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路城记》——谨以十年的时光,祭奠曾经走过的足迹!  作者:红茶加糖不加奶  分类:[都市]  
  杜慎言越发的糊涂了,问道:“任总那儿不是必须从源头厂家进货吗?”
  金安生说道:“昨天我那样说,是因为任总在场,他有他的算盘,我有我的计较,你没见我对你使眼色吗?什么狗屁源头厂家进货,他是怕我比他赚得多,故意拿这话堵着我呢,而且我又不是只准备做他一家的生意,杜哥,实话跟你说吧,你们公司同不同意提取成头,我都无所谓,我要的是你能帮我搞定价格,只要价格空间够大,北九里的地盘上,十个厂我可以拿下五个来,你信不信?”
  杜慎言还是不太明白,又问:“金总,那你何不直接申请做新华美的分销商呢?”
  金安生摆了摆手,说道:“分销商有分销商的规矩,这个我懂的,又是定额又是定量,完成了指标如何如何,完不成又如何如何,我可不想被这些条条款款捆住了手脚,再说我和我爸毕竟是搞建筑为主,注册个经销公司简单,但我不可能把精力全都放在这个上面,主要还是以你为主。”
  “以我为主?”杜慎言吃了一惊,问道:“你的公司怎么可能以我为主?”
  金安生笑道:“是我的公司没错,不过我算了你百分之二十的干股,亏了用不着你赔,赚了到年底按比例分红,当然了,你负责拿到好的价格,我负责把货推出去,亏是不可能亏的,赚多赚少而已,不过为了避嫌,公司股东名单里,不会出现你的名字,咱们这个协定,你知我知就可以了。”
  金安生的意思,杜慎言大体上已经弄清楚了,他是既想拿到分销商的价格,又不想承担分销商的约束,说到底,金安生就是把自己的这个营业部,当作一个寄生的壳,听起来有些不可思议,但对金安生来说,倒不失为一个既能赚钱,又没风险的好办法,可是这不明显是在钻公司的漏洞吗?他脑子里突然想起殷南珊的那句话——有时候跨一步出去容易,想要再缩回来,这脚上的脏水可就甩不干了,他不禁打了个寒颤。
  金安生见他沉默不语,问道:“杜哥,你怎么了?”
  杜慎言摇了摇头,说道:“金总,谢谢你的好意,我不能要你的股份。”
  金安生一愣,说道:“这是我愿意给你的,跟你现在的工作也不冲突,你为什么不要,你是不是信不过我金安生,不想跟我合作了?”
  杜慎言笑着摆手,说道:“不不不,金总,我肯定愿意跟你合作,不过你的股份,我确实不能要,除了这一点,其他的我都没有意见。”
  金安生用一种匪夷所思的目光瞧着他,良久才点了点头,说道:“杜哥,你的为人我很佩服,不过我还是要劝你一句,这年头人无横财不发,马无夜草不肥,光靠你拿那点工资,根本不值得你大老远的跑来麋林,更别说在北九里这个地方了,做人有原则当然好,可是原则不能填饱肚子啊,何况你拿我的股份,一不犯规,二不违法,三对你们公司也没有任何损害,你这又是何必呢?”
  杜慎言叹了一声,笑道:“金总,可能你跟我接触的时间还不长,所以你不知道,以前在路州的时候,我这个人就是出了名的胆子小,虽然要不要你的股份,跟我们之间的合作,没有任何的联系,但我真拿了你的钱,我这心里就会发慌,觉都要睡不安稳的。”
  金安生看了一眼窗外黑漆漆的天,想了一会儿,笑道:“那好吧,咱们先不谈这个了,只要咱们之间能够合作起来,别的都好说,杜哥,你肚子饿了吧,一会儿到我家吃个便饭怎么样?我爸今天正好在家,我介绍你们认识一下。”
  杜慎言说道:“哦,那不太好吧!”
  金安生笑道:“有什么不太好的,走走走,吃完了饭我再送你回仓库。”
  杜慎言见金安生一片诚意,想想这会儿回仓库,也没东西吃了,便不再推辞,二人从营业部出来,上了金安生的车,汽车一路飞奔,不到一根烟的工夫,就来到东边村口的一座大宅院门前,金安生将车在门口停好,杜慎言跟着他,刚一进院门,忽然从旁边蹿出两条大狼狗,冲着杜慎言就是一阵狂吠,吓得他魂都掉了,金安生急忙喝止住了,杜慎言定睛一瞧,这才放下心来,原来两条狗都被寸许粗细的铁链,在水泥墩上栓得牢牢的,一个五十来岁的中年人,闻声从屋里走了出来,满面笑容的说道:“安生啊,你带朋友回来了?”
  金安生笑道:“爸,这位就是我跟你说的杜经理,我刚在他那儿谈了点事,顺便就请他到咱家来吃顿饭,杜哥,快请里边坐。”金父点点头,笑着将杜慎言让进屋内,略一寒暄,杜慎言得知,金父名叫金昊,他们父子二人经营建筑公司的生意,这是杜慎言知道的,他却不知道除了建筑以外,土方、沙石、砖窑,金家父子多多少少均有涉及,听他父子二人聊起这些来,杜慎言不禁暗暗咋舌,看来金安生和他搞这个电器买卖,倒是小儿科了。
  在金家的盛情款待下,杜慎言喝了不少的酒,直至十点出头,他才告辞出来,金安生要开车送他,杜慎言却婉言拒绝了,只说这里离着仓库不远,自己走着回去就行了,金安生见他神智清醒,步履稳健,似无太大的醉意,倒没什么不放心的,便只送他到了路口,二人即挥手告别。
  杜慎言踅着步子,一边抽着烟,一边往仓库的方向行去,心里在想,金安生说北九里的地盘上,十家厂他能拿下五家来,看来倒不是胡吹,他虽然不熟悉建筑上的事,但也知道土方、沙石的生意,不光是有钱就能做的,黑白两道都要吃得开才行,再联想昨晚那个牛步轩瞧金安生的眼神,明显带着几分敌意,却又无可奈何,临走时还要扔下一句,给老爷子问安的话,连牛步轩这样的地痞无赖,都不敢不给金昊的面子,难不成这个金昊,曾经是混黑道出来的?而且还是黑道上的大哥人物?那么自己选择和金安生合作,到底是对还是错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