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三国第一英雄——“卧冰求鲤”王祥  作者:wzheguilai0416  分类:[历史]  

  谢谢这位朋友。匈奴之后是鲜卑。蔡邕原文(节选): 自匈奴遁逃,鲜卑强盛,据其故地,称兵十万,才力劲健,意智益生。加以关塞不严,禁网多漏,精金良铁,皆为贼有;汉人逋逃,为之谋主,兵利马疾,过于匈奴。昔段颎良将,习兵善战,有事西羌,犹十余年。今育、晏才策,未必过颎,鲜卑种众,不弱于曩时。而虚计二载,自许有成,若祸结兵连,岂得中休?当复征发众人,转运无已,是为耗竭诸夏,并力蛮夷。夫边垂之患,手足之蚧搔;中国之困,胸背之瘭疽。
  ……


  遂遣夏育出高柳,田晏出云中,匈奴中郎将臧旻率南单于出雁门,各将万骑,三道出塞二千余里。檀石槐命三部大人各帅众逆战,育等大败,丧其节传辎重,各将数十骑奔还,死者十七八。三将槛车征下狱,赎为庶人。冬,鲜卑寇辽西。光和元年冬,又寇酒泉,缘边莫不被毒。

  从蔡邕的奏折可以看出,檀石槐的兵力不过十万,在杀害了东汉的近三万骑兵后,东汉政府一段时间内没有还手之力,只能任外族蹂躏。

  三国时,鲜卑轲比能得人死力,控弦之骑十余万。他曾一度和步度根联合。后者兵力不详,疑二者兵力之和为20万。

  没有发明马镫前,主人骑马只能用脚夹住马肚子,还要用双手抓住马鬃。我们可以细读曹植的《白马篇》

  白马饰金羁,连翩西北驰。借问谁家子,幽并游侠儿。
  少小去乡邑,扬声沙漠垂。宿昔秉良弓,《木苦》矢何参差!
  控弦破左的,右发摧月支;仰手接飞猱,俯身散马蹄。
  狡捷过猴猿,勇剽若豹螭,边城多警急,虏骑数迁移。
  羽檄从北来,厉马登高堤。长驱蹈匈奴,左顾凌鲜卑。
  弃身锋刃端,性命安可怀?父母且不顾,何言子与妻!
  名编壮士籍,不得中顾私。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

  如果此时没有马镫,很难想象诗中的主人公能右开弓,都能中的,且能仰射飞猱,俯射马蹄,无论上下左右,或动或静,都能百发百中以及有“长驱蹈匈奴,左顾凌鲜卑”的气概。


  曹操征孙吴费劲,主要是“南舟北马”使然。孙吴依靠长江天险和强大的水军;至于蜀汉,则是蜀汉依靠险要的蜀道。曹操征乌丸容易,关键是幽州突骑(尤其是王祥家族的渔阳铁骑)选择与曹操联合而未伤元气。至于马镫何时发明?个人认为这篇文章很有启发性。http://zhidao.baidu.com/link?url=s00rLRUN9vDxWeGM3hOZo4e_tlGkIAgRQvi2Zgb9_miE2FOFNw2fl5LaXndVEBTRdqGmmqHeT0yKPSNxJ9skma


  列举裴松之注《贾诩传》,请仔细阅读:“实由疾疫大兴,以损凌厉之锋,凯风自南,用成焚如之势。天实为之,岂人事哉?然则魏武之东下,非失算也。”

  注意疾疫的疾病因素和风突然改向的自然因素。尤其是前者对于曹军的沉重打击。盛行的瘟疫在当时绝不是曹操能够控制的,即使是现在,政府在一段时间内对于“非典”不照样是束手无策?建安二十二年(217),建安七子中的陈琳与刘桢、应玚、徐干等便同染疫疾而亡。

  张作耀先生总结第一就是曹军瘟疫流行,病者甚多,减弱了战斗力;第二曹军不习水战。第三,曹操料敌不周。第四,曹操陆军用不上。

  呵呵,“南舟北马”可不是随便说说的。古代水军作战靠什么?

  呵呵,靠船舰冲撞和接舷格斗!逆风船冲撞不过顺风船。顺风可以冲撞,可以放火。习水性及水流之兵远胜非者。

  孙吴以水军多次攻打刘表,并在建安十三年杀黄祖,掳走男女口数万。其水军实力不可小觑。


  转载一篇文章(节选),在此向原作者致谢。

  西方记载中匈奴的“绷带”状软式马镫已具备了后世马镫固定双脚的功能,因而与长沙西晋墓骑俑仅用于上马的单镫相比,它更可能是真正意义上的马镫的祖先,而上马用的镫具只不过是为真正的马镫提供了外型上改进的榜样而已,因双镫也有帮助上马的功能,所以在它改进之后单镫就被取代了。

  说到这里,一看便知,原始纯木质马鞍和用皮革、麻纤维制作的马镫(或者说只是一种“绑带”而已),甚至是后来使用木制而无金属外皮的马镫,都是极易腐朽而难于保存至今的,即使能够保留下来,那些外表仅仅是一条麻布、皮带的物品,要准确判断它们的用途也是难上加难。这就是为什么始终没有发现汉代马鞍尤其是马镫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