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高术通神--我随国术高手们修行的那些年  作者:9毫米烟灰  分类:[鬼话]  
  接下来,没多久,曲家人抱来了一个大灰兔子,说是跟让人吃的那只,长的一模一样儿。然后把兔子放曲老二身边儿了。
  又过去,小半个钟头,曲老二醒了。
  当时是,程瞎子坐他身边,手给他把脉,正把着呢,曲老二突然就悠悠睁了眼睛。
  两眼睁开,瞥见程瞎子,曲老二眼圈突然就红了,然后,对着程瞎子,说了两个字:“师父!”
  程瞎子当时也迷糊了,他松了手,问曲老二,我怎么就成你师父了。
  曲老二说,他做梦打坏人,受伤了。有个老头儿,给他看病,然后,那老头说是他师父。他睁开眼后,第一眼见到的就是程瞎子,所以,他认定,程瞎子就是他的师父。
  程瞎子没吭声儿。
  独自憋了半天劲。
  差不多,六七分钟后,他抬头跟马彪子说:“你跟这家人商量,看他们能不能让我把这人带走!”
  剩下的事儿,出乎我意料。
  曲家人听说程瞎子要把曲老二带走,全家人好像遇到什么喜事似的,一个劲地说好。
  其实,想想,这家人也不容易,守着这么个半傻不傻的汉子,又在屯子里闯了这么大的祸。这地界,真心是没办法待了。
  随后,一行人吃饭。
  饭毕,程瞎子领上浑身虚弱的曲老二,又让他抱着那只大兔子,拿了曲家人给的一块钱。就这么,跟我们一起,离开了这个小屯儿。
  走的时候,曲老二父母,远远出来送。

  一直送到了公路边,上车时候,换过新衣服的曲老二突然抬头跟他爸妈说了一句话。
  “爹,娘,等我出息了,给你们寄钱啊!”
  此事,按程瞎子讲。一切冥冥中,自有天意安排。
  他不敢违天意,所以,得把曲老二带在身边,好生照顾。
  对,这是天意。
  此外,程瞎子回到县城,又去了次县医院,听说是给被曲老二打坏的人,医伤去了。也就是高家那大小子。我没去,是听马彪子说的,程瞎子露了一手功夫 ,让医院的人咋舌,完了,好像还给高家大小子,扔了不少的钱。
  这打伤人的事,也就算是私了了!
  四天后,一个中午,马彪子在学校门口堵着我。
  然后,我跟他一起去给程瞎子送行。
  路上,讲了上述事儿。然后,我们到了客运站。
  没想到,马彪子时间掐晚了,我们去的时候,车已经开了。没能跟程瞎子说上话,只跟他,隔了车窗,挥手道别。
  挥了两下,然后,曲老二又抻过头来,朝我们,挥了一下手。
  很认真,很认真的挥。
  这一别,许多年,许多年后,我再遇见程瞎子,曲老二。这两人,已经又是一番大造化了。当然,那是后边要讲的故事。

  送走了两人,马彪子转身跟我说:“吃没?”
  我说:“没呢,这不刚放学,就让你给整这儿来了吗?”
  马彪子:“走,咱俩吃面条去。”
  我们顺街走了一会儿,找了个面馆,进去要了两碗面条。
  马彪子边吃,边说:“你露功夫了,这些日子,有没有人找你事儿?”
  我埋头吃着说:“没有,同学们都挺好的,对我也行。另外,我觉得这身上轻多了,特有劲儿,学习再晚,也不累。但一上床,想睡,甭管啥姿势,马上就能睡着。早上起来,也没赖床的意思,闹钟一响,睁眼就起。”
  马彪子说:“好,换了这回劲,你这经脉又让程瞎子给养过,也算是你大福份了。对了,你再仔细想想,校门口,有没有人盯你。”
  我一听这话,马上说:“你别说,这么一讲我想起来了,有些小混混啥地,老是拿眼神儿瞟我,他们啥意思,想干呐。我整死他们。”
  马彪子喝了口面汤:“你跟他们耗不起,这都是些什么人呐,驴球马蛋的玩意儿,一辈子撑死搁这么大个地方来回地蹦达了。混的再牛逼,也就是个地头蛇。你不一样,你往后的世界,大着呢,天下,大着呢,可别让这些玩意儿扯你的腿儿。”
  我剥了个茶叶蛋说:“那咋整,他们要是跟我干呢?我还不手,让他们打我一顿?我可受不了那个气。”
  我哼着说。
  “学武的,是受不了那个气。但,不能这么办。你说,你跟他们打了,你把他们一个个都打坏了。你不得,进里边呆着。就算不进去,你也得掏钱是不。”
  “他们打我,我还手啊。”我争辨。
  马彪子:“公安不管你那个,你们打了,这就是打架斗殴,就得抓你们。”
  “那,那我咋整。”我一下子呆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