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话说英国两千年——从凯尔特人的氏族部落,到盎格鲁萨克森人的大英帝国  作者:大军冯毅  分类:[历史]  
  3,北美独立
  
  经过七年战争,英国击败法国,北美大片地区,归于英国统治。在当时看起来,所向无敌的第一帝国似乎江山永固,但是,帝国建立仅仅十几年,就出现了纰漏。由于在战争中耗费太大,英国政府急于向英属美洲征税,以解决一部分经济压力。
  
  乔治三世决心让殖民地负担帝国的一些费用并在新大陆的防御中出一份力量。这个决定有充分的理由。英国提供了同法国斗争所需要的大部分人力和财力,保护了殖民地,也保证了它们的生存。英国政府的用意其实无可厚非,但采取的方法不够谨慎。
  
  1764年,英国财政大臣格伦维尔颁布了《糖税法》,对输入英属北美的糖和纺织品等生活必需品课以重税,这无疑加重了北美人民的负担,引起了北美人民的强烈不满。
  
  1765年,英国政府又颁布了《印花税法》,规定凡在北美出版印刷的报纸图书乃至商业文件,一律征收印花税,这更激起了北美人民的激烈反抗。印花税必须以黄金交纳,而北美人本来就需要黄金来弥补对英贸易的逆差。在这一冲突中,美洲殖民地比较强硬的反对势力渐渐浮出水面,开始进行有组织的反抗。马萨诸塞的塞缪尔?亚当斯和约翰?亚当斯堂兄弟等未来的革命领袖渐露头角。
  
  英王乔治三世在1760年之后,抛开党派,独自积极处理国事,他颇有勇气,亦甚固执,因而使政府的态度更加强硬。
  
  英国在美洲殖民地的驻军大部分在波士顿。波士顿市民对这些英军非常仇视。在塞缪尔?亚当斯等人的鼓动下,这些穿着猩红色军服的“龙虾”兵处处受到侮辱和嘲弄。1770年3月,波士顿的一些市民不断用雪球击打海关门前的一名英军哨兵,引起一场骚动。在混乱与喧嚣声中,一些士兵开了枪,造成伤亡。此即为“波士顿惨案”。
  
  马萨诸塞殖民地和弗吉尼亚殖民地等地的革命者建立了委员会,一系列类似的机构迅速应运而生。发动叛乱的有效机器悄悄地建立起来了。1772年6月,他们在罗得岛附近烧毁了英国皇家缉私船“加斯比号”。
  
  不过,直到此时,美洲殖民地的相当一部分人,仍然未下决心从英国分离出去。殖民地驻伦敦代表本杰明?富兰克林在1773年写道:“我们当中似乎有些人主张立即分裂,我认为,如果谨慎行事,我们会由于力量不断壮大而达到巩固的地位,我们的要求也就必然得到满足;反之,假如在条件尚未成熟时发动斗争,我们就可能失利,被镇压下去……此外也应记住,这个新教国家虽然最近不够友好,但毕竟是我们的母国,她是值得维护的。她在欧洲力量天平上的份量和她的安全,可能在很大程度上依赖着我们和她的统一。”
  
  尽管发生了“波士顿惨案”、火烧缉私船的暴力行动和贸易方面的争吵,亚当斯等人煽动起来的骚乱却开始平息下去。就在这时,当时担任英国首相的诺思勋爵却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
  
  此时,英国的东印度公司由于经营不善,濒于破产,英国政府被迫出面挽救。国会通过了一项法案,授权东印度公司将其大量积压的茶叶直接运往美洲殖民地,不交进口税,由它自己的代理人经销。实际上,这是把垄断权交给了东印度公司。美洲殖民地立即发出强烈的抗议。激进派谴责这是侵犯他们自由的行为。商人面临着破产的威胁,从英国海关运输茶叶的美洲船主们以及为他们销售茶叶的经纪人也将失业。这个法案使殖民地最终形成了反对英国的统一意见。
  
