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高术通神--我随国术高手们修行的那些年  作者:9毫米烟灰  分类:[鬼话]  
  我在帮着祝老师抬人的时候,老师告诉我,他医病,用的是,太极门里的听劲手法。
  听,不是拿耳朵听,而是用手指头,身上的皮肤来细。眼睛,耳朵,嗅觉,等等六识方面的东西来‘听’。
  这门功夫,落到医家,一搭手,就知道,这皮肤下的血管,哪儿堵了,堵的多厉害。堵的原因是什么,若是外伤,受力方向是什么,都能一一断个准确。
  气血冲到哪儿,缠到哪儿,堵到哪儿了,怎么来化,用多大劲,按祝老师话讲,这都是打小,六七岁开始,一点点的磨功夫,弄本领,先在驴马牛羊身上试。末了,在自家身上试,最终,成了后,才敢真正给病人医病。
  祝老师在给一个家伙点刺放血的时候,他感慨说,现在道门医家已经后继无人了。
  归了根本,社会西化的严重。人们更愿意接受只要死记硬背就行的东西,还有不太过脑子就能理解的东西。而不愿意去接受,花大力气,领悟,思考的东西了。
  这是其一,其二就是,旧时候,医家里边的一整套学习东西。太过于复杂艰苦了,论起来,丝毫不比习武轻松。
  祝老师一共带过四个徒弟,最长的学了五年。但最后也跑了。
  原因是,耐不住性子,看到别人家挣钱,年青,风光,他还在这里苦闷,受不了,走了。
  而按祝老师话说,真要出师,二十岁学,最快也得十五年。起码三十五岁后,才能真正出去给人看病。
  没人愿意熬了。
  没人了……

  祝老师给人医的手法很快,很快。
  几乎不到一小时,十来个人,全让我们收拾完了。
  此时,这帮家伙不说话了,一个个或瘫坐,或埋头,或叨了个烟对空吹雾,全都沉默不语。
  我看着这些,我心生无限的感慨。
  什么是高人。
  程叔就是高人!
  打,打的你,心服口服。打完了,我给你医,医的你,心服口服!
  到后来,就是让你,心服口服!
  这会儿,眼瞅雨停,已经是下午两点多了。
  程叔意思,咱们就抬人走吧。
  于是,我们一行人,收拾东西,又安排了两个家伙,抬起赵小五,奔山下走去。
  临走时候,程叔特意看了眼金老大,意思是问他,这手,真不想接了吗?
  金老大摇头说不想了。
  程叔没说什么,只告诉他,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不管什么时候,遇到什么人,都要把性子收一半。
  十分话,也只能说五分。那样,自个儿才不会出丑,才不会,让人笑话。
  程叔说金老大的时候,语气是柔和的。
  我当时站在旁边。
  我能看出来,那个金老大,他是真服了!
  拜服的服!

  离开棚子时,程叔背手看天,对我说话:“孩子,你叫什么呀。”
  我说:“程叔,我姓关,单名一个仁字。”
  程叔:“好名字!孩子,你得记住了,咱们习武的人,要的不是,一拳打去,把人打死那个力。要的是,一拳下去,让人拜服,心生敬佩的那个劲儿!”
  “挥一挥手,你杀了一千人,那不是能耐,不是道,那只是个丧心病狂的煞星。”
  “真正习武之人练的,是挥一挥手,让千百人对你信服!恭敬,尊重的本事。”
  “那,才是真正的大本领!”
  我听了这些话,受益匪浅。
  这就都下山了。
  往回走的路上,程叔又指点了发力上面的事儿。
  他告诉我,透虽然能透了,但也还是死劲,没有灵气,不活,是一杆子买卖。打那些小地痞行,遇见真练家子,一样得吃亏。
  接下来,我要学怎么来控这个透劲了。
  就是在发透劲的基础上,把这个劲,发出去,再收回来,然后再送出去。
  说的复杂,做的时候,就是一刹那,拳,肉相碰那一瞬间的事儿。
  怎么把那么复杂的东西,在这一瞬间内完成,怎么把这个劲控好,收好,收回来,移到别处。
  这里面的东西,就是武道的内容了。
  得练,不断的练,然后,用脑瓜子,一点点来悟才行。
  我将这些话,牢牢记心里,并提醒自已,回家,就琢磨这东西。
  走到夕阳泛红。
  这才来到了,我们出发前的那个小屯子。
  我们没去屯子,只打发老熊,把淘金的工具给人家送回去。然后,和程叔一起,等一趟途经这里的大客车。
  等到车后,上了车。
  一路颠簸,晚上到家的时候。
  大军哭了……
  他说,他对不住我们。因为,他太需要钱了,太需要,太需要了。可一个人,又不敢去,这才,架上我们一块跟他上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