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高术通神--我随国术高手们修行的那些年  作者:9毫米烟灰  分类:[鬼话]  
  程瞎子,伸出手来,在我脚脖子,十个脚指头,脚心处,捏了捏,掐,划,按了几下,又把手,放到我脚踝内侧,后来,我知道,那个叫‘三阴交’的穴位上。好像大夫把脉一样,用三根手指头,按在上面,轻轻按了一会儿。
  接着,又如法炮制,掐,按我的手掌。
  这么,忙活了小半个钟头,程瞎子脸上露出一丝微笑。
  “嗯,不错,不错,这孩子恢复的本事,很强,很强。咦…彪子,你教过他东西吧。”
  马彪子嘿嘿笑。
  程瞎子:“难怪呢,得嘞,没事儿了,身上这小隐伤,痊愈了!以后,有关隘,咱也不怕了。”
  说完,程瞎子:“我那鸡汤,熬好了吧,这给我饿的,快不行了。”
  马彪子:“好了,好了,整个砂锅给你端来,让你吃个够。”
  程瞎子释然一乐。
  顺势,就将我身上针拔了,同时跟我说,可以活蹦乱跳,可以做任何的运动了。
  我穿了衣服,下地走两圈。果然,竟又有点身轻如燕的味道了。
  当然,这不是程瞎子给我打通什么奇经八脉,而是我换劲后,身上,又长劲了,长功夫了。
  当下,程瞎子吃肉,马彪子吃大饼子,小咸鱼。
  我呢,稀饭外加,拍黄瓜和一盘子的拌豆腐。
  程瞎子一边细细地啃那个鸡爪子,一边跟我说,这段时间不能沾荤,一定要吃全素。家里边,不行的话,咸菜也将就,就是不能吃肉,等过了七天,随便我,怎么吃都行。
  趁吃饭功夫,我问马彪子,明天是不是要出去,给什么人看病。
  马彪子说,你耳朵怎么那么长呢?
  我一边笑,一边说,我也想去。
  马彪子摇头。
  我坚持。
  马彪子心中忽然一动,接着他说:“去,也行,但是,你别跟着动手,别掺合,你远远地,跟那家人,一起看就得了。”

  我心中一动,搞不懂,这看病,怎么还带动手的?但既然答应让我去了,那就听人家指挥吧,于是,我点头同意了。
  正好,明天学校放一天的假。下周一,才正式上课。
  我吃过饭,一看时间,已经是下午四点多钟了。
  我就打算回去了。
  临走,程瞎子叫住了我,他说,刚才给我行针时候,看我耳朵后边有伤,脑瓜子上也有个小口子。口子是没事儿了,但他怕我耳朵后边的伤落疤,脑袋上的伤好了后,不长头发,就特意给了我一瓶,他的什么药,他说,趁这个节骨眼涂上,一准不落疤。过了这个节骨眼,就不好用了。
  我对程瞎子说了谢谢,同时跟马彪子约定,明早上五点半,过来他这儿。
  这就,转身,离开了鱼棚子。
  回家路,走的份外轻松。
  到家,跟家里人说了去同学那儿玩儿,然后,也没多想,正常的看书,学习。
  第二天一大早,我四点半就起来了,简单洗了洗后。
  我跟爸妈说和同学约好,一起补习来着。
  爸妈问干嘛起这么早。
  我说,早起的鸟儿有虫吃。
  回了这么一句,我推门,离家就到马彪子那儿了。

  到地方,正好五点,马彪子和程瞎子已经收拾东西打算走了,见我来了,马彪子塞我一个馒头,外加一块他自个儿腌的咸菜,这就是我的早饭了。
  随后,我们三去了客运站,坐了一班,五点五十从这儿,往乡下去的客车。
  就这么晃荡了一个多小时。
  七点多,到了一个不知名的沟岔子边上,我们三下了车。随后,又走了差不多四十分钟的山路。约摸八点半的时候,来到了一个叫大砬子的小屯子。
  进屯,马彪子就打听,老曲家搁哪儿住。
  问到了后,走了五六分钟,到了一个很大的农家院前,马彪子朝里面一排大砖瓦房喊了一句:“老曲家吗?我是曲老三叫的那个人。”
  连喊了两声儿,打从屋里出来一个老太太一个老头儿,外加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女人。
  老太太一边走一边说:“哎呀妈呀,可给你盼来了,这家伙,老吓人了,你说,这是冲到啥了还是咋地啦。听老三说,你身上的杀性大,看过来,能不能给镇镇。“
  马彪子说:“行啊,行啊。那个,仁子啊,你牵着点你程爷,别让他磕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