  1773年12月,一批东印度公司的茶叶运输到波士顿港口,波士顿人大怒,化装成印第安人,悄悄摸上船去,将茶叶全部倒入海中。
  
  塞缪尔?亚当斯的堂弟、未来的美利坚合众国第二任总统约翰?亚当斯写道:“昨夜有三船武夷茶被倒入大海。……这是独一无二的壮举。我无限钦佩爱国者的这一崇高的行动。销毁茶叶的行动如此大胆、果断而坚定,必然会产生深远的重要影响,因此我不禁视之为历史上的一个里程碑。”
  
  事件爆发后,英国人企图以高压政策逼迫北美人民就范,这更激怒了北美人民。因领导了七年战争胜利而受封为查塔姆伯爵的老皮特,主张和解,可是他此时年事已高,而且也不在决策核心中。国会颁布了一系列“强制条例”,勒令马萨诸塞殖民地的议会休会,宣布这个殖民地归王室直接控制,关闭波土顿港,规定这个殖民地的法官从此概由国王任命。这个条例还宣布,军队将分布到各个殖民地去维持秩序。英国政府企图以此镇压反抗势力,结果适得其反。
  
  1774年,英属北美各殖民地在费城召开了第一届大陆会议。这一年十月,各殖民地开始组织民兵,随时准备以武力反抗英国的严酷统治与镇压。北美人开始搜集军事装备和炸药,从政府军那里夺取火炮,派人到国外购买武器。英国政府要求法国和西班牙禁止向美洲殖民地出售炸药,结果遭到拒绝。荷兰商人把炸药装在贴着“酒精”标签的大玻璃瓶里,用船运到美洲殖民地。
  
  1775年4月19日,英军准备逮捕塞缪尔?亚当斯,并夺取北美人的军火库。波士顿人民在来克星顿上空打响了独立战争的第一枪,来克星顿枪声拉开了序幕,爆发了历时六年的北美独立战争。
  
  1775年5月,美洲殖民地在费城召开第二届大陆会议。代表们是德高望重的律师、医生、商人和地主,他们对形势的发展感到紧张。开始,代表们不敢建立军队,担心它象克伦威尔的铁甲军那样,在它的缔造者头上专横跋扈。
  
  许多人仍然希望同英国讲和。但是爵士威廉?豪将军正率领英军渡海而来,5月17日,英军与北美人在波士顿布里兹山展开激战。双方都死伤惨重。北美人虽然撤退,但是,他们在很长时间里顶住了正规军的进攻,消灭了三分之一的敌人,用鲜血否定了北方佬是胆小鬼的论调。英军攻占了山头,但殖民者赢得了荣誉。大西洋两岸的人们都感到,一场殊死的斗争不可避免。
  
  形势的发展使得北美人不能再有任何犹豫了,他们必须建立一支军队。马萨诸塞殖民地请求费城的大陆会议给予援助,打击英国人,并要求任命一位总司令。在总司令的人选问题上,代表们出于政治上的考虑,他们决定任命一个南方人。亚当斯看中了代表中一个身穿军服的人,他就是弗吉尼亚殖民地芒特弗农村的乔治?华盛顿上校。这个一帆风顺的庄园主参加过打击法国的七年战争,解救过出师不利的英军部队。代表中只有他打过仗,虽然那只是边界战斗中的几次小仗。于是,美洲殖民地的所有武装力量都交给他指挥。人们的意志将接受伟大的召唤,而乔治?华盛顿则具有天生的坚定意志。 从此,华盛顿率领大陆军,开始了与英军的长期作战。
  
  1776年7月4日,北美各殖民地联合发表《独立宣言》,正式宣布脱离英国而独立,并宣扬了“天赋人权”“主权在民”的伟大思想。美利坚合众国诞生。世界历史掀开了新的一页。
  
  《独立宣言》,长久地在人类历史上闪耀着光辉,主要内容如下:
  
  
  独立宣言
  
  1776年7月4日   
  
  大陆会议 美利坚十三邦一致通过的宣言
  
  执笔:托马斯?杰斐逊,约翰?亚当斯和本杰明?富兰克林
  
  在有关人类事务的发展过程中,当一个民族必须解除其和另一个民族之间的政治联系,并在世界各国之间依照自然法则和自然神明 ,取得独立和平等的地位时,出于对人类公意的尊重,必须宣布他们不得不独立的原因。
  
