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高术通神--我随国术高手们修行的那些年  作者:9毫米烟灰  分类:[鬼话]  
  在讲高人之前,先描述下这几年我的变化吧。
  身高,高一时候,长了一点,到一米八五,就再不长了。然后,肌肉什么的,倒不明显。有,是有,但绝对没健美,健身人员那么夸张。大概形容下,就是有线条,但上面好像还有一些很薄的脂肪。
  另外,大概由于学习太苦,太累。再加上,平时多爱好书法,训练,看古书什么的。所以,气质上,跟青春阳光小少年还是有很大区别的。
  同学们,有时候叫我老夫子。意思是,看上去有点老气横秋的模样儿。
  另外,可能是站桩时间久,大腿比较粗,后背的肌肉挺厚的。
  前边,胸肌,腹肌什么的,不怎么显,能大概看出来,但不是特别显露的那一种。
  行了,就介绍这些,再讲,可就太自恋玛丽苏了哈哈。
  对了,再说一个,高二那年,我称体重。我体重,与身形,严重不符。就是,看起来一点都不胖,但体重,很重,很重。
  可我本人,却感觉身轻如燕。

  后来,问过一次马彪子,他说,这是打小,桩功扎实,骨密度就会比一般人,甚至比运动员还要大很多。而除了骨密度,像其实什么组织的密度也大。
  简单说,就是长的实称!
  除了个人身体上的一些小变化,我还在高中时期,结实了几个好朋友。
  一个叫老狗。
  老狗报的是军校,身形,体型什么的,也都跟军人似的,对自已要求比较高。
  另外,他跟我的路线不同。他在初中,打架也很有名。但他是一个人独打,就是接受挑战,然后,找个没人地方,狠狠打。
  老狗说,初中有将近一个学期,他鼻子都没好过。
  经常流血……
  经常的流。
  老狗这外号,不知谁叫的。就这么叫开了,当然了,能当面叫他老狗的人,满学校不超过三个。我就是那三人中的一员。

  除了老狗,还有一个叫大军的。
  大军跟社会上的人挺熟,学习一般,但不知怎么,也玩到一起了,到一起后,他跟社会上的人,渐渐也就拉开了关系。
  除了大军,还有一个,叫老熊。
  老熊长的魁梧,结实,本人并不姓熊。只是长的太像黑瞎子了。
  一身大黑毛儿不说,身材也是极敦实的那种人。
  我们三个说来有意思。彼此,还都不是一个班的同学。分散高中,各个不同的班。
  最先呢,是大军听过我以前事迹,跟我套上了关系。然后,大军又拉来了老狗。后来,在游戏厅,又遇了见到了老熊。
  我们是跟老熊搭伙,打游戏认识的。
  对了,打游戏,老狗的手段很厉害。
  那种游戏像什么恐龙快打,圆桌武士什么的,经常一个币,通关。
  说老狗的事儿,这还有个小段子。
  那会儿,高中学习压力大。老狗晚上回家,睡觉,睡不着。半夜爬起来,偷摸离家,找到游戏厅,大力砸门。
  “老板,开门。老板,开门。老板,开门。”
  人家老板,把门打开了。
  他进去,让人打开机子后,也不掏钱买币,而是从兜里掏出一个币,扔进去。
  再然后……
  很长,很长时间过去。
  通关。
  老狗丢下凌乱的老板,走人!

  老狗有过初恋,可惜是单相思,写了封情书,没送出去前,让家中老娘提前发现了。
  他老娘没直接说。
  只至有一天,老狗对着镜子,刷头,边刷边问,娘,我帅吗?
  老娘轻叹口的气,傻儿子,帅是帅,可借,就是没人喜欢。
  这就是老狗。
  一个很有趣的家伙,然后,他是我高中时的兄弟,朋友。
  大军,老熊,也有很多的事。
  我们一起,在高中时候,也做出过比较另类的事儿。
  比较狠的一次是,我们四个人,边走,边探讨金古温梁,四大武侠小说家和黄易的玄幻,幻想风格之间的差异和不同。
  然后,我们走了三十多里。
  一直到了下边一个乡镇,这才发现,我去,怎么走到这儿了。
  这就是我们。
  朋友,兄弟一样的关系。

  那件事之前,正逢高考结束。
  计划中,我打算去小舅包的那个蛤蟆沟,也就是深山里,闭一段时间的关。
  这个计划,让大军给打破了。
  大军说,他有个亲戚,在夹皮沟(一个很深山的地方,产黄金。)然后,他家附近有个大山里头,产金子。并且呢,是露天藏在小溪里的金子。听说,有人在那儿找到过大的狗头金。
  大军的意思是,咱们一起上夹皮沟玩儿。
  顺便,上山淘点金子,然后卖了,上大学到外地去花。
  现在回想,那会儿我们,都有一股子,我形容不上来,总之是很强烈的赚钱欲望。
  这个欲望很淳朴,不是说是,我赚到了钱,我买什么东西,我花起来,多舒服。而是要让家长们看到,我能赚钱了,且还会把赚到的钱,买成东西,送给家长。然后,像等着夸奖一样,希望得到一两句肯定。
  就是基于这样简单的目地,我们兄弟四人,迅速达成共识。然后,跟家里人说的是,到夹皮沟,大军亲戚家住几天。
  家长们免不了,一番的叮咛。
  但最多就是,别上山走太远,别到江里边游泳等等诸如此类的话。
  接受了叮咛,我们收拾一下简单的东西。
  这就坐了三个多小时的客车,来到了一个小山沟。
  小山沟不大,也就几十户人家的样子。
  投奔的亲戚,是大军远房的一个叔。但对我们这些孩子,山里人脑子里,未来的大学生,还是足够热情的。
  去了后,给我们杀鸡,炖肉的,搞的大家很不好意思。
  住了一晚。
  然后,大军去村里另外一家人,借了两个金簸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