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路城记》——谨以十年的时光,祭奠曾经走过的足迹!  作者:红茶加糖不加奶  分类:[都市]  
  雨越来越大,方三民抹了把脸上的水,伸手去摸自己的枪,可惜泡在水里久了,已不能再用,他又歇了歇,这才打起精神,从一名日本兵的步枪上,卸下刺刀,插在腰间,又将那日本兵的尸身翻了个遍,想找点干粮充饥,结果干粮没找到,竟摸出了两块银圆,这让方三民既欣喜又失望,银圆固然是个好东西,但这会儿肚子饿得咕咕直叫,就算是两块金元宝,也不如两张大饼来得顶用。
  不过,不大的工夫,方三民就在另一名日本兵的身上,找到了几块压缩饼干,因为包装完整,并没有受到雨水的影响,方三民一边狼吞虎咽的吃着饼干,一边把那两枚银圆拿在手里掂量着,心想,这么多的死日本兵,好好找一找,肯定还能找到不少的“宝贝”,以前打扫战场的时候,好东西全被上头拿走了,这次自己大难不死,想必也该发点小财了。
  方三民肚子打了底,也有了力气,便挨着个的摸起尸体来,不管是日本兵还是自己人,统统不放过,摸了近一半下来,收获还真是不小,银圆、法币、项链、戒指、手电和干粮,还有一柄手枪,他又找来一个军用背包,将摸来的东西一股脑的都装了进去,只把那柄手枪和先前那把刺刀别在了一起。
  就在一棵大松树的下面,一名国军士兵趴在一名日本兵的身上,背后有几处弹孔,瞧这样子,他是在杀死那名日本兵的同时,被人开枪偷袭了,方三民扒开战友的尸身看了一看,和别的人一样,脸上污淖不堪,已认不出本来面目,方三民探手在他身上摸了摸,什么都没有,刚想掉过头来,想去摸那个日本兵,谁知那日本兵竟然“嗷”的叫了一声,接着就不住的咳嗽起来,吓得方三民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等他反应过来,拔出刺刀,扑上前去,想要再将他刺死,已经来不及了,日本兵就地一滚竟让了过去,嘴里叽里呱啦的乱叫乱嚷,方三民一击不中,也听不懂他在说些什么,又取过手枪,对着他连连扣动扳机,却只听“咔咔”两声,手枪居然卡了壳,方三民暗骂,什么他妈的破玩意,就是这么一耽误,日本兵爬起来,就朝山上的树林中跑去,方三民气得将手枪一摔,跟在后面直追过去。
  雨下了这么久,山坡上的泥土又湿又滑,两个人一前一后,跑两步摔一跤,跌跌爬爬的进了树林,有了树荫的遮蔽,雨倒是小了点,但四周更加的目不能见了,不知跑了有多久,日本兵慌不择路,居然一头撞在了树上,捂着脑袋眼见是跑不动了,方三民跟了上来,也是气喘吁吁的,一手撑着膝盖,一手执着刺刀,指着日本兵笑道:“咳咳......你跑呀,怎......怎么不跑了,撞死你个......小日本王八羔子,咳咳......”
  日本兵蹲在地上,一字一顿的说道:“我......投......降......”
  “啊?”方三民一愣:“你说什么?投降?老子不抓俘虏,老子只要你的命。”
  他说得又快又急,日本兵不能完全听懂,但从他的语气里,也猜到意思了,顿时“呜呜呜”的哭了起来,方三民大吼一声:“不准哭,你这个小日本王八羔子,怎么娘娘叽叽的,还他妈的武士道,我看是臭娘们道差不多。”说着,他不想再多说废话了,两步跨上前去,就要手起刀落,结果了日本兵的性命。
  日本兵蜷缩着身体,一副可怜兮兮任人宰割的样子,口中喃喃自语“妈妈......妈妈......”全世界的语言,唯一通用的词,大概就是“妈妈”了,这是人类最朴质、最真挚的情感,无关国籍、民族和信仰,方三民的刺刀挥到了一半,忽的停住了,他自从军以来,大小战斗几十场,杀死的敌人为数不少,但从来没有对手无寸铁、束手就擒的人下过手,又听这个日本兵将死之前,犹在呼唤着妈妈,顿生恻隐之心,可转念一想,日本鬼子侵略中国,咱们死在鬼子屠刀下的同胞还少吗?方三民你太糊涂了,于是把心一横,恨恨地说道:“你不要怪我心狠,怪只怪你不该来咱们这里。”说着,他再次举起刺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