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路城记》——谨以十年的时光,祭奠曾经走过的足迹!  作者:红茶加糖不加奶  分类:[都市]  
  殷南珊示意他们二人坐了,笑道:“我又不是个不讲道理的人,你有什么难处,我这儿都有数,我这个人就是这样,喜欢把话放到台面上说,你老李帮了公司这么大的忙,我能亏待你吗。”韩慨一敲房门,端了几杯茶进来,又退了出去,殷南珊端起杯子,呷了一口茶,继续说道:“不过,老李啊,我还得问你件事,眼下你那边能不能再招点人过来,这中秋国庆一过,接着就是元旦和春节,就你现在的那几个人,我怕到时候又要顶不住了。”
  李劲涛笑道:“殷总,我也跟你交个底吧,不是我不招人,我是在等你的一句话,你是准备把新华美的业务,今后全交给我呢,还是另有打算,我听说顾超又来过你这儿两次了,你总得给我个准信吧。”
  殷南珊笑道:“连顾超来我这儿你都知道了,好你个老李啊,我这公司里头,你买通了不少人了吧?”李劲涛连连摆手,笑道:“殷总,你可不要冤枉我,我绝对没干这事,我是听顾超的下面人说的,这年头出门在外,哪儿有不透风的墙。”
  殷南珊目光一闪,微微的笑着,要说李劲涛的为人,她是能够信任的,但是这次王德全和顾超联手逼宫,也给她提了个醒,把全公司的工维任务都交到一个人手里,这中间的风险实在太大,就算是李劲涛这个路州人也不行,不光是如此,这次调整工维费用的同时,她还存了个心眼,以后每个月的费用结算,都要提留百分之二十,年底一并发放,手里拽着这些人的小辫子,才不怕他们造反,她略一沉吟,说道:“老李,咱们都不是外人,我也不跟你说假话,我这儿的业务全都交给你,我能答应,总公司也不会答应,不过眼下的情况,你是知道的,王德全和顾超我是不会用了,另外再找工维队,也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找得到的,所以还得靠你辛苦辛苦,帮我再撑一段时间!”
  殷南珊坦言相告,李劲涛不但不感到失望,反而觉得殷南珊是真把他当作自己人对待,于是点了点头,看了一下杜慎言,笑道:“殷总,有句话我不知道该不该说,其实做工维没那么复杂,你眼前就有一个现成的人选。”
  殷南珊一愣,指着杜慎言,笑道:“老李,你不会说是他吧,开什么玩笑,杜慎言现在只是兼顾一下他那里的工维任务,你让他做专职的,那我的营业部怎么办?”
  杜慎言也被李劲涛的话吓了一跳,中午他已经表明了态度,可是没想到李劲涛还是在殷南珊面前把这话说了出来,忙道:“不不不,李总,我真干不了这活。”他见到殷南珊盯着自己看,知道她已起了疑心,以为是自己请李劲涛出面说情的,可又不知该如何解释,立时急得额头上渗出汗来,殷南珊瞧着他,忽的一笑,说道:“杜慎言,你这么紧张干什么,你今天来,就是为了这个?”
  “不......不是,不是的!”杜慎言干咽了一下,越发的语无伦次了:“我是有事情汇报,不是要做工维,李总......李总是在开玩笑。”李劲涛见了他的样子,哈哈大笑起来,对殷南珊笑道:“那好吧,殷总,你们忙,我先走了。”他起身在杜慎言的肩上拍了拍,又朝殷南珊一点头,这便出门离去了。
  其实杜慎言的性格,经过这段时间的几次接触,殷南珊是有所了解的,她倒不相信李劲涛说的话,是出自杜慎言的主意,李劲涛走后,两个人沉默了一会儿,见杜慎言兀自局促着不说话,殷南珊便笑了笑,问道:“你有什么事情要汇报?”
  杜慎言怔了怔,在心里略微组织了一下,便将昨日和金安生以及任忠勤商量之事,详细说了一遍,殷南珊越听越是恼火,待他说完,脸色已是不虞,沉声说道:“杜慎言,你有没有搞清楚状况?还要我和你说多少遍?你的这种行为已经是变相行贿,违规违法了,你是做过警察的,知道违法的后果是什么吧,怎么还这么稀里糊涂的?”
  杜慎言想了想,说道:“殷总,这算不得违法吧,我们是正常卖货,他们要拿钱,也是拿他们自己的钱,跟我们有什么关系?”殷南珊冷笑道:“他们是监守自盗,你就是帮凶,怎么不违法了?”杜慎言说道:“那我们不做,别人家也会做的。”殷南珊的回答很干脆:“那就由别人家做去,在我这里行不通。”
  杜慎言无言以对了,殷南珊这样的态度,他不是没有料到,只是想着碰碰运气,说不定殷南珊会看在一百多套空调的份上,能够网开一面,可惜事实证明,他想多了,殷南珊一如既往的铁口铁面,连一丝商量的余地都没留下,他叹了口气,说道:“殷总,不是我稀里糊涂的非要这么做,你看我那儿,活人见不到几个,打草搂兔子倒能搂到不少,也就指望着那几家工厂,能做点生意了,你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咱们营业部的几个人总要吃饭的呀。”
  殷南珊见他一脸的沮丧,不由得笑了,身子往后一靠,从抽屉里摸出一块大白兔奶糖,朝杜慎言递了递:“你要不要?”杜慎言被她这个亲昵的小举动,弄得有点受宠若惊,还是摇摇头说道:“谢谢殷总,我不吃糖!”殷南珊将糖纸剥了,塞进自己嘴里嚼了两下,感觉良好,说道:“杜慎言,你想要把营业部的业绩做上去,这样的心情我能理解,不过凡事欲速则不达,你没干过销售,不知道这商场上的水有多浑,有时候跨一步出去容易,想要再缩回来,这脚上的脏水可就甩不干了,这样说吧,生意人人会做,各有巧妙不同,与其说是巧妙不同,我倒认为是做人做事的理念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