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高术通神--我随国术高手们修行的那些年  作者:9毫米烟灰  分类:[鬼话]  
  齐凯没吱声,也没敢正视唐燕,而是抬头看我说:“来了啊。”
  我说:“嗯。”
  这时,我走过去,把水果交给唐燕,然后跟她说:“你进屋跟奶奶说会话儿,我在外面问问齐凯。”
  唐燕犹豫一下,末了还是拎上水果,进屋儿了。
  看到她走了,我和齐凯并肩往外,走到了大门口。
  “咋样儿,想好没?考几中?”齐凯问我。
  我想了下说:“看看吧,看这次期末成绩了,要是能过570,我就报四中。”
  “报四中吧!一中太他妈的操蛋了!”齐凯骂着。
  我说:“咋了。”
  齐凯“我让一中玩儿了,来的时候,说好的,给我一个保送名额,前两天,教务处姓孙那主任还有我们班任给我开会了。意思是,这保送名额没了!”
  “我次奥他妈!是没了吗?明摆着,不知道给谁了,次奥!”
  齐凯恨恨地砸了下门框子。
  我看着齐凯样子,我能感到他身上那种无力的愤怒。
  保送这事儿,是谁都不好说的一个事儿。说保送谁,权力,各个方面什么的,都在校长,教委那里捂的死死的。他说没名额了,但其实是有。但,你知道有吗?你知道最后给谁了吗?
  齐凯说的没错,这好事,指不定又让哪个有钱,当官的家长给抢去,安给自家儿子身上了呢。
  这种问题,对我们学生而言,是讳莫高深的。
  并且,我们是无能为力的。

  我说:“那你得念完啊,这不念了,高中毕业证都没有。”
  齐凯冷笑:“毕业证就他妈是一张擦屁股纸!JB毛用啊!我次奥!”
  我说:“那你怎么打算的?”
  齐凯:“不念就是不念了,这不眼瞅年根底下了,我给这边收拾收拾,完了跟我奶一起回沟里过个年,开春跟着忙活,忙活,家里那么多地呢,我哥又不在家,没人种不行。种完地,我打算去南边看看。”
  我说:“有目标吗?”
  齐凯:“走哪儿算哪儿呗,不行,先干服务生。我听人说了,干服务生,挺挣钱的。我打算,先去省里,干服务生攒点钱。完了,再朝南边走走,反正,我这么大个人呢,一身力气,饿不死!”
  我听了这话,心情很不好。
  但一时,又想不出,怎么帮齐凯解决。
  只好,望了天,长长叹出一口气。
  “行啊,你小子,捡便宜了。怎么样,跟唐燕,处上了吧。”
  齐凯伸手捅我一下。
  我摇了摇头:“哪有那心呐,现在。眼瞅中考了,卷子都做不完。”
  齐凯乐了:“行了!甭管我这事儿了,你好好地吧。好好学,还有唐燕,看好她,别让她跟别人处了。到时候,我去哪儿了,会给你写信。”
  我望着齐凯,心里有很多话,但一时,又不知从何讲起来。
  齐凯此时倒显的很乐观。
  他一边跟我讲着,他听说过的外面世界,一边暗自咬牙,发誓说着,我齐凯是没啥大文化,但我就认一个理,找到一条路,认准了狠干下去,就一定能成!
  我看着齐凯身上的那股子劲,那股子力。
  我忽然有种感觉。
  我的兄弟,他一定能成!一定!一定能成!
  因为,我看出来,这件事,激到齐凯的‘神’了。
  神一动,做事,用心,努力,纵使途中,遍布坎坷,那也只是坎坷而已,最终,还是能成的!

  当天,我和唐燕在齐凯家,帮着一起做了一顿饭。
  席间,我们每人,又喝了一瓶啤酒。
  吃完饭,我原本让齐凯跟我一起,送唐燕回家。
  但齐凯说,他不想当那个大电灯泡。
  让我一个人送吧。
  唐燕脸红了。
  然后,我和她一起,并肩走在漫天的鹅毛大雪中,一步步,往她家里走。
  风很紧。
  吹的人,冷嗖嗖的。
  “你冷吗?”唐燕扭过头看我。
  我咧嘴笑了下:“咱练武之仁,哪里知道冷啊!不冷,不冷!”
  唐燕一笑:“瞅你,还练武之仁,大鼻涕都快冻出来了。来!这围巾,你围上。”
  唐燕伸手就要摘脖子上围巾。
  我一挥手:“不用,不用,你看,这天儿这么冷,我没把羽绒服脱下来给你,就不错了。”
  “你得了吧你,还脱羽绒服。”唐燕嗔怪掺半地看我一眼,低头想了下说:“那咱俩,围一条吧。”
  一句淡淡的,咱俩,围一条吧。
  瞬间,就暖了我的心。
  然后,我俩好像很有默契般,唐燕把她的围巾解开一大段,围在我的脖子上,我紧挨着她,并肩走了两步,随之,感觉不是那么回事儿。
  我犹豫,再犹豫,内心挣扎,使劲。
  两分钟后,我伸手,慢慢,慢慢地搂上了唐燕的肩膀。
  她没挣扎,由我这么搂着,我俩一起,迎了漫天飞舞的鹅毛大雪,一步步,在街上,挪着,走着……
  我多么希望,那天的路,一直走不完呐。
  我相信,唐燕也是这么想的。
  但,半个多小时后,尽管我俩,一个劲地磨蹭,我还是给她送到了楼道下边。
  “练武之仁……你,抱抱我呗。”唐燕突然抬头,大胆说出这句话。
  我一愣,然后,果断伸手搂住了她。
  唐燕把下巴,搭在我的肩上。
  我俩抱了一小会儿,唐燕喃喃说:“过完年,我家要搬家了,之前,我爸就在长春买了房子。我妈已经过去住了。我这边念完这个学期,就得过去了。关仁,我……”
  我傻了。
  彻底的傻,我不知道,没有唐燕,我的日子会怎么样。
  对,那是一种缺失,一种被人拿走什么东西的感觉,很难受,很难受。
  可是,我……
  我又没有力量,留下她,没有……没有那个力量。
  “我爱你!“
  突然,唐燕说出这三个字,然后,她一挣扎,抬头,在我嘴唇上,小亲了一口,闪身就跑进了楼道。
  “我会给你写信的,会给你写的!“
  楼道,传出唐燕拖着哭腔的喊声。
  我有着要流泪的感觉。
  但我没让自已哭,我想冲进楼道里,把唐燕拉出来,可是我已经听到,她开门进屋的声音了。
  我……
  我咬紧了牙,使劲地跑,用尽全身力气地跑。
  我跑着,一直跑到郊外的荒地,然后我跪在那里,我喊着齐凯,唐燕的名字,我泪流满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