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高术通神--我随国术高手们修行的那些年  作者:9毫米烟灰  分类:[鬼话]  
  马彪子吼了一嗓子后,伸手把刚抽了一口的烟往地上一扔,起身,嗖,跟一阵风似的,就跑到了后屋儿。我紧跟在马彪子身后,来到后屋一瞅。
  后屋,靠西北角的一个小房间的木门打从里边让人撞的粉碎,抻头往里头一瞅。好家伙,屋里一铺炕,炕上,散了一根两米来长的大铁链子。这会儿,铁链子,却已经断了。
  此外,这小屋散发了一股子难闻的臊臭气,想来这几天,曲老二的吃喝拉散全都是在这里边完成的。
  眼么前,我刚看过小屋儿,马彪子已经跳出窗户外。
  小屋儿斜对方就是这户人家的厨房,夏天,天气热,窗子都敞着。估计,曲老二是顺着窗子跳出去了。
  我紧跟着追,脑子里也忘记照顾程瞎子了。
  就这么,扑通跳出窗户外,奔进后院一排苞米地里。
  冲出苞米地,迎面是一大排的松木杆子做成的杖子(就是围墙,栅栏。)
  然后,我听到了一声吼。
  杀!
  我顺着吼声一扭头。
  刚好就瞅见,马彪子,正跟一个浑身上沾满无数屎尿的中年人对峙。
  这中年人,应该就是曲老二了。
  此人,斜对我,看上去好像三十出头,身上穿了一件脏的不能再脏的大背心子,腿上是一条落过补丁的深灰大秋裤。他光着脚丫子,露出挺壮实的胳膊,微仰个头,浑身一边微微颤抖,一边微闭眼对马彪子说,杀,杀,杀!坏人,吃我兔子,杀杀杀!

  马彪子没出声儿,而是微微移着步子,与曲老二之间,保持大概两到三米的距离打量对方。
  刚好这会儿,程瞎子在曲家人的带领下,也钻过苞米地,聚到这地方了。
  老曲头,一看儿子又发狂了,他张嘴要喊。
  程瞎子低低一句:“谁也别说话,这会儿,谁要是一说话,冲着了他,元气奔外泄了。”
  曲家人一听,大家纷纷不出声儿了。
  然后,程瞎子朝我身边挪了挪,低了头,伸手捅我一下,又抽动鼻子闻了闻,接着他小声说:“孩子,你跟马彪子学东西,这疯子撒泼,可是一个让你见证武道根本的好东西。”
  我一怔。
  然后,我顾及到曲家人感受,我挪了挪步子,小声回:“程爷爷,这怎么啊。”
  程瞎子淡然:“你看,那疯子就搁眼么前呢。你瞅他喘气,是不是跟咱们不一样。是不是,他一喘息,整个上半身都在动。”
  我细打量,咦,你别说,这曲老二喘息的时候,整个上半身,都随了呼吸,一动一动的。
  程瞎子:“你再看他的腰,你挪下,你看,他腰动不动。”
  我挪了步子,抻脖子一瞅。
  这一看,我也愣了一下。
  曲老二的腰,竟然跟肚子似的,随了呼吸,一收一缩的。
  程瞎子又拿手碰了我一下说:“瞧见没有,这呼吸里边,可有大学问呐。当然了,你顺着呼吸去练,没有用。这都是,练久了,功夫下到,自然而然有的反应。”
  “你们练武的,求的就是这个,但却是,在神智清醒状态下的这个。唉,这东西,一两句整不清楚,你往后,慢慢学吧。今儿,咱还是治病,治病。”
  说完,程瞎子微仰个头说:“彪子啊,一会儿下手,用透劲,柔点!”
  马彪子点了下头,然后刚要有所动作。
  突然,打从松木栅栏外,路过了一个不知谁家的农村大老娘们儿。

  松木栅栏不是很密实,在外面能看清楚里面的情形。
  这大老娘们儿,五十多岁,一身大肥肉,长的挺黑,且粗壮。她低了头,走到这儿,忽然下意识一抬头。
  接着她愣了下。
  与此同时,马彪子说:“大妹子,别出声,别出声。”
  老娘们管你这套啊?
  当下,此人哎呀,一下,接着下意识退了两步,边退,边喊:“哎呀妈呀,哎呀,哎呀,哎呀妈呀,疯了,又疯子,老曲家二儿子又疯啦,疯啦!”
  这家伙,喊的是一声比一声高哇,跟高声大喇叭似的,恨不能,让全屯子人都能听着。
  曲老二听到这动静,嘴里含糊一嗓子后,他啊啊啊啊!
  一阵乱吼,接着,拔脚就奔大老娘们去了。
  松木杆子挡着呢,但对他来说,啥也不是。砰砰砰!也没个章法,拳脚,就是拿身子一通瞎撞,喀喀的,几根大松树杆子,全折了。
  这期间,他身上,脸上,也让木头枝子给刮破了,流了些血,可他浑然不顾,啊啊啊吼着,就要奔那老娘们儿去。
  外头,老娘们儿吓堆了,扑通一屁股坐地上,一拍大腿,扯嗓子嚎:“哎呀妈呀,杀人啦,曲老二杀人啦,疯子杀人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