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高术通神--我随国术高手们修行的那些年  作者:9毫米烟灰  分类:[鬼话]  
  下午见了一个朋友。
  聊了些东西。
  码的晚了些,大家见谅。
  今儿的粮食,来了。
  哈哈!
  --------------
  ---------------------
  -----------------
  大雨仍旧在下,雷轰隆隆的一记紧跟着一记在耳边炸响。
  我站在雨中,望着那一地,刚刚让我撂倒的,驴球马蛋的玩意儿。我心里,生了万千感慨之余,我感到有一丝的乏力。
  腿好重,身上,好几个地方,都隐隐生疼。
  我好想找个地方,好好的睡上一觉,然后一觉睡他个昏天黑地,直到解了这一身的困乏为止。
  想到这儿,正打算转身奔屋里去呢。
  冷不丁,程叔给我叫住了。
  “那孩子,你过来,过来!叔跟你说两句话。”
  我强打着精神头,走了过去。
  程叔打量我:“八极,还是南派铁线一脉?”
  这会儿,我情绪还挺激动,还没松下来,听程叔这么一问,我立马沉了性子,仔细回忆,大概,浮皮潦草地讲了一下,我学艺经过。
  但具体马彪子,阮师父的名儿,我一个都没透。
  也没说,这两人,现今都住哪儿,只大概说了我的这么个机缘。
  程叔听完,他感慨万千说:“好孩子呀,一身的好功夫。这也是有好师父,真真下心来教你了。对了,刚才,你是不是觉着乏,想睡上那么一觉?”
  我揉了下肩膀子说:“是啊,程叔,困的厉害,特别想睡觉。”
  程叔:“别睡了!别歇,你这刚冲完关隘,心气儿什么的,都拔的高高的。冷不丁一歇,容易出事儿不说,搞不好,还能把你的功夫给歇没了。来!你跟着一起忙活,忙活,看看那帮玩意儿,都让你给打什么样了。”
  “对了,这位是祝老师。”
  程叔一欠身,引过那个搓大珠子的干巴老头。
  老头没说话,只朝我笑了笑。

  程叔说:“祝老师修的是道医那边的功夫,武字上,也通一些,不过那劲,救人,不打人。咱们呢,修到高明了,收放自如,也能救人。但相对来说,医字上,祝老师比咱们厉害。我带祝老师来,一是怕路上有什么事,没人医。二来,祝老师的奇门定盘,定的奇准无比,我拿它,来追赵小五那个牲口来着。”
  “你身上有伤,是刚才让那帮玩意儿踢打的,这伤,按理说也没什么大事儿。但祝老师……”
  程叔转了头。
  祝老头子微微一笑,也不说话,招呼我,到了屋檐下说:“孩子,你这筋骨不错嘛,想来也是花大力气练出来的。嗯,我瞅瞅!”
  说着,说着,就上手了。
  在我身上,一阵掐按。
  过程中也没感觉怎么,但当祝老师收手时。
  我身上暖了。
  打从腰眼里,有股子暖意,冲到肚子里,然后肚子咕咕叫,好像很饿。再接下来,身上先是小疼了一下。随后,那疼,就变的轻了。
  “好筋骨,好筋骨。”
  祝老师又赞了两句,接着,带我跟他一起清场。
  说是清场,其实却是人家祝老师给这帮玩意儿疗伤。
  这我真是头一回听说。

  打完,还带给医的。
  这程叔,有本事,真的是有本事,妥妥的,高人一个。
  我打的这些人,出手挺重,、按祝老师话讲,劲透的厉害,如果不治的话,时间久了,身上会落下隐疾的。比如,轻的,刮风下雨阴天时候,受伤部位,会反复的疼。重的,可能会影响器官的正常新陈代谢工作,倘若又逢上八字里的凶年头,比如岁运并临,天克地冲日主元神什么的。
  这人,可能会发起一场重病,就此,阴阳两隔了。
  这些话,我当时听的不是很懂。同样也是多年后,我才懂的。
  比如八字,并非只是算命,那是一种非常古老的人文方面的统筹计算学科。
  这话,是现代说法了,真正就是,八字是用来解读一个人的品性密码的。
  但八字,不代表全部。与其相关的还有,人的祖上,生身地点,父母,兄弟姐妹,所做行业,再加面相,眼中透神,骨态,行立坐卧。
  这些综合起来,就能将一个人的全部,断的八九不离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