里说说行了。”
  刘明山背了手,沉吟了一下,笑道:“据我所知,李鹤年这个人还是不错的,虽然是新华美的董事长,倒没什么架子,他们杜家能攀上这门亲事,也算是他们家的造化了,这样一来,慎言在新华美应该能有发展,嗯,果然是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啊。”
  郑红娟却想起了另一桩事来,从老同事那儿听说,张茗和杜慎言还在保持着交往,因为杜慎言突然离职转行,又去了外地,她本还觉得有点对不起老同事,今天得知了这个消息,顿时放宽了心,呵呵的笑了起来:“哎呀,慎言的这个弟弟,我也见过一次的,小伙子确实长得标致,要按你们这么说,他还是个小滑头。”
  众人都笑了一阵,黄永泰吃完了饭,把嘴一抹,说道:“爸,妈,我晚上不回来吃饭,你们不用等我了。”刘沁没说话,起身收拾碗筷,刘明山却说道:“永泰啊,我知道你工作上头事情多,但是你也是奔四的人了,酒能少喝还是尽量少喝点,你现在还年轻,感觉不到有什么,将来到了一定的年纪,就要跟你算总账了。”
  刘沁笑道:“爸,这事还得怨你,是你让永泰吃的这碗饭,他现在已经是身不由己了,我也懒得再管他,将来身体有个好坏,他自己看着办吧。”郑红娟笑道:“你这个丫头啊,宠着自己男人也就算了,还把责任推到你爸爸头上。”黄永泰笑道:“行了,爸,妈,我心里有数的,等我再拼个七八年,喝酒抽烟我全都戒了它。”
  黄永泰说的,倒不全是违心话,如果说抽烟有瘾难戒,喝酒他却没多少兴趣,大多数的时候,确实只是应酬而已,尽管酒量不浅,但若不是人情往来的需要,就算一年滴酒不沾,他也是没有想法的。
  他今天晚上是与司晓曼有约,不过并不是花前月下,确切一点说,他是与司晓飞有约,自从那次借款给司晓飞,司晓曼几次和他在一起,都是吞吞吐吐,面带愁容,后来,在黄永泰的一再劝问之下,司晓曼才将弟弟借了高利贷的事情和盘托出,她不仅仅是担心司晓飞还不起那三万元,更担心的是,这高利贷债滚债、利滚利,即如附骨之疽,迟早要将弟弟司晓飞抽筋剥皮,甚至连他们一家人,都要跟着受到莫大的牵连。
  黄永泰听后先是感到震惊,他没想到司晓飞会有这样大的胆子,为了开个茶馆,竟然敢跟高利贷伸手,这真是寿星佬上吊——嫌命长啊!待冷静下来以后,黄永泰看着司晓曼愁眉不展,秀目含泪,顿时又动了怜惜之心,便劝她不要太过着急,实在不行,可以由他陪着她姐弟二人,找对方谈一谈,将事情说清楚,一次性了解掉,他现在在南埠分局,主管经侦工作,相信对方只要不傻,应该不会不给他这个“面子”的。
  司晓曼当即大喜过望,情不自禁的,狠狠亲了黄永泰两口,亲得黄永泰神魂颠倒,骨腾肉飞,就在那一刻,他只觉为了这位红粉知己,让他做什么都是肯的。
  随后的几日,司晓曼与弟弟商议过后,司晓飞即和放贷的人取得了联系,对方一听说,是南埠分局经侦科的黄科长出面调和,诧异之余,倒没有回绝,只是说要跟老板商量商量,直到昨日,才给了个准信,答应跟黄永泰见一面,地点就安排在“路人茶馆”。
  这是黄永泰第二次踏进路人茶馆,和上次不太一样,楼下的大厅里空无一人,显得冷清寂寥,司晓飞早早的关了门,挂上了一个“店主今日休息”的告示牌,然后引着黄永泰和姐姐二人,来到二楼的二零五房间,一进门,黄永泰有些意外,偌大一间房内,就只有一个光头汉子神态自若、慢条斯理的坐在那里喝茶,见司晓飞领着人进来了,光头汉子连忙起身,朝黄永泰微微哈腰,伸出双手,笑道:“哎哟,黄科长,鄙人姓葛名诚,幸会,幸会!”
  葛诚怎么会到这儿的?其实放高利贷给司晓飞的,并不是他,而是他手下的一个弟兄,此次听说司晓飞请来了黄永泰,他那个弟兄便没了主意,虽说混社会的都是玩命的主,但毕竟兵是兵、匪是匪,碰到了公安还是要畏惧三分的,赶紧把情况回报给了葛诚,葛诚一听,也有点吃不准了,于是一个电话打到了孟彪那里,孟彪反应极是迅速,很快回了电话过来,如此如此,这般这般吩咐了,葛诚得了指示,这才一个人前来,会会这位黄科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