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高术通神--我随国术高手们修行的那些年  作者:9毫米烟灰  分类:[鬼话]  
  答应了写,就得坚持给大家写出来。
  另外,这个东西,很长,很长的,不抓紧写,不自我催促,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写完呐。
  因为,东西太多了。
  好了,今晚更新,马上放出来。

  正文的内容,开始了
  ---------------------
  -------------------
  ------------------------

  心神最损元气。
  这个,马彪子跟我讲过。意思是,我们干一件,需要集中全部注意力的工作,并且这工作还要求我们,根据操作对象的反应,随时调节每一个不可预知的细微,同时,做出应对和判断。
  打个比方,开车,在客观条件允许的前提下,把时速加到极限,比如,二百八,或三十百多公里每小时。然后,路况不明,随时有可能出现,钉子,石头,行人,等未知。在这样的客观条件下,一个人的能力,就不仅仅是力气,反应那么简单的了。
  还需要心,还需要,自身的一个神!
  程瞎子,就是在用心神的力量,用一种武术中的透劲儿。给我舒活经络,气血。
  我身上此时,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暖暖的,很舒服。
  转尔,当程瞎子帮我活腰的时候,不知不觉,我就睡着了。
  再醒来,我鼻子里闻到了一股子浓浓的鸡汤味儿。

  睁了眼,看自个儿,上半身已经光了,并且扎满了针。往下一瞅,大腿也光了,两边都扎了很多的针。
  又一扭头,正好看到程瞎子和马彪子两人正商量事儿。
  “这孩子,基本差不多了,等下,再用这药捻子,把针,烫一下,也就齐全了。只是,这七天时间,不能让他沾荤腥。一点肉,都不能碰。”
  马彪子:“嗯,这孩子有股子韧性,这事儿,对他来说,不算什么。只是,瞎子啊,这次,我特意去省城把你接来,走的时候,让你带了几味药。那药……”
  程瞎子:“知道,你要我救的肯定还有旁人。那个急吗?”
  马彪子:“急也不急这一天半天的了,先把这孩子医完,明个儿,咱再去那个地方。”
  程瞎子:“行啊,好歹也是跑一趟,医一个也是医,医两也一样。”
  马彪子:“有劳,有劳了。”
  程瞎子:“甭说那个,你们八极,对我这一脉的祖师有恩,我们这些做弟子的,应该,应该的……咦,这孩子醒了,快,跟我搭把手,把这药捻子给上了。”
  说话功夫,我见程瞎子和马彪子就过来了。
  也没说什么,只问了我,好不好。
  我答了个好。
  程瞎子就伸手,从马彪子托的一个木匣子里,取过一根手指长粗,头发丝粗细的绳子。
  那绳子,很细不说,上面隐隐泛着油光。我下意识,抽鼻子闻了下。竟然在满屋子鸡汤香味中,闻到了一丝好闻的药味儿。
  这个,是什么东西啊?
  我愣神功夫,程瞎子伸手将药绳系到一根针的针尾上,接着,手极灵活地绕了几圈,就把药绳给拴上了。但是呢,绳还没贴死,尚留了一个截的捻儿,向上支愣着。
  我看这程瞎子,虽说他眼睛看不见,但这人,竟然跟有眼睛一般,伸手探针,取绳,缠捻,动作丝毫不显生硬。
  厉害,这真的是厉害呀。
  我在心里佩服着。

  不大一会儿,程瞎子把药绳都缠完了,拿了一盒火柴,划火前,他跟我说:“孩子呀,一会儿呢,你先是感觉到烫,然后,会痒,那个痒劲儿,很霸道的。你得忍着,不能笑,也不能动弹,明白吗?一笑,一动弹,这气血就乱了,我之前那功,也就白做了。”
  我说:“明白,明白了。”
  程瞎子朝我笑了下,接着,哧,划着火柴,奔着一根药绳一燎。
  呼一下子,那针尾就闪出一抹蓝火苗,转眼功夫,我先是感觉肉里边一烫,随之好像钻进去条小虫子似的,那个痒啊,还真挺难受的。
  我暗暗忍着,尽量让自个儿,不出声,不动弹。
  接着,程瞎子动作飞快,将我身上几十根针,都给弄着了。
  那股子劲哟,现在想想,真是一个泪呀。
  甭提有多难捱了。
  好歹,我挺过去了。
  差不多,三四分钟功夫吧,对我来说,好像三四个小时。
  我没笑,也没动弹。
  完事儿,程瞎子伸手一边给我行针,一边赞许说:“行,孩子,有大出息,单这忍字功夫,非一般小孩儿能做出来。”
  马彪子说:“我也是看这孩子性子沉实,再加上跟我有个因缘,所以才帮他一把。”
  程瞎子:“嗯,不错,不错。”
  程瞎子一边赞许,一边给我行针,就这么,又行了一个多小时的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