  我们认为下面这些真理是不言而喻的:造物者创造了平等的个人,并赋予他们若干不可剥夺的权利,其中包括生命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为了保障这些权利,人们才在他们之间建立政府,而政府之正当权力,则来自被统治者的同意。任何形式的政府,只要破坏上述目的,人民就有权利改变或废除它,并建立新政府;新政府赖以奠基的原则,得以组织权力的方式,都要最大可能地增进民众的安全和幸福。的确,从慎重考虑,不应当由于轻微和短暂的原因而改变成立多年的政府。过去的一切经验也都说明,任何苦难,只要尚能忍受,人类都宁愿容忍,而无意废除他们久已习惯了的政府来恢复自身的权益。但是,当政府一贯滥用职权、强取豪夺,一成不变地追逐这一目标,足以证明它旨在把人民置於绝对专制统治之下时,那么,人民就有权利,也有义务推翻这个政府,并为他们未来的安全建立新的保障,这就是这些殖民地过去逆来顺受的情况,也是它们现在不得不改变以前政府制度的原因。当今大不列颠国王的历史,是一再损人利己和强取豪夺的历史,所有这些暴行的直接目的,就是想在这些邦建立一种绝对的暴政。为了证明所言属实,现把下列事实向公正的世界宣布。
  
  他拒绝批准对公众利益最有益、最必要的法律。他禁止他的总督们批准急需和至关重要的法律,要不就把这些法律搁置起来暂等待他的同意;一旦这些法律被搁置起来,他就完全置之不理。 他拒绝批准允许将广大地区供民众垦殖的其他法律,除非那些人民情愿放弃自己在立法机关中的代表权;但这种权利对他们有无法估量的价值,只有暴君才畏惧这种权利。 他把各地立法机构召集到既不方便、也不舒适且远离公文档案保存地的地方去开会,其唯一的目的是使他们疲於奔命,顺从他的意旨。他一再解散各殖民地的议会,因为它们坚定果敢地反对他侵犯人民的各项权利。在解散各殖民地议会后,他又长时间拒绝另选新议会。但立法权是无法被取消的,因此这项权力已经回到广大人民手中并由他们来行使;其时各邦仍然险象环生,外有侵略之患,内有动乱之忧。 他竭力抑制各殖民地增加人囗,为此,他阻挠《外国人归化法律》的通过,拒绝批准其他鼓励外国人移居各邦的法律,并提高分配新土地的条件。
  
  他拒绝批准建立司法权力的法律,藉以阻挠司法公正。他控制了法官的任期、薪金数额和支付,从而让法官完全从属于他个人的意志。他建立多种新的衙门,派遣蝗虫般多的官员,骚扰我们人民,并蚕食民脂民膏。在和平时期,未经我们立法机关的同意,他就在我们中间驻扎常备军。
  
  他使军队独立于民政权力之外,并凌驾于民政权力之上。他同一些人勾结,把我们置于一种与我们的体制格格不入、且不为我们的法律认可的管辖之下;他还批准这些人炮制的假冒法案,来到达下述目的:
  
  在我们这里驻扎大批武装部队;用假审讯来包庇他们,使那些杀害我们各邦居民的谋杀者逍遥法外; 切断我们同世界各地的贸易;未经我们同意便向我们强行征税;在许多案件中剥夺我们享有陪审团的权益;编造罪名把我们递解到海外去受审;在一个邻近地区 废除英国法律的自由制度,在那里建立专横政府,并扩大它的疆界,企图使之迅即成为一个样板和得心应手的工具,以便向这里的各殖民地推行同样的专制统治; 取消我们的特许状,废除我们最宝贵的法律,并且从根本上改变了我们的政府形式;中止我们自己的立法机构,宣称他们自己在任何情况下都有权为我们立法。他宣布我们已不在他的保护之下,并向我们开战,从而放弃了这里的政权。他在我们的海域大肆掠夺,蹂躏我们的海岸,焚烧我们的市镇,残害我们人民的生命。此时他正在运送大批外国佣兵来完成屠杀、破坏和肆虐的勾当,这种勾当早就开始,其残酷卑劣甚至在最野蛮的时代也难出其右。他完全不配做一个文明国家的元首。他强迫在公海被他俘虏的我们公民同胞充军,反对自己的国家,成为残杀自己朋友和亲人的创子手,或是死于自己朋友和亲人的手下。
  
