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高术通神--我随国术高手们修行的那些年  作者:9毫米烟灰  分类:[鬼话]  
  好像猴子,又好像别的什么动物,反正不像是个人!
  就这,当众跑出来,立马让人笑掉大牙。
  是的,很滑稽,很丑,很难看!
  但不可否认的是,它真的非常,非常的出功夫。
  此外,跑的时候,还有要领,呼吸开始要自然,然后再一步步的合拍。也就是说,把呼吸,跟步子,身形,节奏,用意识给揉到一起去。
  这是第一要领。第二要领,跑完了,不能马上喝水,不能马上大口喘气。
  要感觉心跳剧烈,血液狂流的时候,用心里一股子劲,把心跳,降下来。
  也就是说,一边慢慢走,一边留神在心脏,让心脏把这个血液流速,慢慢的降下来。
  讲领悟这个心劲的时候。
  马彪子特意交待了,这个,不能说是,我给自已一个强烈的心理暗示,降降降降!这是不对的,也不能,不理会。要稍稍留一份心,先感受,心脏由剧烈跳动,到恢复平稳的这么个过程。然后,这样,由感觉,慢慢去感知,找这个股子劲。
  找到了后,慢慢,调节这股子劲儿,就可以让人,在静止的时候,猛地一下子,通过意识,把心跳,调到一个较高的频率。
  接下来,再让自已在静止时,把心跳降至最低点,以此来节约自身的能量消耗。
  当然,这只是初步,到了后面,这种对身体的控制,会一步步愈发明显的出现。而那时,才是真正的内家拳学习。
  这些,仅仅是基础而已!
  这么难,还是基础?
  我当时不解地问马彪子。
  马彪子说了,难其实一点都不难。说白了,就跟捅破一层窗户纸那么简单。但前提,你得把功夫做足,下到了。
  下不到,做不足!脑瓜子想破,你也摸不到门径!
  我记着马彪子的话,整整一个暑假,我都在跑。
  清晨跑,傍晚跑,白天练。实在热的不行,要么上山,坐一会儿,站站马步。要么就是,跟邻居家的几个野孩子去水库里游泳。
  也是那个夏天,我学会了,自由游,仰泳,蛙泳,也学会了潜水。
  然后,我晒秃撸皮了。
  假期结束,我回到家里时,我爸我妈,差点没认出我来。
  他们还以为,我从非洲回来的呢。
  新学期开学了。
  初三面临中考,学习任务也紧张了许多。
  顺便说一句,初二下学期,我期末,全班排第六!
  一般,还得努力才行!
  一切,正如马彪子所说,我就是一个文人脑子,武人身子的孩子。
  这样的人,其实,最适合入武道。
  每天的功课仍旧在继续,只不过,我又多加了一项,跑步。
  初三是条狗,这话一点不假。
  做不完的卷子,写不完的作业,做不完的辅导资料。
  天天,除了练功,就是学习,忙的一塌糊涂。
  学校又再起风云了,高一又有老大了,然后,我们初三,也有几个人,立了棍儿。
  我同桌大虎,十月末的时候,进去了。
  原因是,跟多起盗窃案有关,但没成年,好像是要进少管所呆几年。
  然后,学校里,先是学生之间争个你老大,我老二。
  接着,又跟校外争。
  打了几起小架。
  最后,终了于一次大架。
  当时是,我们学校一个高一的老大,跟校外人冲突,把校外一个混混捅死了。
  用的是刀。
  再然后,这个老大,进去了。听说,得判无期。
  我不太明白,他们为什么这么干。
  我去问马彪子。
  马彪子回答的很干脆!
  就两字儿!
  憋的!
  打那儿以后,学校成立警务室了,校园里也有了巡逻的保安。
  校园,又重归小太平。
  但没多久,初三上学期结束的时候,我的朋友圈发生了两件大事。

  第一件事是齐凯不念了。
  齐凯不念了,一丁点的征兆都没有。
  那会儿,记得是快元旦了。由于学习忙,大家放学时间又不一样。我记得好些日子没和齐凯一起送唐燕回家了。
  那天课间休息,我到唐燕班上把她叫出来,然后问她,见过齐凯没有。唐燕也是一脸茫然。
  她说,也是好些日子没看到齐凯了。
  然后,我俩又一起上齐凯班找他,到班里,一问才知道,齐凯不念了。
  具体是什么原因,班上同学也不清楚,就说,教务处老师,找他谈了一次话后,他背上书包就走了。
  我感觉很不理解,就在一个星期日的下午,跟唐燕一起去了齐凯家。
  走的时候,下了场大雪。
  到他家,见门开了,推了门进去,发现齐凯正在院子里扫雪。
  狠狠的,用尽全身力气扫。
  唐燕看到这幕,她把给齐凯奶奶买的苹果交到我手里,然后走过去,大声问:“你怎么不念了,你马上要毕业,就不能再坚持一段时间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