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话说英国两千年——从凯尔特人的氏族部落,到盎格鲁萨克森人的大英帝国  作者:大军冯毅  分类:[历史]  
  威廉四世(续补)
  
  威廉四世于1765年8月21日出生于白金汉宫,是乔治三世与夏洛特王后的第三子,他们的两个大儿子是威尔士亲王乔治王子(即后来的乔治四世)和约克公爵弗里德里克王子,所以威廉王子出生时,并无希望继承英国的王冠。威廉王子的教父和教母是格洛斯特公爵亨利王子和奥古斯塔·夏洛特公主夫妇。
  
  威廉王子长到十三岁时,以候补军官的身份加入皇家海军。1780年,他在战舰“圣文森特海角”号上服役。在北美独立战争中,威廉王子在纽约一带参加了对美军的作战。在得知英国王子在英军中参加对美作战时,北美军统帅乔治·华盛顿批准了一项绑架威廉王子的秘密计划。对于该计划,华盛顿写道:“很明显,‘救出’威廉王子必将给敌人的指挥部造成极大震惊,我授权你们以任何方式完成这一任务,你们可以便宜行事。” 同时,他又提醒道:“不可对王子进行人身侮辱,这一点应该无须再提醒你们。”
  
  这项计划最后没有实现,英军总部为王子加了双岗进行保卫。
  
  1785年,威廉王子因其在海军中的优秀表现升为海军上尉,第二年又升为海军上校。1786年,威廉王子在西印度群岛服役,这时,他遇到了伟大的霍瑞旭·纳尔逊,后来的一代海军名将,他成为纳尔逊的部下。纳尔逊成为他终生崇拜的良师益友和兄长。纳尔逊对威廉王子的工作评价是:“在他的岗位上,他的表现超过了大部分人。”
  
  在大哥哥纳尔逊的精心培养下,威廉王子在皇家海军中茁壮成长。1788年,威廉王子奉命指挥“英国政府专属仙女座”号护卫舰,随后,他又被提升为海军少将,指挥“英国政府专属勇敢”号战舰。
  
  在海军界春风得意的威廉王子,这时开始有了封爵的念头,他想和他的哥哥们一样,成为公爵,并得到议会的批准。但是,他的父王乔治三世对他的要求却并不认可。性格倔强的海军少将非常不爽,于是,他扬言要竞选德文郡的下院议员,为自己求得政治上的发展。
  
  乔治三世不愿意看到一个王子由于父子间的矛盾而向选民求援。当父亲的总是爱自己的儿子的,乔治三世遂于1789年五二零封威廉王子为克拉伦斯公爵和圣安德鲁公爵,以及蒙斯特伯爵。1790年,新公爵从皇家海军中退役,这年他25岁。
  
  1793年,反法战争战火燃起,威廉王子渴望为国建功,但是,英国政府并未让他再重返皇家海军。此后,威廉王子的精力则耗费在上院中为他的大哥威尔士亲王乔治王子的高昂花费作辩护。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乔治王子正在申请议会批准减轻他的债务,自然需要兄弟的帮忙。而威廉王子一身打仗的本事,却英雄无用武之地,也就只好在议院帮兄长助拳了。
  
  不过,除了为自家人帮忙外,威廉王子在上院更主要的作为则是力主废除英国这个大帝国的奴隶制度和贸易(主要是美洲的黑奴)。尽管奴隶制在英国已经是非法的了,但是,事实上在英国的殖民地仍然大量存在非法奴隶制度和贸易)。
  
  在离开皇家海军之后,威廉王子与一位名叫多萝西的爱尔兰女演员同居了二十年。这位女演员以她的艺名乔丹女士闻名。在乔治二世的子孙中,威廉王子是第一批到结婚年龄的王子。1772年《王室婚姻法》规定,各王子的婚姻必须得到君主的同意,否则婚姻无效。而一些乔治三世的王子,包括威廉王子在内,选择了宁可不要婚姻也要与心爱的女人同居。于是,包括威廉王子在内这些没结婚的王子,也就不再有希望被考虑在英国王位继承人的范围之内。
  
  自1791年同居生活开始,二十年间,威廉王子与他心爱的女人一连生了十个私生子女,包括五个儿子和五个女儿,自然,这些孩子都没有继承王位的资格,他们都姓“菲茨格拉伦斯”。这段漫长的同居生活直到1811年才告结束。以不再重返舞台为条件,多萝西获得了经济补偿,还有女儿们的抚养权。不过,风韵犹存的女演员最终还是难以克制对演艺生活的喜爱,还是重返了舞台。威廉王子于是收回了对女儿们的抚养权。1816年,多萝西于穷困潦倒中死于艺术之都巴黎的附近。
  
