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路城记》——谨以十年的时光,祭奠曾经走过的足迹!  作者:红茶加糖不加奶  分类:[都市]  
  黄永泰问道:“调工作,他不是在久保上班的吗?现在不在了?”
  刘沁笑道:“还在久保,换了个部门,他原来不是个科长嘛,现在不做了,调到技术开发部,做了个什么项目组长,我都是听慎言妈说的,她也弄不清楚到底怎么回事。”
  黄永泰笑道:“这没什么奇怪的,杜慎行这小子比慎言鬼坏多了,他要是到了哪儿三天不折腾,那才是稀奇事呢,都是一个妈生的,差别这么大,说出去别人都不信。”他想着又笑了起来,说道:“就说杜慎行找的那个女朋友吧,规规矩矩的,模样儿也不差,可要比林凡强多了,这男人找媳妇啊,还得要规矩一点的,要不然这家里不会太平。”
  刘沁倚在门上,似乎在回忆李倩长什么模样,片刻,也点了点头,笑道:“李倩那姑娘是不错,看得出来对杜慎行也好,就是稍微老实了点,她以后怕是降不住杜慎行。”黄永泰笑道:“咦,你连这都知道了?神了呀,我看降不住的好,老杜家不能出两个软耳根,慎言要不是遇到林凡,或许现在就不一样了。”
  刘沁笑道:“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当初慎言和林凡谈恋爱的时候,你不也说林凡好,怎么正话反话都由你说了,你这人到底有没有谱?”黄永泰失笑道:“我那是不知道他们两个前面那回子事,我要是早知道了,肯定不会赞成慎言和林凡结婚。”刘沁说道:“就算有那回子事又怎么样?慎言都不说什么,你跟着着什么急?”
  黄永泰看了妻子一眼,叹气说道:“问题不是这个,我一开始也纳闷来着,你说林凡这模样吧,跟个仙女似的,又是个硕士生的学历,她怎么就能瞧得上杜慎言的,后来他们俩结了婚,老爷子整天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我还去劝老爷子,干嘛非得和自己儿子媳妇过不去,老爷子这才告诉了我实情,所以要说林凡嫁给杜慎言,那就不叫爱情,你想这样的婚姻会长久吗?慎言糊涂,林凡也糊涂,她压根儿就没想清楚,自己肯不肯和杜慎言白头到老,后来她倒是想清楚了,不就闹出了那些个事情吗?”
  刘沁觉得话题有点沉重了,挥了挥手,说道:“你赶紧洗吧,我去睡觉了。”黄永泰放下浴帘,缩回了身子,重新泡进水里,本想再躺一会儿,忽然感觉水温有点凉了,赶紧拿了毛巾,在身上搓了起来。
  次日一早,黄永泰先去了一趟银行,将三万元转进了司晓飞的账户,然后发了条短信给司晓曼,不一会儿,司晓曼回了短信,上面写着,谢谢黄哥,我会让晓飞尽快归还。黄永泰想了想,又发了一条短信,不用着急,等他有钱再说,你不用催他。司晓曼再次回了过来,知道了,黄哥,我心里都明白。黄永泰盯着这条短信看了半天,似乎觉得司晓曼这话里隐有深意,又含而不露,应该是与他彼此心照不宣,不由得乐滋滋的,像是吃了一口蜂蜜,一直甜到了心里。
  下午,黄永泰带了一条中华出门,和刘沁去超市买了点零食和补品,刘沁还拎了两条活蹦乱跳的鲫鱼,这才赶到了杜家,蒯秀英在厨房里忙着晚上的饭菜,杜禀实则坐在客厅里,眯起眼睛听收音机,见到黄永泰和刘沁来了,他连忙起身,叫蒯秀英泡茶。
  刘沁忙道:“不用,不用,我们自己来。”说着,她把两条鲫鱼拎到了厨房里,蒯秀英笑道:“哎呀,叫你们来吃饭,你怎么还自己买菜了。”刘沁笑道:“我和永泰去超市的,刚好看见这鲫鱼不错,就顺便买了两条,由着晚上炖汤吃,杜林不是最爱喝鱼汤吗?”她一边翻着柜子找茶叶,一边又问:“哎,杜林呢,怎么没见到他人?”
  蒯秀英笑道:“出去和其他孩子玩了,一到星期六日啊,我就管不住他了,满世界的放鹞子。”刘沁笑道:“孩子嘛,都这样,他们这个时候不玩,什么时候玩?”蒯秀英将那两条鲫鱼,放到了池子里,用水冲了冲,拿起菜刀就要刮鳞,又见刘沁往两只杯子里放茶叶,忙扔下刀,说道:“水不太开了,我再来烧一壶。”刘沁把手一抬,笑道:“我来,我来,这家里我熟得很。”
  这边刘沁和蒯秀英在厨房里张罗着,那边黄永泰和杜禀实坐在客厅里也聊开了,黄永泰把一条中华烟递给杜禀实,杜禀实眉开眼笑的接了过来,拿在手里看了看,笑道:“哎呀,你怎么又送烟给我呢,这怎么好意思啊。”黄永泰另取了一包中华拆开,分了一根给杜禀实,又替他点了火,笑道:“您老跟我还客气什么,我这香烟用不着自己掏钱买,我也抽不完,拿过来孝敬您老不是应该的嘛。”
  杜禀实吞雨吐雾了一会儿,叹道:“永泰啊,人家都说儿子是自己的好,我怎么就没这个命呢,慎言要能有你一半懂事......”黄永泰一听他这话头又来了,急忙打了个岔,笑道:“我听刘沁说,今天慎行也要回来的,是吗?”杜禀实笑道:“是啊,他现在换了新工种,这孩子也不让人省心,你说在供管部干得好好的,非要换到技术部去,这搞技术不是不好,就是太死板了,哪儿有在供管部活络啊,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黄永泰呵呵笑道:“慎行的脑子灵光,他换了新工种,一定有他的道理,你就不要替他担心了,要我说呀,你只管和伯母两个人,把身子养养好,其他的都不要太操心了,你们能够长命百岁,就是他们两个小辈最大的福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