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三国第一英雄——“卧冰求鲤”王祥  作者:wzheguilai0416  分类:[历史]  

  更正:叙州应为凉州而非数州。我在其他书中还见过一回,也是凉州写成了数州。


  另外补充一下,梁东一战,孙坚被徐荣杀得大溃不成军,身边仅剩下几十骑,赖近将祖茂才逃脱性命。“坚常著赤罽帻,乃脱帻令亲近将祖茂著之。卓骑争逐茂,故坚从间道得免。茂困迫,下马,以帻冠冢闲烧柱,因伏草中。’

  祖姓是幽州姓氏。疑祖茂曾经是王睿的旧部。除韩当、祖茂外,程普极可能也是王睿的旧部。

  程普字德谋,右北平土垠人也。初为州郡吏,有容貌计略,善於应对。从孙坚征伐,讨黄巾於宛、邓,破董卓於阳人。

  程普曾经在郡中和州中任职,明显是右北平大姓,且很可能是幽州右北平郡的部从事。而孙坚的部曲多是家乡兵和淮泗兵。程普作为幽州大姓,率部曲加入孙坚讨伐黄巾军的部队的可能性极低。

  待有识者详考。




  阳人之战


  孙坚传“坚复相收兵,合战於阳人,大破卓军,枭其都督华(叶)雄等。”中华书局标点本的《三国志》明显把裴注《英雄记》标错了地方。宋朝前,裴注和三国志是分开的,后来才合为一处。

  关于阳人之战,英雄记曰:“初坚讨董卓,到梁县之阳人。卓亦遣兵步骑五千迎之,陈郡太守胡轸为大督护,吕布为骑督,其馀步骑将校都督者甚众。轸字文才,性急,预宣言曰:"今此行也,要当斩一青绶,乃整齐耳。"诸将闻而恶之。军到广成,去阳人城数十里。日暮,士马疲极,当止宿,又本受卓节度宿广成,秣马饮食,以夜进兵,投晓攻城。诸将恶惮轸,欲贼败其事,布等宣言"阳人城中贼已走,当追寻之;不然失之矣",便夜进军。城中守备甚设,不可掩袭。於是吏士饥渴,人马甚疲,且夜至,又无堑垒。释甲休息,而布又宣言相惊,云‘城中贼出来’。军众扰乱奔走,皆弃甲,失鞍马。行十馀里,定无贼,会天明,便还,拾取兵器,欲进攻城。城守已固,穿堑已深,轸等不能攻而还。”

  若按《英雄记》,阳人之战的双方并未交锋,都未损伤一兵一卒。

  吕思勉先生云:“《三国志》上所说的兵谋,大都是靠不住的。”可谓真知灼见。

  另吴志总共有四名孙坚旧部的传记,其中居然两名是幽州籍,岂不怪哉?

  孙吴官修史书《吴书》载程普之死:“普杀叛者数百人,皆使投火,即日病疠,百馀日卒。”而 《三国志程普传》:“权分荆州与刘备,普复还领江夏,迁荡寇将军,卒。”

  孰优孰劣,可谓一目了然。

  建安九年(204)王祥25岁

  (一)刘放的发迹


  涿郡方城县的刘放,可谓衔着金钥匙出生。他根正苗红,是汉广阳顺王的儿子西乡侯刘宏的后代。刘放曾在郡中担任纲纪官员,后被举为孝廉。

  纲纪是何官职呢?

  纲纪是郡的主要属吏。《晋书•徐邈传》载邈《与范宁书》云:“足下选纲纪必得国士,足以摄诸曹。”;(《资治通鉴•晋明帝太宁二年》胡三省注:“纲纪,综理府事者也)。可见,纲纪似相当于涿郡市委办公室主任一职。

  时值汉末大乱,渔阳王松割据本土,刘放前去依附。

  建安九年(204),刘放劝王松说:“往者董卓作逆,英、雄并起,阻兵擅命,人自封殖,惟曹公能拔拯危乱,翼戴天子,奉辞伐罪,所向必克。以二袁之强,守则淮南冰消,战则官渡大败;乘胜席卷,将清河朔,威刑既合,大势以见。速至者渐福,后服者先亡,此乃不俟终日驰骛之时也。昔黥布弃南面之尊,仗剑归汉,诚识废兴之理,审去就之分也。将军宜投身委命,厚自结纳。”

  王松认为刘放言之有理。

  此时正赶上曹操在南皮征讨袁谭,以书信招王松来降,于是王松以雍奴、泉州、安次等地来依附曹操。 

  建安十年(205):刘放和王松一起到达曹操处,曹操十分高兴,将此事比作“班彪依附窦融而劝河西归汉”,任命刘放参司空军事,历任主簿、记室。

  建安十八年(213)魏国既建,刘放与太原孙资俱为秘书郎。

  延康元年(220)二月,曹丕继位,刘放、孙资转任秘书左右丞。几个月后,刘放转任秘书令。后魏国改秘书为中书,刘放任中书监,加给事中,赐爵关内侯,同中书令孙资一同掌握机密。

  刘放的发迹与割据幽州本土的王松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这位名不见经传的王松是个人物,算是个狠角色。

  刘放根正苗红,广阳王之后。投靠王松之前的身份是涿郡市委办公室主任。后来长期担任魏国的中书监,掌管机密。刘放这等人才都倾心归附王松,且《三国志》刘放本传都以此为荣。看来王松绝非盗贼、草寇出身,而是根正苗红,且在幽州有相当的实力和人气。

  王松究竟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