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高术通神--我随国术高手们修行的那些年  作者:9毫米烟灰  分类:[鬼话]  
  我伸手拉着程瞎子的手说:“牵着呢,牵着呢。“
  这时,我听中年妇人嘀咕:”这怎么还带来了一个瞎子。“
  然后,这屋的老头说:“你懂啥,旧时候,整这些邪性事儿的,都得缺一门儿。“
  “啊,明白,明白。”
  说话功夫,我们就屋儿了。
  到屋儿里,先坐下喝水。
  然后,听这屋子的主人,老曲头讲是怎么回事儿。
  老曲家,一共一个大闺女,两个儿子。
  大闺女,就是眼么前这中年女人。两个儿子,小儿子在县里开饭店。那饭店,用的就是马彪子家的鱼。
  然后,出事儿的是二儿子,曲老二。
  曲老二生下来挺好的,听说是小时候,发了一次高烧,家里人给救晚了。脑子烧坏,人呐,不奸不傻的,发愣发呆,学习也学不了,只好在老头,老太太身边帮着干干农活儿。
  就这么,长到三十多岁,曲老二也没处对象。偶然一次,邻居家养兔子,曲老二见小兔子好玩儿,就问人家要了个小崽儿,自个养着。
  曲老二伺候的精心,慢慢就给养大了。然后,天天像遛狗似的,牵着兔子在屯子里走。
  人家呢,背地里,都叫他兔子老二。
  也就前一个星期,曲老二领兔子溜达,但他没牵,然后那大兔子,不知跑哪儿玩儿去了。
  曲老二满屯子找,后来找到老高家。
  进院,刚好看见,老高的大儿子,正给兔子扒皮呢。
  没错,那兔子就是曲老二的。

  老高家大儿子还乐呢,说,老二过来,我中午给你做红烧兔肉,这玩意儿,跟小鸡一起炖,可香了。
  一句话完事儿,曲老二嗷一嗓子,两眼一翻白,晕过去了。
  高家大儿子吓坏了,叫了人给抬到老曲家。
  一通掐人中,刚掐醒。曲老二就疯了。
  据说是先把高家大儿子的胳膊,给掰折了,骨头茬子都露出来了。然后,又给高家大儿子举起来,扔到菜地里。末了,撒丫子,跑山上去了。
  现在高家大儿子,搁县医院住着呢。
  然后,曲老头领人在山上找了一天一晚上,搁一个沟堂子里,找到了儿子。
  大家给抬回来后,担心他发病,害人。就拿大铁链子,给拴上了。
  完了,饿了,就给拿口吃的,渴了给端盆水。
  曲老头讲到这儿,目露胆怯说:“那老高家,老大,那胳膊,可粗了,就那小手臂,让我家老二,喀嚓一下,就给掰折了,你说,那,那得多大劲啊,那,那是他吗?”
  马彪子这会儿,用曲老头家的烟叶匣子,卷了根烟说:“是他!不过是临时受刺激,疯了一下。这疯子,跟咱们正常人不一样。休说胳膊了,我见过狠的,把人脑袋用手都给拧下来了。”
  曲老头惊了惊:“为啥啊。“
  程瞎子这会说了:“这个,用我那读大学的孙女的话说,是什么肾上腺,什么激素过多,然后,人就怎样,怎样。是那么简单吗?不是!洋鬼子,研究这些科学是有用,但他们还没研究透。他们要是牛逼,他让人不死呀,他凭空,他不拿什么细胞,什么精子。他直接,给我造个人出来呀。“
  “哼!“
  程瞎子冷哼过后,他又说:“神狂失守,本元透出,这是元气大透,倾泄而出的迹象。你们拴住是对的,不拴的话,他把本源的那点元气儿透光,也就咽气儿了。”
  曲老头吓的哆嗦:“那,那……”
  刚说了两个那。
  突然,就在这节骨眼,我听到后屋儿,啊……一声狂叫。随之,砰!什么东西碎了。
  这时,马彪子一个激灵,然后说:“坏了,人跑了!”

  PS:
  说点,跟正文有关的解释。
  人身体的潜力是很大的,但潜力都被某种东西束缚,那东西是什么?
  答案是身上的神。
  这个神,是精神,也是意志,还是情绪。
  医武不分家,想学好内家拳,中医,医道的东西,不说精通吧,至少得知道六七层。
  曲老二的情况,用中医讲,是癫狂之症。
  这个症,是阴虚阳亢,也就是说,心阳过亢,阴不制阳。以致周身的气机外泄,发狂,大力无穷。数人,都难以制伏。
  心阳过亢,伴随的还有痰邪郁胸,转尔,循经犯脑,这才,生出了这么个毛病。
  简单讲,我们身体有一套,我们自已的机制,它约束了,我们的元气,不使其外泄。
  真正的道家,武字一门的练法。
  是让我们,见到,控制那个约束机制的神,然后,能够随心所欲地控制它,转化它。
  这,就是道家修行的根本。
  换句话讲,武道的本质,不是向外求,而是向内求。
  求对身体的,那种全方面的控制。
  内分泌,神经,肌肉,等等一切的一切。
  对,还包括,植物神经等等!
  所以,这一段,引曲老二的病,实际是,告诉大家,武道的本质。

  哎呀,忘了收个尾了。
  今晚,就更这些。
  子时,咱都得歇了。
  大家睡吧。
  睡前,能顶的,顶一下,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