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高术通神--我随国术高手们修行的那些年  作者:9毫米烟灰  分类:[鬼话]  
  晚上,在外面,吃了点大煎饼。然后,就回到那个大木屋子里去了。
  一进屋,那味儿,差点没给我们吃的大煎饼给熏出来。
  屋里,也没个电灯,点了不少的蜡。
  闷热,臭气,蚊子,甭提多难受了。
  我们进去,找到我们的铺,躺下后,我一边跟伙伴们小声说着话,一边注意观察四周人。
  什么人都有,但都是一脸的愁色。
  唯独,金哥那一帮人,弄了不少的肉啊什么的,坐在那里,一个劲地喝酒,吹牛。
  我挪回目光,正计划着是出去站会桩,还是直接就睡呢。
  突然,东边墙角,一个地方的一伙人,映入我的眼中。
  一共是三个人。
  一个中年人,四十多岁的样子,皮肤白净,拿了一个木头桩子,坐在地上,面前摆的是一个锅,锅里下的是面条。他身边还有一个人,看样子,比他岁数大一点,但却对白净中年人好像很恭敬的样子。
  那人,五十出头,留了灰白相间的头发,穿了个蓝布的大半袖,身边斜放了一根,很长,很长,好像是拐棍似的东西。
  最后一人,坐在中年人侧旁,他六七十岁,很瘦,戴了一老花镜。此时,脱了上身衣服,露出一身精瘦的膀子,坐在那里,捧了碗和筷子,等着面条煮好。
  我扫了一眼。
  当目光掠过中年人和那蓝半袖的时候,两人不约而同,拧头,看了我一眼。
  我跟他们目光一撞。
  唰!
  炸毛了!
  炸毛,就是起鸡皮疙瘩,意思是身上汗毛孔立了。
  然后,搁道家,武道上面讲,这就是感应上了,接上头了。
  再往深说一点,就是共鸣,共振上了。
  比如,平时咱们听音乐,听歌,听人家唱的特别动听的那一段时,一般人,都会有那种炸毛感觉,那就是魂儿上,共鸣了。
  毫无疑问,这白净中年人和蓝半袖,他们是练家子,并且,他们是高人。实力,好像还要在马彪子之上。
  问为什么。
  答案很简单,我看他们的时候,离的很远,中间还隔着人。
  但他们却能主动发现并找到我。
  这感知力,不是一般的敏锐。
  两人目光扫到我,好像疑惑了一下,稍许,白净中年人朝我微微一笑,又一扬手,示意面条好了。
  蓝半袖,马上很是小心地把面条,捞出来,装到中年人碗里,接着又取来身边,白桶装的凉水,把面条,用凉水过了一下。最后,又将一个小袋子拿出来,把切好的葱花,香菜,扔进里面。最终,这才又拿出一个瓶子,用筷子挑了一些酱,放到了面条上。
  中年人接过,细细拌好,这才慢条斯理地吃上了。
  我看的微呆。
  这人,真讲究啊,搁这么个地,你说,他们还用酒精炉子,烧水,煮面,还要再过水。
  我真的是,开了眼界了。
  这时,我听中年人说话。
  他说的是北京那边的普通话。
  “这人呐,什么都能对付,一个吃喝,一个睡,一个穿,最不能对付。吃喝睡,是咱们尊重自个儿的这副身子,对得起,父母养活。穿,是咱们尊重别人。咱穿的好了,别人看着舒服,不碍眼,不麻烦,对得住人家的眼睛。”
  “另外,咱吃东西的时候,咱得念叨人家好。这粮食,这面条,怎么来的呀。你说你有钱,钱是什么?钱不就是纸吗?没有老百姓辛苦种地收粮食。你拿了成山的票子,你不也得饿死。所以,咱得感恩呐,得惜粮啊。”
  这几句话,说法不同,但跟马彪子日常跟我讲的,基本一样,是以,我听了感觉这白净中年人不一般,真正的,不一般。
  但,他们干什么来了?
  看样子,不像是淘金的呀。
  正想着呢,老熊说屋里味儿太重,出去透下气儿。
  于是,我们这就出支,到外面,四下里走了一圈。
  再回来的时候,屋里人,都睡下了。
  我们也悄悄,摸回自已的铺,躺上面,硬了头皮,在一片如雷呼噜动静里睡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