  1811年,46岁的威廉王子晋升为海军元帅。不过,虽经他再三恳求,他却始终未被批准参加反法战争。
  
  
  威廉王子的大哥乔治王子,后来成为父亲乔治三世的摄政王,处于王座后的第二线,他早早就结了婚,并生有一个女儿夏洛特公主,而且长大成人,并且嫁为人妇。但是,夏洛特公主于1817年死于难产。这样,老王乔治三世再无一个合法的孙辈,于是,那些还未结婚的王子们纷纷展开结婚竞赛,都想抢先生下继承人,以继承这个大帝国。
  
  在这场王子竞赛中,威廉王子占有很大的优势,首先,他两个长兄无后,并且他们都与妻子疏远,亦无再有合法子女的可能。所以,如果威廉王子的寿命足够长的话,他将肯定是未来的国王,那么,他的后代当然也就理所当然是未来的英王继承人了,而从这位海军国王比他两位长兄强壮得多的身体来看,这一切都是很可能的。
  
  但是,威廉王子的第一次婚姻选择却遭到大哥摄政王的反对,并且他自己也拒绝了。他的弟弟,剑桥公爵,被派到德国去为三哥威廉王子求娶一位新教公主。这一选择,被威廉王子大笑着拒绝了,因为,剑桥公爵自己爱上了那位漂亮的德国公主,性情豪放的威廉王子岂可再要此女?大哥乔治王子也觉得此女不妥。很快,小弟弟剑桥公爵就与那位德国公主结婚了。
  
  人们一致认为,威廉王子应该找一个善良的,能顾家的,爱孩子的(那时威廉王子的十个孩子大都还未成年)的女子为妻。1818年7月13日,53岁的老王子威廉,终于与萨克森——麦宁根公国的阿德莱德公主结为连缡。这位年轻的公主,年龄只有老王子的一半。
  
  这段婚姻幸福美满,一直延续了二十年,直到威廉四世去世。新的公爵夫人,把威廉王子和他的财政大权都掌握在手,他们结婚的第一年,生活在节俭的德国,过着俭朴的生活,威廉王子欠下的债务,很快就还清了。威廉王子还得到了议会批准给他夫妇的津贴。威廉王子也从此过上了幸福健康的家庭生活,远离了情妇。
  
  
  他们婚姻中也不都是晴朗无云,他们婚姻的最大悲哀是他们的孩子都夭折了。所以,威廉王子没有自己的继承人。他们的两个女儿,都夭折了,而阿德莱德还流产了三次。
  
  威廉王子的长兄威尔士亲王乔治王子,于1811年成为摄政王。1820年,老王乔治三世去世,乔治王子即位成为乔治四世。威廉王子成为排在他二哥约克公爵弗里德里克王子之后的第二位王位继承人。1827年,弗里德里克王子去世,六十岁的老王子威廉成为王位继承人。就在这一年,首相乔治·坎宁任命威廉王子掌管封爵海军上将院。大权在握,威廉王子企图独立掌管海军事务,尽管法律要求他必须在征得至少两位封爵海军上将院成员的建议后再采取行动。威廉王子的举动引起国王的不满,1828年,乔治四世通过当时的首相,威灵顿公爵一世,阿瑟·威尔斯利,要求威廉王子辞职。
  
  不管遇到了多大的困难,作为海军老帅,威廉王子的所作所为非常令人称道。他废止了军舰上不合理的军规;他还批准了第一艘蒸汽战舰,并极力争取皇家海军拥有更多的蒸汽战舰。
  
  威廉王子还支持《天主教解放法案》。
  
  1830年,乔治四世去世,64岁的威廉王子登上了王位,开始统治这个大帝国,是为威廉四世。
  
  与奢华的长兄乔治四世不同,威廉四世为人和气。乔治四世总喜欢在舒适的温莎堡里消磨时间,而威廉四世则喜欢独自散步在伦敦市区和布莱顿码头。他在英国人民中间非常受欢迎。他比他的兄长要平易近人得多。
  
  不过,后来激进的民主改革,消磨掉了他的一部分耐心。
  
  在登上王位后,威廉四世立即提拔他的那些私生儿女们,他们有九个长大成人了。威廉四世封他的大儿子为蒙斯特伯爵,并封其他孩子以爵位。
  
  在成为英王之后,威廉四世仍然保持着他对海军的关注和兴趣,而且事无巨细,因而人称“海军国王”。作为一个老水手,威廉四世知道白天在拥挤的船舱里的滋味,所以,他给予皇家海军以一定的特权。
  
