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高术通神--我随国术高手们修行的那些年  作者:9毫米烟灰  分类:[鬼话]  
  白净中年人:“抛开功夫,你就是个连牲口都不如的玩意儿!就是这么简单。我候这儿,就是等你来了。对了,你不是这些人的头儿嘛,搁这儿,成天的抢人家金子。”
  “行了,我也不管那么多,把你抓了了事儿。”
  “哼,你动的了我吗?”
  门口那人说话了,声音很是沙哑,但其中,充满了暴戾的杀气。
  “五哥!五哥!五哥!”
  屋子里,剩下的那十来号人,叫上了。
  “五哥,干他!弄死他五哥,五哥!整死他!”
  这帮家伙一个劲地叫号。
  白净中年人还是笑。
  “赵小五啊!这么办!咱俩呢,也先别打!咱俩搁一边看着!你叫你那帮兄弟上!我呢,点一个人出来,跟他们打!我的人要是站着!你跟我打!我的人,要是趴下,你走!”
  “这事儿,行吗?”
  赵小五干笑:“哈哈!行啊,姓程的!果然有两下子,行啊,行!你挑人吧!但丑话在前,用家什事儿,不行!”
  一听这话,蓝半袖突然站起来,跟白净中年人说:“这……”
  白净中年人打断。
  “你那刀,太快,没眨巴眼,一地脑瓜子了。这使不得,我另有人选。”
  这话一落。
  突然,我感觉到什么了。
  转眼,意料中一样,白净中年人,朝我招了招手。
  我没说话,移步就走了过去。
  白净中年人示意我再近些。

  我靠近,他挪头在我身边小声说:“本来,这事儿,不该让你掺合进来。但我看出来了,你这身功夫,有明师传过你。今儿,你卡在一个关隘上了。这关隘,就是打人的关隘。这一关,你过了,往后,你出手就顺达了,过不了,出手先会怯三分。那样,白瞎这身功夫了。”
  我听这话,我点头。
  白净中年人又说:“我不清楚你师门,但大家都是武道,今儿,我就提点,提点你。你明白吗?”
  我说:“谢谢!”
  白净中年人笑了下:“行了,一会儿出去,我再传你一个,我年青时,在湖南,学来的一套口诀。好了……”
  讲到这儿,白净中年人,一扬声说:“屋子里,地方小,赵小五,咱们出去打!”
  赵小五低沉:“好!”

  晚上最后一波更新来了。
  --------------
  -------------
  ---------------------
  这事儿,要换成一般人,肯定会转脑子想。我这不傻逼嘛,哪有我强出头,替人来打架的,有我这么傻逼的吗?
  但搁武上讲,我这么干,是在通一个关隘。
  练武的,从练到打,可是一大关呐!
  有的人,练的让人刮目相看,甚至老师父看了,都说这人练的很好,不错。但真动手打了,怯手。并且,还是怯的厉害的那种。
  有的人,打擂台,规则赛是好手。但真打上了那种生死拳,一样不行。
  今天这多好的机会呀。
  我可是多少年,都等不来呀。
  这有高人,在一边上,给我掠阵。然后,这十来个,身强力壮的猛汉,流氓,常年打架斗殴的地痞无赖来给我喂招,让我打生死拳。
  这简直是,可遇不可求的东西。
  我怎么能不答应呢。
  转眼,这就都到外面了。
  大雨还在下。
  我们都站在外面,一大片空地,分了两边,站好了。
  喀嚓,喀嚓的惊雷响个不停!

  我脱光了膀子,勒了勒裤腰带,又检查了一下鞋带儿。我站好了一个不丁不八的步子,面对三米开外,那群张牙舞爪的家伙,我在养杀气。
  恰在这时候。
  白净中年人,姓程的那人,且先叫程叔吧。
  程叔撑了一把大黑伞,站到我边上,伸手拍拍我肩说:“小伙子,你支愣耳朵听好了。你的劲儿,现在还不透,劲不透,打出去,没什么力道。怎么打这个透劲,记住我一句话,想把事儿,办的利索,你不能将目标定在那个事儿上,你要定的更远一点。多了不说,就这一句,你听清楚,记心里。死死地记着。”
  “这是其一,其二,我传你一打架歌。你叔我年青时候,是个好勇斗狠的主儿,不是什么好人,当过兵,杀过人,复员了。搁湖南,遇见一高人,传了我打架歌。我学了后,却再不胡乱打架了。”
  “这歌儿,是这么讲来着!”
  “丹田一口气来含;呼吸全在意中间;身矮三分意贯虹;六识只把敌来辩;护了头面胸和裆;抓拿肩顶肘来填;意起追拳腰腿弓;七分狠意三分闲;拳拳透得虚空碎;打的神魔鬼哭天。”
  程叔讲完了,背手说:“明白了吗?”
  我脸上透了一丝喜色:“没懂!”
  程叔哈哈大笑:“不懂就对了,打个神魔鬼哭天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