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路城记》——谨以十年的时光,祭奠曾经走过的足迹!  作者:红茶加糖不加奶  分类:[都市]  
  第七十章:起弦声不知其雅意

  经过九月底、十月初,连续不到二十天的促销活动,营业部里五个人都累得够呛,杜慎言便有意调整了作息时间,尽量给大家多一点休息,今天是星期天,店里只剩下他和谢春芳两个人在,也没什么生意,昨天晚上,听杜林说黄永泰和刘沁要到家来做客,他坐在办公室里浏览了一下网页,瞅着时间差不多了,便往家里拨通了电话。
  听杜林嚷嚷着要养狗,杜慎言也觉得好笑,说道:“咱家那么小的地方,养条狗难道跟你睡呀,我住的那地方,养条狗还差不多,要不我替你养得了,等你放了假,可以来爸爸这儿玩段时间,一样的培养爱心,对不对?”杜林虽然还不十分满意,但父亲提出的这个折衷方案,也算是能够接受了,便道:“老爸,你打算养条什么狗呀?”杜慎言笑道:“我还没想好,等我想好了再告诉你,反正老爸答应你就是了,哎,杜林,你干爸爸到咱家了吗?”
  杜林看了黄永泰一眼,叫道:“干爸爸!”他把话筒举给了黄永泰,黄永泰接过来冲杜林做了个鬼脸,然后笑道:“慎言啊,最近怎么样,还好吧?”杜慎言笑道:“好,当然好了,恭喜你啊,我听说你已经到分局了?”黄永泰哈哈笑道:“你的消息蛮灵通的嘛,我才到分局一个星期,昨天晚上请他们吃了一顿饭,可惜你不在家,这酒喝的没咱们以前那个味道了。”杜慎言笑道:“我也是听徐鹏说的,喝酒不着急,等我回了路州,再把大家叫一块儿,好好的为你庆祝庆祝。”
  二人笑过了一阵,黄永泰又问:“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回来,一定要到春节前吗?”杜慎言想了想,笑道:“估计是的,我下个月就要过试用期了,现在除了负责门店的销售,还要负责售后工维,不过倒挺有意思的,前段时间,我跟在人家工维队后面,也算是正正经经上了两天课,学到了不少绝活,这隔行如隔山啊,一点儿都不假。”
  黄永泰笑道:“哟,看来你是长本事了,怎么着,准备自己拉队伍干啦?”
  “不行,不行!”杜慎言笑道:“我这三脚猫的功夫,也就是应付应付我这里的差事,跟人家专业的比不了,我的精力还是得放在销售上头。”黄永泰说道:“有什么比不了的,多干几次不就会了,依我看呐,做工维虽然苦了点,但比做销售要省心不少,你要是能拉起自己的工维队伍来,不比你这个门店经理强多了。”杜慎言心中一动,忽觉黄永泰这话也不是没有道理,他自己的性格他自己明白,是宁可多跑十里路,不愿多想一桩事,吃苦受累什么的他都不怕,怕就怕多动脑子,遇到麻烦事,一个头就要变成两个大。
  杜慎言正与黄永泰通着话,忽见房门一动,金安生走了进来,他连忙起身和金安生握了下手,一边示意他在椅子上坐了,一边在电话里说道:“永泰啊,我这儿有点事,回头咱们再聊,好,好,拜拜!”见他放下电话,金安生笑道:“杜经理,倒是难得见你这么闲啊,今天不用出门送货了?”杜慎言哈哈一笑,说道:“要是天天都有大件送,我就快笑死了,哪儿还用坐这儿发愁呢?哎,金总,空调和冰箱都已经用上了吗,没什么问题吧?”
  金安生笑着一摆手,笑道:“这一批是台干宿舍,人都还没来呢,哪有这么快用上的,不过,我想应该是没什么问题。”说着,他略略一顿,身子往前一倾,刚要再说,谢春芳端了一杯茶进来,金安生双手接过,朝谢春芳笑了笑,道了声谢,又扭头对杜慎言说道:“杜经理,我今天来呢,是有件事和你商量一下。”
  杜慎言直了下身子,笑道:“金总,有什么事你尽管吩咐,我们一定服务到位。”
  金安生笑道:“吩咐可不敢。”他看了一眼谢春芳,谢春芳立刻会意,将房门掩上退了出去,金安生接着说道:“是这样的,杜经理,前面那二十套电器,是为台干宿舍准备的,另外还有两幢员工宿舍楼,算上几个车间里的,大概还需要一百五十套左右的空调,你看如果是这个数量的话......”杜慎言激动地站了起来,忙道:“没问题,肯定没问题,这批空调你们打算什么时候要?”
  金安生笑道:“杜经理,你先不要着急,听我把话说完。”
  杜慎言发觉了自己的失态,讪讪的笑了笑,重新坐下来,金安生喝了口茶,用手拈去嘴边的一片茶叶,轻轻地放在桌上的烟灰缸里,笑道:“杜经理,咱们已经合作过一次了,你们的产品和服务,各个方面我都很满意,不过这次的一百多套空调,和上次的那二十套有点不一样,是由甲方直接采购的,我可以帮你介绍,但决定权不在我这里,所以采购的条件和价格,都需要你和甲方重新商定。”
  杜慎言一愣,说道:“金总你的意思,是介绍我直接去和甲方谈?”
  金安生端着茶杯,沉吟了一下,笑道:“杜经理,你晚上有没有空,要没什么事的话,我今天就可以把甲方的任总约出来,咱们大家一起吃顿饭,再去唱个歌嗨皮一下,你只要能把任总搞定了,那这一百多套的空调,就一切喔凯了。”
  吃饭也好,唱歌也罢,这些都不是问题,问题是费用从哪里出,金安生是中间介绍人,那个什么任总是甲方代表,于情于理,所有的花销,自然都要着落在杜慎言的身上,他不禁犯起了踌躇,他做这个营业部经理,每个月的报销额度,最高不过两千多元,而且仅是针对一些日常开支,就连交给窦国兴的那两百块收据,到现在还躺在他的抽屉里,倘若按照金安生所说,先吃饭后唱歌,少说也得一两千块,这一晚上“嗨皮”一下,就要砸进去他大半个月的工资,甚至还未必能够,实在是肉疼,可若是拒绝金安生,这么大的一笔单子,难道就拱手送给别人,而且错过了这个村,下个店就不知道在哪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