  当时,君主去世后,英国就要举行新的大选,在1830年大选中,威灵顿的保守党与格雷伯爵二世查尔斯·格雷的辉格党对峙。当威灵顿成为首相后,格雷立即宣布要改革选举体制,这一体制自十五世纪以来就几乎未有任何改变,其不公正之处是非常明显的,例如,大的城市曼彻斯特和伯明翰等,没有任何的选举名额,同时,一些很小的区,如只有七个选民的老索尔兹伯里,却有两个议员名额。通常这些小的区,掌握在大贵族手里,所以这些大贵族总是当选。
  
  作为君主,威廉四世当然在改革危机中充当了一个重要角色。当下议院于1831年击败了第一次改革法案后,格雷政府极力催促国王立即解散议会并进行新的大选。对动用手中的权力解散议会,威廉四世非常犹豫,但是,他同时对上院那种视他如无物的反对意见非常生气,认为这是对他权力的冒犯,于是,他只身来到上院,面对狂热的演讲,他暂时中止了议会。国王的到来,结束了一切争吵。这导致了新的大选,改革者们暂时获胜,此时的下院很显然是支持改革的,但是,上院却顽固地反对改革。
  
  1831年9月8日,威廉四世举行加冕礼,危机因而有了一个短暂的间歇。起先,威廉四世想整个把加冕礼干脆都给省了,后来,经大伙劝说,他才勉强同意举行加冕礼,不过,他还是拒绝加冕礼象他哥哥的那样奢侈,他撤除了豪华的宴会,整个费用只有十年前他哥哥加冕时的十分之一。一些死硬的保守党分子叫嚷要抵制这个“半拉王冠的国家”,遭到威廉四世的驳斥。
  
  在1831年上院第二次拒绝了改革法案之后,全国人民都开始鼓动改革,一些地方甚至发生了暴乱。整个国家看起来陷入了自1688年光荣革命以来最严重的危机。
  
  面对人民的支持,格雷政府拒绝接受上院的否决,并第三次提出改革法案。此次法案很容易就在下院获得通过,但又一次在上院面临困难,由于人民的改革呼声高涨的压力,上院这次没有直接否决,却打算将此法案进行“修改”。面对上院的顽抗,格雷建议威廉四世策封足够数目的改革派贵族进入上院,以确保改革法案的通过。
  
  因为在加冕礼上,威廉四世已经为格雷策封了十五位新贵族,所以,现在,作为传统的英国人,他觉得格雷的请求太过分了。不过,他还是捏着鼻子答应了格雷的请求,扩大上议院,但是,他同时提出要求,要求受封的新贵族,必须是现存贵族的直接或间接继承人。
  
  格雷和他的伙伴们决定,如果国王拖延策封,内阁就集体辞职。
  最终,威廉四世果然拒绝了格雷等人的请求,决定由威灵顿来组阁。 但是,此消息一经传开,下院就立即要求格雷返回组阁。由于威灵顿的建议,和公众机会要求改革的压力,威廉四世同意重新任命格雷组阁,并策封足够的改革派贵族。改革派大获全胜,反对派大势已去,纷纷离开上院,最终,议会通过了改革法案,是为著名的1832年改革。议会进一步推行其他改革,包括在帝国的各殖民地废除奴隶制,限制使用童工。这些改革,威廉四世已经参与得不多了。
  
  在他统治的后期,威廉四世只有一次参与政治,1834年,他成为最后一位违背议会意愿来任命首相的英国君主。那是1832年改革的两年后,当时,政府看起来已不再那样受到人民的欢迎,也不再受到国王的支持,因为他们支持爱尔兰教堂的改革。格雷爵士因而辞职,辉格党内阁中的墨尔本侯爵二世威廉·兰布取代了他。墨尔本内阁的成员基本上还是格雷内阁那批人。尽管那时很多英国人已经不再象以前那样喜欢辉格党了,但是,他们在下院还是占压倒性优势。而威廉四世则一直很讨厌他们中的一些人,耿耿于怀。
  
  机会终于来了。1834年10月,下院领袖兼财政大臣,阿尔托普子爵查尔斯·斯宾塞,继承了贵族头衔,所以他将由下院转到上院,并将被迫放弃他的下院领袖和财政大臣的位置。大家都同意因此而改组内阁,但是,一直对辉格党政府看不顺眼的威廉四世此时突然出手,这位性格直爽而又有些固执的老王,以为此时的辉格党真的已不再受人民欢迎了,于是趁机宣称政府已经变得很脆弱了,需要修补,以斯宾塞的转移为借口,强行迫使政府解散。
  
  辉哥党政府首相首相墨尔本侯爵拂袖而去,威廉四世再次把组阁重任交给托利党,这一次他依重的是罗伯特·皮尔。当时皮尔正在意大利,所以暂时由威灵顿组阁。当皮尔回国时,组阁已经按威灵顿的意愿完成了。皮尔看到,如不改变议会,则保守党的统治是不可能的,因为在下院,辉格党战局压倒多数性优势,就如今天台湾的国 民 党一样。
  
