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三国第一英雄——“卧冰求鲤”王祥  作者:wzheguilai0416  分类:[历史]  
  杜佑将魏时散骑常侍、侍中、尚书列为三品、刺史列为四品(领兵),而太守列为五品。可就现有史料分析,魏时由三品侍中、尚书、散骑常侍、甚至九卿出为刺史、太守者比比皆是。以下是部分曹魏时期尚书、散骑外出为刺史、太守的表格。
  姓名官职方岳时间
  温恢侍中魏郡220
  崔林尚书幽州220
  赵俨侍中河东220
  王凌散骑兖州220
  裴潜散骑魏郡222—225
  
  孙礼少府荆州?
  王浑尚书凉州?
  可见,魏初九品制尚未成型,很大程度上仍沿用汉时太守、刺史为两千石的标准。

  into,弘农杨骏墓志(残)已出土,杨骏为杨震的五世孙。
    (杨)震少子奉,奉子敷,……敷早卒,子众,亦传先业,以谒者仆射从献帝入关,……建安二年,追前功封蓩亭侯。
    杨震→杨奉→杨敷→杨众→不明→杨炳 字文宗→杨超
    →杨骏
    →杨珧
    →杨济
  搜索“杨骏残志”即可。
  在当代韩信与吴汉的问题上应侯言之有理。破虏传讨逆传问题可能是我多心了,后来查阅史料讨逆将军为曹操所表,但总感觉刺眼。《三国志辩疑》、《三国志旁证》、《三国志注补外四种》等书记载请学者疑三国志被追改的记载,以钱大昭兄弟为代表,另外《续修四库全书》还有一些类似的记载。当然无从考证何哥朝代追该。但从裴注《魏志徐晃传》可知,在南朝宋以前,《三国志》传抄的过程中已出现错误。至于是否有被删改现象,
  我提一点供大家参考。《三国志·魏志1曹植传》: 其年冬,诏诸王朝六年正月。
  此处必定有脱落。联系太和六年的一件大事,疑和此事有关。
  裴松之注《蒋济传》引司马彪《战略》曰:太和六年,明帝遣平州刺史田豫乘海渡,幽州刺史王雄陆道,并攻辽东。蒋济谏曰:"凡非相吞之国,不侵叛之臣,不宜轻伐。伐之而不制,是驱使为贼。故曰'虎狼当路,不治狐狸。先除大害,小害自已'。今海表之地,累世委质,岁选计考,不乏职贡。议者先之,正使一举便克,得其民不足益国,得其财不足为富;傥不如意,是为结怨失信也。"帝不听,豫行竟无成而还。
  曹丕文集《谏伐辽东表》:
     臣伏以辽东负阻之国,势便形固,带以辽海。今轻军远攻,师疲力屈,自有其备,所谓以逸待劳、以饱制饥者也。以臣观之,诚未易攻也。若国家攻而必克,屠襄平之城,悬公孙之首得其地,不足以偿中国之费;虏其民,不足以补三军之失:是我所获不如所丧也。若其不拔,旷日持久,暴师于野,然天时难测,水湿无常,彼我之兵,连于城下,进则有高城深池,无所施其功;退则有归涂不通,道路氵洳。东有待衅之吴,西有伺隙之蜀,吴起东南则荆阳骚动,蜀应西境则雍凉参分。兵不解于外,民罢困于内;促耕不解其饥,疾蚕不救其寒。夫渴而后穿井,饥而后殖种,可以图远,难以应卒也。臣以为当今之务,在于省徭役、薄赋敛、劝农桑。三者既备,然后令伊、管之臣,得施其术;孙、吴之将,得奋其力。若此,则泰平之基可立而待,《康哉》之歌可坐而闻。曾何忧于二敌,何惧于公孙乎?今不恤邦畿之内,而劳神于蛮貊之域,窃为陛下不取也。(《艺文类聚》二十四)
  疑此表本来出现在《三国志》中。
  太和六年,王雄与田豫联合夹击辽东一事完全可以出现在明帝纪中,另青龙三年,王雄派剑客韩龙刺杀轲比能一事,出现在纪中也未尝不可。
  与《晋书》忽略王雄、王乂的手法极其相似,《三国志》处处忽略王雄。由于政治原因删改史书是极其正常的。
  以上是个人的浅见,不当之处,请指正。
  
  
  

  《晋书·王祥传》烈、芬并幼知名,为祥所爱。二子亦同时而亡。将死,烈欲还葬旧土,芬欲留葬京邑。祥流涕曰:“不忘故乡,仁也;不恋本土,达也。惟仁与达,吾二子有焉。”
  御览二百六引裴子《语林》: 王太保作荆州,有二儿亡;一儿欲还葬旧茔,一儿欲留葬。太保乃垂涕曰:『念故乡,仁也;不恋本土,达也;唯仁与达,吾二子其有焉。
  “作荆州”意为担任荆州刺史或荆州、豫州都督的记载。(原因日后再发)
  语林是否属实?
  王祥究竟是担任荆州刺史还是荆州豫州都督?究竟何时担任?这为关键环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