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高术通神--我随国术高手们修行的那些年  作者:9毫米烟灰  分类:[鬼话]  
  我跑到了距离学校大门五十多米远,用来停放自行车的棚子处。那地方有一棵很高的树,树分了一个大大枝杈出来,顺着那个树枝,可以越过学校高高的围墙。
  学校管理还是蛮严格的,校门口处有保安室,那里边有个老头子挺凶。
  所以,这个地方,就是大家临时有个什么事,外出校门的最佳捷径。
  我三两下,顺着树枝,跳到大墙外面,我蹲坐在地,狠狠揪了两下头发,然后我开始想怎么对付齐凯!
  拿刀?
  不行!这也不是什么天大的仇恨,犯不上动刀。
  我找人?
  一般情况下,让高年级欺负了,大多是找人来解决。
  但我没人呐,我家也没个什么亲戚在高年级罩我,学校也没太熟,对我太好的老师。
  这事儿,还得我自个儿解决。
  马路上,车流川行。
  我独自坐在马路子上,我呆呆望着车流。
  就这么发了两分钟的呆后,我突然打了个激灵。
  马彪子!
  我要去找马彪子,找到他,让他传我武术,我不想活的这么窝囊,我不想让自已是现在这副样子,我要学武术,要学武术!
  现在想想,当时自已真的是很可笑。
  我入武道,最根本的原因,竟然是要跟人打一架,真的是此一念,彼一念呐。
  当时,我下了决心,抬手看手腕上的电子表,我记下了这个时间。
  13时45分。
  这一刻起,我大关仁!要学武了。
  对,我的名字,就叫关仁。
  有几个损友,暗中给我起了外号,就是,大官人!
  当下,我伸手从兜里掏出了叠放在一起的钱,我仔细数了下,一共是四块七毛钱。
  我暗中想了想,走到街中,伸手叫停了一辆拉客的三轮车,坐上去,跟他讲了车价,让他给我送到东大河。

  三轮车夫是个大叔,路上,我们没什么话。快到地方时,他提出要多加五毛钱。
  我大方一次,也不跟他计较,就在原有车资一块钱的基础上,加了五毛给他。
  东大河养鱼的人挺多。
  三轮车给我带到河沿上的堤坝,我就下车了。
  沿大坝下行,我一家家的找。
  过了大概六七分钟,我在打听了三四个人后,找到了马彪子的鱼窝棚。
  这是个用活动板材搭架的小房子。房子不大,门敞开着,门前边,摆了好几个大盆,盆里头装了死活不同的鱼,等着人来买。
  马彪子,这么多年,基本没怎么变。他还是那副瘦瘦的模样儿。只不过,身上穿的不再是军大衣,而是一件破旧不堪的夹克,腿上一条蓝裤子,脚上套的是一双大黑胶靴。
  他就坐在一排大盆的后边,面前支了个小桌子,桌上摆了一盘油炸花生米,一盘剁好的酱猪手。旁边还立了一个啤酒瓶子。
  马彪子这会儿正端了着装了啤酒的杯,往嘴边凑。
  眼瞅我走到近处,他放下杯,扬声说了一句:“买鱼啊。”
  我抖胆,一咬牙,上前说:“不买鱼。”
  马彪子好像没认出我,嘟囔一句:“不买拉倒,不买上别人家看去。”
  说完,自顾喝酒,再不理我了。
  我又发了发狠劲,我凑前,大声说:“马彪子,你还认不认识我!”
  马彪子一怔,放下酒杯,转了头,仔细打量了我一番,三秒后,他倒吸了一口凉气:“咦,你……你这元神……你这……这……”
  马彪子,突然就有些语无伦次了。
  我不明白,他说的什么元神,元仙儿的。
  但我从马彪子表情里看出来,他好像是还没认出我来,于是我往前一步,鼓起勇气说:“马彪子,三年多以前的一个冬天,你在这大河,救了一个掉冰窟窿的里小孩儿,当时,还有一个小孩儿站在旁边,你给他吓坏了,你知道吗?”
  马彪子一听这话,他立马一个激灵,随之说:“啊!是你?”

  我在心中冷笑,好你个马彪子,你终于认出来我了!
  但我表面没说什么,事实上,我也不太敢说什么。
  马彪子把我认出来后,他起身,到近处,眯眼上下打量一番:“啧啧,你的魂儿,怎么?怎么这么强了?”
  我不明白马彪子话是什么意思,我就想学武,成为习武之人,打败齐凯!
  “我,我不知道你说什么,我,我要跟你学武。”
  我嚅嚅地说出了心里打算。
  马彪子一怔,旋即拉脸:“小玩意儿,你才多大,学哪门子武?快回家,回家好好上学。”
  我急了。
  “不行,我,我就要跟你学。你,你要是不教我,我,我跟人家说,你,你会武术。”
  马彪子乐了:“你说吧,随便你说,不过,人家信不信你的话,就是另外一回事儿了。”
  我被逼无奈,我索性使出无赖大法,我对马彪子说:“我不管,我就学武,你,你不教,我学我也不上了,我就赖你这儿不走了。”
  “咦,你个小玩意儿,你跟我犯横是不是?”马彪子略恼,跟我瞪眼珠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