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高术通神--我随国术高手们修行的那些年  作者:9毫米烟灰  分类:[鬼话]  
  那东西是木制的,然后,把含金的砂石放到里面,一边摇,一边过水,最后,沉在底子里的,就是淘好的砂金了。
  当时,跟村里人借这个东西,开始他们觉得我们是好奇。后来听大军说是要上山淘金去。村里人,全都反对。
  反对的理由是,那地方很乱,哪来的人都有,他们自个儿本村的人,都不过去掺合。所以,他们不希望我们去。
  大军对此给出的解释是,我们就是玩玩儿,到那儿看一眼,啥都不干。
  但村里人,还是不建议我们去那儿玩儿。
  最后,大军说了,不去那里,就在村边的河流里玩儿。
  这样,村里人这才同意,把那个淘金的工具借给我们来用。
  就在这样,在河流里玩了两天,期间还有村里的老人过来指点我们,这个东西,怎么用,怎么来淘,我们学的不亦乐乎。
  两天后,大军跟他叔说,我们要回家了。
  大军叔,一直给我们送到了村口。但我们没走,而是拿着,借来的淘金工具拐了个弯儿,悄悄上山了。

  刚才写的一点东西。
  晚上,估计,不会喝太多酒,回来早的话,还有。
  ----------------
  --------------------
  山上风景极佳 。
  东北这边的山,严格上讲,并不是真正意义的山。
  真正的山,是南方那种,极高,极大。
  东北这边,多是一些丘陵,然后在纵横交错的丘陵上分布着,生长了无数年月的,庞大的原始森林。
  临行时候,我们在村子里准备了差不多三天的口粮。
  大煎饼,腌制的咸菜,还有一小罐用小鱼炸成的鱼酱。
  那会儿,我们吃东西,都不挑的。主要是兴趣,想着上山,可以淘金了。这种事情,对上了三年的高中狗来说,充满了无穷的吸引力。
  我们要去的地方,是一个叫棺材沟的山沟子。
  叫棺材沟,倒不是说,这地方摆满了棺材,而是它的形状,很像是一个大棺材。
  当然,这话我们都是听大军说的。
  大军讲,他以前到棺材沟来采过野菜,圆枣子(一种东北山里的野果),所以,他讲了这个棺材沟的来历。
  从村子往棺材沟走的话,起码得走半天。
  路上,我们一边讨论着武侠,玄幻,仙啊,神呐,等等这些鬼打架的东西。然后,走着,走着老熊来了一句。
  “大军啊,那咱们去了,到时候,搁山上住哪儿啊?”
  大军说:“没事儿,有地方住,就是条件苦了些。这里边吧,年年都有人过来放山(组团挖野山参)完了,他们搁这地方,盖了一个老大老大的木头屋子了,我们都管屋子叫大炕。然后上山呢,就搁大炕那儿住就行,里面可大了,能住好几十号人呢。”
  老熊又来一句:“那,咱们去,能有地方吗?听村子里人说,那地方,好多人住着呢。”
  大军:“没事儿,有地方!绝对没事儿!”
  众人心安。
  于是,接着走山路。

  道儿上,也遇见了几条大蛇。
  老熊见了拿石头要打,老狗给阻止了。
  他说,山上的动物,都是有灵性。咱们到这儿来,按理说是惹到人家了。正常讲,是咱们不对。不对在先了,还拿石头打,就是错上加错,这是万万使不得的。
  讲到这儿,老狗来教我们一个法子。
  就是,摸着脑袋,跟蛇念叨,蛇蛇别咬我,我们只是偶尔来路过。
  然后,反复地念叨,离它远点,绕着走,就没事儿了。
  绕过大蛇。
  老熊又问了,要是一会儿遇见黑瞎子咋整。
  老狗沉吟。
  稍许他回。
  你见到同类,应该高兴才是,怎么能害怕呢。
  老熊 ,我打你!
  大家一阵笑,于是接着意气风发地往目标地走。
  早上出发,中午又在山上吃了顿大煎饼,喝了点自带的水。走到下午,快两点,这才来到了棺材沟。
  一钻进沟堂子,走了没几步,我们小惊了一下。
  有人!
  这人,不是很多吧,但总能看到,三三两两的,蹲在棺材沟里的一条小溪两旁,忙活着,用跟我们一样的工具来采金。
  我们出现的时候,这些人麻木地看着我们。
  目光有疑惑,有恐吓,还有木然。
  我们没理会,而是一直往沟里走,走了十多分钟,眼么前出现了一个大房子。
  这是那种,用大木头,一根根堆起的房子,很大,很大,并且看样子,颇有些年月了。
  大房子门口,拴了一条快掉毛的大狗,有个老头,拿个烟袋,正坐那儿抽烟呢。
  远远地看到我们来了,老头抬了脑袋问一句:“干啥来了。你们这是干啥来了。”
  大军:“我们筛金来了(那个筛东北应读萨,萨金。)”
  “嗯,知道了,得住这儿是不?”
  大军:“嗯哪。”
  “那啥,也不多,一晚上五块钱,住就交钱,不住,就自个儿找地方去。”
  大军:“住,住,我们住。”
  由于高中毕业了,是假期,家长多少会给我们塞些零花钱。
  一晚上五块钱不多,是以大家掏出来,凑了两个晚上的钱,这就交给了老头儿。
  老头儿没说话,接过钱,起身,领我们就进屋儿了。
  一进去,哎哟,那股子味儿呀。
  臭脚丫子,臭汗,臊气。
  这些味儿都混在一起不说,这里面,还有大米饭的气味儿。
  一句话,就是恶心!
  然后,再看布局。
  这里面,就一个大屋儿,靠着屋的墙壁四周,有一圈搭建的火炕。
  屋中央,有一张桌子,然后,还有一个灶台。灶台上边,有两口大铁锅。
  老头指着西北角一铺说,我们四个就搁那儿睡,完了,要吃饭的话,每顿五块钱,大米饭管够,菜,就是一碗。
  我们几个过去一瞅,大概看了下,觉得也将就了。
  正要放下东西呢。
  突然,身体传来了一阵混乱的脚步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