  于是,威廉四世解散了议会,并进行新的大选。结果,与托利党相比,人民还是选择辉格党。尽管托利党赢得了比以前多一点的议席,但是,他们在议院中仍然是少数。最后,在被议会接连击败数次后,在政府中勉强呆了几个月的皮尔不得不辞职。墨尔本侯爵重返政府,一直延续整个威廉四世统治的后期。
  
  作为汉诺威国王,威廉四世从未以此身份巡视汉诺威。1833年,汉诺威实行了一项法律,给予中产阶级以政治权利,给社会下层以有限的权利。汉诺威议院也获得了一些权力。这都得到了威廉四世的大力支持。在威廉四世去世后,汉诺威王国独立,这些民主改革措施又被废除。废除这些改革措施的是威廉四世的另一个弟弟,新的汉诺威国王坎伯兰公爵欧内斯特·奥古斯特。
  
  威廉四世夫妇都很喜欢他们的侄女,他们的另一个弟弟肯特公爵的女儿维多利亚公主。但是,威廉四世与维多利亚的母亲肯特公爵夫人却十分不睦。 肯特公爵夫人对阿德莱德王后非常不尊重,这使得威廉四世非常恼火,他的愿望就是能活到维多利亚十八岁以后,这样,维多利亚在即位时就已经成人了,不再需要摄政,她的母亲也就没有机会干政了。双方都在苦苦坚持,为了不让肯特夫人得逞,威廉四世虽然病得很重,但硬是坚持到维多利亚十八岁过了一个月后才咽气。
  
  1837年,72岁的老王威廉四世心脏病发,死于温莎堡。联合王国的王位为他的侄女维多利亚所继承。根据《萨利克继承法》,汉诺威从此脱离英国而独立,威廉四世的弟弟坎伯兰公爵继承了汉诺威的王位。威廉四世的去世结束了英国与汉诺威自1714年以来一个多世纪的联合。
  
  尽管威廉四世没有合法的后代,但是,他遗嘱的最大收益人是他与多萝西的八个私生子女。后来,威廉四世的这些后代子孙满堂,其中著名的有后来的保守党领袖大卫·卡麦伦,著名作家和政治家杜夫·库伯等。
  
  威廉四世统治的七年,波澜壮阔。民主改革使得下院崛起,上院衰退,这种趋势贯穿整个十九世纪。1911年改革则使这种趋势在二十世纪达到顶峰。
  
  在威廉四世统治时期,王权是明显地减少了,尤其是在墨尔本内阁解散事件中,表现得尤为明显。这次事件表明,国王对人民的影响力大为减少。在乔治三世时期,国王可以解散一届政府,再任命新的政府;解散议会,再由人民选举新的议会,如1784年和1807年两次解散政府。但是,到了威廉四世时期,情况就不同了,当他解散了墨尔本政府而授权皮尔组阁时,皮尔却难以赢得议会选举,而被迫下台。威廉四世明白,是民主改革,永远改变了英国的政治形势和力量对比,人民的地位大大加强了。威廉四世接受了这种改变,因为这种改变是对的。
  
  伟大的民主改革和工业革命的高潮发生在威廉四世时期,他企图在改革排和保守派之间进行协调,使双方妥协,这一点,他没有成功,因为改革潮流是谁也阻挡不住的,不过,最终威廉四世成了一位拥护宪法的君主,这就是这位平凡君主的伟大之处。
  
  
  
  
  
  威廉的头衔:
  1765–1789: 威廉王子殿下
  1789–1830: 克拉伦斯和圣安德鲁斯公爵殿下
  1830–1837: 国王
  
  威廉四世的官方称号:天佑大不列颠和爱尔兰及汉诺威联合王国国王,宗教保卫者,威廉四世。
  
  
  
  参考书籍:
  
  王室谱系
  克拉伦斯公爵殿下文集 (当代人物传记) 文学,娱乐,指令和附录 (1827年12月出版)
  
  自乔治三世以来的英国拥护宪法史(1896年出版)
  作者:Farnborough男爵一世T. E. May
  伦敦:朗曼,格林公司
  
  威廉四世 (1911年出版). 伦敦:剑桥大学出版社
  
  皇家遗产(1977年出版)
  作者:Plumb, J.H., and Huw Weldon
  伦敦:不列颠传播公司
  
  
  
  大军冯毅说明:以上内容,大部分由本人译自维基百科,因是今天下班后匆忙译出,多有错漏,敬请读者诸友谅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