  他在我们中间煽动内乱,并且竭力挑唆那些残酷无情的印第安人来杀掠我们边疆的居民。众所周知,印第安人的作战方式是不分男女老幼,一律格杀勿论。
  
  在这些压迫的每一阶段中,我们都曾用最谦卑的言辞请求救济, 但我们一再的请愿求所得到的答覆却是一再的伤害。这样,一个君主,在其品行格已打上了可以看作是暴君行为的烙印时,便不配做自由人民的统治者。
  
  我们不是没有顾念我们英国的弟兄。我们一再警告过他们,他们的立法机关企图把无理的管辖权横加到我们的头上。我们也提醒过他们,我们移民并定居来这里的状况。我们曾经呼唤他们天生的正义感和侠肝义胆,我们恳切陈词,请他们念在同文同种的份上,弃绝这些必然会破坏我们彼此关系和往来的无理掠夺。对於这种来自正义和基于血缘的呼声,他们却也同样置若罔闻。迫不得已,我们不得不宣布和他们分离。我们会以对待其他民族一样的态度对待他们:战时是仇敌,平时是朋友。
  
  因此,我们,集合在大陆会议下的美利坚联合邦的代表,为我们各项正当意图,吁请全世界最崇高的正义:以各殖民地善良人民的名义并经他们授权,我们极为庄严地宣布,这些联合一致的殖民地从此成为、而且是名正言顺地成为自由和独立的国家;它们解除效忠英国王室的一切义务,它们和大不列颠国家之间的一切政治关系从此全部断绝,而且必须断绝;作为自由独立的国家,它们完全有权宣战、媾和、结盟、通商和采取独立国家理应采取和处理的一切行动和事宜。为了强化这篇宣言,我们怀着深信神明保佑的信念,谨以我们的生命、财富和神圣的荣誉,相互保证,共同宣誓。
  
  《独立宣言》主要重申了辉格党人反对斯图亚特王朝末期统治并引起1688年英国革命的原则,它已成为北美人民抵抗运动的象征和战斗旗帜,
  
  宣布《独立宣言》之后,北美人民在宣言的鼓舞下,继续开展争取自由的斗争。
  
  战争初期,北美大陆军迎战身经百战的英军,屡战屡败。但是,殖民地人民在华盛顿的领导下,同仇敌忾,愈挫愈勇。1777年,北美军打出了著名的“萨拉托加大捷”,英军第一次战败投降。“萨拉托加大捷”,是北美独立战争的转折点。从此,美军一步步走向胜利。
  
  从那时起,就可以看到美军有遇强不弱并且越战越强的传统。
  
  1781年10月19日,英军最后投降。双方停战。
  
  当英军投降的消息传回本土之后,英国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谁能想到,十几年前在北美大陆所向无敌,将法军打得落花流水的英军,最后竟败在一群北美民兵的手里?!英国朝野震动,舆论大哗。不少英国人如丧考妣,痛心疾首。刚过四十年富力强的英王乔治三世,接受不了这个事实,痛心得想立即退位。首相诺思也痛苦不已。
  
  1783年 9月3日,英王代表与殖民地代表于法国凡尔赛宫签订和约,英国正式承认北美独立。失去了北美大片领土,第一帝国,就此瓦解。
  
  阿卡迪亚的新不伦瑞克和新斯科舍,还有其他北美地区如上下加拿大,仍然属于英国,北美独立战争爆发后,不少忠于英国的英裔人士纷纷从新英格兰逃到新不伦瑞克,不过,当时那里是极北寒冷之地,而独立建国的阿卡迪亚的新英格兰,才是繁荣富庶之地,这片富裕地区,是第一帝国的基础,至此,基础已不存在,美国走上了独立发展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