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路城记》——谨以十年的时光,祭奠曾经走过的足迹!  作者:红茶加糖不加奶  分类:[都市]  
  杜慎行见此奏效,故意又长叹了一声,好似生无可恋,说道:“领导给小鞋穿呗,有些事我不告诉你,是不想你为了我担心,你是知道的,我这个人眼睛里揉不得沙子,公司里头那些乱七八糟,我不想跟他们同流合污,自然就要遭到排挤了。”
  李倩拿起茶几上的面纸,擤了一下鼻涕,低声说道:“慎行,我被你吓到了,我以为你不要我了,你以前从来没有对我这样过。”
  杜慎行往她身边挪了挪,顺势将她搂住了,笑道:“你是不是傻啊,我怎么会不要你?你这么漂亮,这么聪明,还这么温柔,我不要你了,上哪儿去找个一模一样的?我就是把你当作我最爱的人,想着你能理解我,所以心里头烦了,才不小心对你大声了点,换做别人,我连说都不会说的,难道你和别人就没区别了吗?”
  李倩破涕为笑,靠在他的怀里,撒娇的摇了摇身体,说道:“公司的领导排挤你,那你怎么办?”杜慎行抚着她的头发,笑道:“不怎么办,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是不会求他,他想要把我赶走,也没那么容易,大家较较劲呗,看谁厉害。”
  李倩“嗯”了一声,她对杜慎行的能力,是有绝对信心的,忽然想起两个人还没吃饭,抬起头笑道:“你饿了没有?我们是出去吃,还是我现在给你做?”杜慎行见她脸上还留着几道泪痕,不禁怜惜之心大起,伸手摸着她的脸,说道:“我们出去吃吧,你就别忙了。”
  李倩问道:“那我买了那么多菜怎么办?”
  杜慎行哈哈笑道:“留着呗,你要愿意啊,可以等咱们吃完了,再回来做不迟,咱们晚上两个人吃一顿烛光晚宴!”
  李倩大喜,仰起脸在他嘴上亲了一下,笑道:“这可是你说的,我要你今天一天哪儿都不准去了,就陪着我,我一定把你服侍的开开心心。”
  住进煤球厂仓库的杜慎言,在度过了最初几日的忙碌和不适应后,总算渐渐安定下来,经过一番接触和了解,杜慎言才知道,看门的老汉名叫卞搏虎,在他十几岁那会儿,确有搏虎擒狮之力,可惜不学无术,整日游手好闲,是十里八乡出了名的恶棍流氓,又因为家里穷得叮当响,到了儿也没讨上个媳妇,后来麋林解放,他改邪归正参加了解放军,隶属华东野战军某部,五零年朝鲜战争爆发,又随着部队入朝参战,身受重伤,是被战友从死人堆里扒出来的,而他是他所在的连队里,唯一的一位幸存者。
  听老人说了许多往事,杜慎言不禁唏嘘不已,在老人看来,和他那些永远长眠于朝鲜战场的战友相比,他是幸运的,而在杜慎言看来,和失去一条右腿,身上至今嵌着三枚弹片的卞搏虎相比,杜慎言又是幸运的,自己遭遇了再多的不公平,再多的坎坷磨难,至少是四肢健全,来去自如,不用担心走夜路看不清道,连摔几个跟头,更不用担心下雨刮风时,浑身疼得牙齿咬出血来。
  老人告诉杜慎言,他今年快八十了,自从送走了父母双亲,他就孑然一身,了无牵挂,地方政府发给他一个月四千多的养老金,他本可在家颐养天年,可就是闲不住,所以才到这里做起了门卫,也许是见过了太多的生死离别,所以和平年代的一切,他都觉得弥足珍贵,他总觉得现在的年轻人太不知足,把钱看得太重,殊不知人这一辈子,比钱更重要的东西,实在太多太多。
  杜慎言在他的眼里,自然就是年轻人了,他理解老人的心态,却又有一份自己的考量,钱虽然不能看得太重,但若是没了钱,那就是生不如死了,不过这些心里话,杜慎言不会去和老人争论,因为没有任何必要,他现在唯一所要考虑的,就是联浩路营业部的业绩,虽然有三个月的豁免期,但三个月以后呢?若是不能交出满意的答卷,不用殷南珊来下逐客令,他自己就没脸面再呆下去了。
  联浩路营业部开张的那天,殷南珊亲自来剪了彩,又再次当着四名员工的面,强调了杜慎言这位经理的绝对权威性,用她的话说,不要以为你们都是老员工,而杜经理是新来的,你们就可以阳奉阴违,当面一套背后一套,杜经理虽然以前没有做过销售,但是他比你们都年长,又是路州总公司直接派遣下来的,这就是宝贵的资历,如果杜经理向我反映,你们中间有谁和他唱反调,我是什么样的做事风格,我想不需要再多说了吧!
  杜慎言虽然感激殷南珊对他的支持,但她这样强势的做派,杜慎言总觉得不是太舒服,在杜慎言的理念里,经理也好,员工也罢,大家都是同事,都是为了公司工作,充其量就是分工上稍有不同,非要把人分成三六九等,不但不利于团结,而且太过霸道,反而会引起一些矛盾,当然,当着殷南珊的面,他是不敢反驳的,只好等殷南珊坐上韩慨的小车,离开营业部之后,才笑着招呼大家简单开了个会,好在经过几天的相处,杜慎言已经没有初来咋到时的紧张了,会上他一再表明态度,希望大家同心协力,献计献策,不分彼此的为联浩路营业部贡献自己的力量。
  可是,现实一如既往的残酷不仁,开张三天,除了几个装潢工人来买了一只电饭煲外,竟再没卖出去一样电器,倒是送来了几只需要维修的小家电,杜慎言有过心理准备,开业之初生意会淡一些,但是没想到会淡到这种地步,他又急急忙忙召集大家开会,问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想,谢春芳第一个开了口,将一盆冰水,从杜慎言的头上一直淋到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