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高术通神--我随国术高手们修行的那些年  作者:9毫米烟灰  分类:[鬼话]  
  危机关头,程瞎子喊了一句说:“彪子快,不能让他再泄元气了,再泄,他小命要不保,可能就没得救了!”
  马彪子低低哼了一声,一攒劲,嗖!
  他好像一枝箭,一下子就冲到了破碎的栅栏前,同时,将那些碎木头,砰的一声,给冲了个稀巴烂。
  这还不错,在他冲到曲老二身侧的时候,他抓了曲老二的胳膊,身体在高速前进的状态下,猛地一停,一顿。
  就这一下,就把曲老二,给扔了一个大趔趄。
  扔完了人,马彪子又是一冲。
  曲老二张牙舞爪地要来,打,啃,咬。
  这时,程瞎子抖嗓子喊:“用钉锤,打他印堂,定他的神,再打他膻中,关元,散他的气!”
  一句话喊完。
  我都没看清楚具体的动作,就见马彪子在曲老二身前,晃荡了那么一下。
  然后,闪身。
  曲老二,扑通,一个跟头,趴地上,抽了。
  就是牙关紧咬,口吐白沫的那种抽法儿。
  “孩子,扶我过去。:程瞎子搁旁边吩咐我。

  我急忙拉了他的手,给他拉到曲老二身边儿。程瞎子蹲下,伸出手来,把胳膊底下夹的小包取出,打从里面,拿了一根很粗的针。后来我知道,那是医家放血用的三棱针。
  程瞎子简单消了下毒,随之,开始给曲老二扎了。
  他扎的是手指头,手指丫,脚指头,脚指丫。
  扎完,也不顾多脏,伸手在手脚处,来回的捋,顺,捏,按。
  一股子的黑血,就这么,从手脚的末端,汩汩地淌出来了。
  放完了这个血,又把曲老二,后脖子扳过来,在后脖子,脑门等几个地方,放了一通血。
  手法,都是先扎,再揉,再捋。
  动作,不急不慢,舒缓自然。
  就这么,一一处理妥当。
  曲老二不抽了,但仍旧两眼紧闭,人事不醒。
  而程瞎子,他脸上,脑门上,反倒出了一下子的汗。
  “悬呐!这要再晚上个一天半天,这汉子,可就要丢性命了。”程瞎子擦把脸上汗,一边收拾针,一边说:“快,给抬屋里,烧上一锅热水,给这汉子好好擦洗,擦洗。唉,这是可怜人呐,受了大委屈,没地泄,没办法,硬生生给自个儿逼疯了。”
  程瞎子叹口气,招呼曲家人过来帮助。
  我和马彪子跟着曲家人一起忙活,算是把曲老二,抬回屋里。
  接着,曲家大闺女和老太太一起给烧水,我们几个,守在屋里,炕头处,看着这曲老二。
  大家坐好。
  马彪子揉了揉手说:“这家伙,身上有股子劲往外冲,差别没把我这手指头给别断了。”

  程瞎子坐在炕沿边上,手搭曲老二脉门处,慢条斯理回说:“你那对付的,可是人身上的元气之力。非本力。那股子劲儿,是人一身生机的所在。岂是人力能对付,又何况,这曲家二兄弟,身子骨结实,平时多干农活,这一身的力道,疯起来了,到城里,也只好用那西人手段,取麻醉枪来打,才能将他降伏。”
  讲到这儿,程瞎子微微沉吟:“嗯,邪火小了,估计是刚才放血,放了一些出去,只是胸口还郁了一口痰热,这股子热,非药力,不能散。”
  说话间,程瞎子对马彪子说:“去把我大包里那个小木头匣子拿来。”
  马彪子一怔:“瞎子,你要动紫雪丹了?”
  程瞎子:“不动不行啊,这身上,有大热呢,不行药力,单凭针术,解不了的,拿来,拿来吧。”
  马彪子,这就翻出一个小木头匣子,又从里边,取出一个用焦黄的蜂蜡,封起来的大药丸子。
  这东西,我知道,因为家里边,我母亲就是医生,她们那还是一个中医院。所以,跟药之类的东西,我打小就知道。
  程瞎子捏碎蜡封,把里面的药丸取出来,捏了一半,又问曲家人要了一杯温水,伸手在曲老二下巴上,掐巴了几下,就让对方把嘴张开了。
  程瞎子没直接喂药,而是又按了什么地方,让曲老二把舌头吐出来。
  他伸手在舌头上,刮了一下,又凑到鼻子上闻了闻,然后说:“嗯,这苔,跟我估的倒也一模一样。”
  说了话,他这才把药,给放到曲老二嘴里,又小心倒水,同时,又在曲老二嗓子下边,靠近胸骨的那个位置,按了几下。
  曲老二咕咚,咕咚,就把药,水全咽到肚子里了。
  等曲老二吃完了药。
  曲家人那边儿,把水也给烧好了。
  曲老头和曲老太太,忙活着给儿子擦洗,我们则在一边聚着喝水,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