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路城记》——谨以十年的时光,祭奠曾经走过的足迹!  作者:红茶加糖不加奶  分类:[都市]  
  钱明明叹道:“杜科长,我是觉得你操之过急了点,我告诉你这些事,是想让你心里有个数,不至于被人卖了,还要替人数钱,但你又何必这么快和他撕破脸呢?再怎么说,他王希耀也是你的直接领导,他要给小鞋你穿,可是什么法子都能想得出来的。”
  杜慎行想问的也正是这个,便问:“你觉得他能想什么法子?”
  钱明明愣了一愣,摇头说道:“这个我不知道,不过我可以肯定的说,王希耀这个人,其实是没多少主见的,不仅目光短浅,而且优柔寡断,你真正所要担心的,应该是吴士宏,你这次把坤成的老皮放进来,就是动了吴士宏的奶酪,王希耀或许能和你妥协,但吴士宏绝不会的,除非你能把他彻底踢出久保,否则他一定会跟你没个完。”
  杜慎行侧头想了想,说道:“你是说王希耀的这些主意,都是吴士宏在后头出的?”
  钱明明笑道:“这还用说嘛,就包括让我来贿赂你,也百分之百是他的点子,他不但要除掉你,还要除掉我。”说着,他目光幽幽,又叹了一声道:“事到如今,我也不怕和你挑明了说,要不是他吴士宏不仁在前,我也不会不义在后,你们之间的这趟浑水,本来跟我没多大的关系,我只想做好我的小生意,可他非要把我牵扯进来,那我也不能明知道是火坑,还要闭着眼睛往里跳,杜科长,我已经是无路可退了,吴士宏和王希耀都恨不得要吃了我,不过这样也好,我也懒得再跟他们虚情假意,我现在看见老吴那张嘴脸就想吐。”
  钱明明这话虽半真半假,但最后那几句倒是没说谎,随着杜慎行和王希耀的公开决裂,会湘园那儿他是不敢再去了,打过一次电话给王希耀,他还有没开口,王希耀就兜头盖脸的骂开了,他今天和杜慎行说这些,故意彰显自己之所以告密,实是被迫无奈的尴尬境地——不是我一定要和你杜慎行站在一起,而是切身利益所致,不能不和你站在一起。
  钱明明的意思,杜慎行自然听得出来,经过和王希耀几个回合的较量,他深深感到自己的势单力薄,他需要几个像样的队友,如果说皮根生和王、吴二人势不两立的话,钱明明则还需要再观察,不是他疑心太重,而是现实教育了他,想要长久的生存下去,就要学会逢人且说三分话,未可全抛一片心。
  不过这些都还不是最重要的,就眼下的局势而言,这次要不是渡边正一的力挺,他杜慎言很可能在和王希耀的较量中,早已败下阵来,所以,说一千道一万,渡边正一才是最关键的那一环,但是,渡边正一能够帮他一回,会不会再帮他第二回,这就是个未知数了,要想进一步获得渡边正一的信任,那就得拿出像样的成绩来,证明自己给他看。
  杜慎行的思维,不断地跳跃着,钱明明见他沉默不语,似乎在权衡着什么,难以做出决断,便也不说话了,只干干的喝着茶,过了好一会儿,杜慎行才点了点头,说道:“钱哥,你的难处我都知道,我也不是要和王希耀撕破脸,我做的这些,说到底,都是从公司的角度出发的,皮根生也好,吴世宏也好,对我来说没有区别,谁的货优价廉,就应该从谁那里采购,难道不是这个道理吗?至于吴世宏怎么想,那我也管不了,钱哥,我没把你当外人看,我就想告诉你一句心里话,我杜慎行做事,向来喜欢光明正大,你要做我的朋友,那咱们就什么事都撂在桌面上说,不要搞那些龌龌鹾鹾的鬼伎俩,不过,眼下这种情况你是知道的,别说你无路可退,我自己也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说不定哪一天,就被人一脚踢开去了,所以我现在对你承诺再多,也是不作数的,除非我能在供管部彻底站住了脚,到那时我才能有资格说,只要我在供管部一天,久保的供应商体系,就有你钱哥的一席之地。”
  钱明明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表示理解,然后两只手按在茶杯上,笑道:“我看人不会错的,我对你有信心,但是,你还是要小心一点,吴世宏那只老狐狸,实在不好对付。”
  十月二十日,是山景翠苑奠基的好日子,一大早杜慎行就被李倩拽出了门,来到楼下,上了一辆七人座的别克商务车,车上还有三个人,分别是丁静、殷鸿辉和邵书菡,杜慎行一个也不认识,迟疑了一下,坐在驾驶座上的丁静回头瞧他,笑道:“哟,大帅哥呀,表姐,你的眼光绝对一流的。”李倩脸上一红,啐道:“闭上你的臭嘴,再敢多说一句话,看我不撕烂了它。”丁静夸张的把嘴一捂,装出一副惊骇的神色,扭过头去发动汽车,殷鸿辉和邵书菡都笑了起来。
  去山景翠苑观礼,是李倩和杜慎行早就约好了的,因为路程较远,所以李倩便让丁静开车绕了个道,把杜慎行一起接上,此时的殷鸿辉也已进了地产公司任职,他是公司的副总经理,更是第一次以东道的身份,参与这样的奠基仪式,于是显得格外的兴奋,一路上,他和丁静两个人几乎说个没停,又是今天某某领导要到场了,又是路州这两个月的房价,还在继续上涨了,又是风险投资、资金运作了,说的是口沫横飞,滔滔不绝。
  杜慎行对这些话题,没有多大的兴趣,可又不得不应付着说两句,聊着聊着,话题便聊到了杜慎行身上,殷鸿辉听说他是化学材料专业,忽然问道:“路州大学的王文凯,你应该认识吧!”杜慎行一愣,笑道:“那当然认识,他现在是系主任嘛!”
  殷鸿辉点点头,说道:“确切的说,他应该是路州大学,史上最年轻的系主任,很了不起的一个人,上次也不知道是哪个傻逼,还写信实名举报他,真是癞蛤蟆跳到秤盘里,不知自己几斤几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