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高术通神--我随国术高手们修行的那些年  作者:9毫米烟灰  分类:[鬼话]  
  下午的粮食来了。
  大家加把劲,多顶顶。哈哈。
  这个高术呢,其实是以国术,功夫为主要切入点。
  然后,后边呢,会写很多东西的。
  一些隐的,不为人知的,医,易,道,巫。
  当然了,不是循环,召唤小飞龙的景象,不会在我书里出来。
  都是一些现实,并经过考究的东西。
  好了,不多说。等下,把粮食呈上来给大家。
  妥,下边是今天的正文。
  ----------------
  ----------------
  ---------------
  再说我出的名儿之前,先讲讲,想要挑齐凯脚筋的是什么人。
  这件事的另个主要起因,是因为一个人,他呢,是齐凯同学,原来我们学校的百米冠军,他的名字叫李大强。这事儿,说起来,跟李大强没什么关系。之前呢,齐凯转来后,学校的意思,把保送名额给齐凯。李大强回家,就把这事儿给他爸说了。
  他爸呢,当时也没太在意。但就事发前的那天晚上,他爸跟他的两个弟弟,也就是李大强的两个叔叔一起喝酒。
  这事儿,就让李大强二叔知道了。
  李二叔不是个好人,他在黑龙江,打架给人捅伤了,一直在逃。基本,算是个负案在逃犯吧。
  兄弟三个,喝了顿酒,李二叔就提议,把齐凯脚筋给挑了,让他这辈子都跑不成。
  要不说人呐,喝酒可以,但一定要看跟什么人喝。
  像李二叔这样的人,拿话一刺激,李大强父亲,三叔,心里的火,呼的一下就烧起来了。
  然后,晚上,一直就在校门口等。
  等到齐凯放学,这三人跟着,跟到了胡同,眼见左右没人,就先把齐凯打了。接着,就有我见到的那一幕。
  三个人,说是都给抓起来了。但一时半会儿,还进不了监狱,都在医院躺着呢。
  我听说是,李大强父亲,脊椎骨让我撞的错位了。
  然后呢,这三人,还有不同程度的骨折。不过,基本没什么重伤。
  是啊,我那会儿,还是个孩子,刚练了一个来月,劲都不会发呢,怎么可能出手打成重伤呢。我能抽冷子,给这三人打成这样儿,已经是烧高香喽。

  事发第二天,学校运动会,我脑瓜子虽说是挂彩了,但我仍旧参加了。
  那天,第一个比赛,就是百米。
  齐凯参加了。
  他预赛,就打破了以前他保持的校纪录。
  但不知为何,虽然他赢了,可我看出来,他不高兴,不开心。
  我成了同学们嘴里议论的牛逼人物,什么见义勇为,什么一个人挑三人。
  更有甚者,把我那天晚上出手的事儿,给编的非常夸张,说的是什么,我一出手,李大强老爸就飞了,再一出手,两个叔叔,就靠墙躺了。
  运动会开到第二天,我听到了一个让我很不开心的消息。
  说是李大强本人,留给他妈一封信,然后揣了家里的三千块钱,独自一人,去南方了。
  我听到这个消息,非常的不开心。
  我坐在班级搭的凉蓬下,微仰在椅子里,一方面承受着换劲时带来的无力感,另一方面,我在替李大强揪心。
  其实,这件事,无论我出手,还是不出手,李大强和齐凯都是受害者。
  只不过,我出手之后,两人受害的程度,各有不同罢了。
  人呐!
  要是李大强他二叔,不出那个损主意,又何来的这一切呢?
  我仰头望天空,伸手接过一个女生给我递来的汽水,仰头喝了一口,朝对方,展露一个装逼的小笑容,又独自一人,深沉起来。
  女生脸红,塞了我一袋蚕豆,这才扭身离去。
  运动会得开三天。
  第三天上午,本不想去,因为我感觉浑身发疼不说,肌肉,关节,什么的还发硬,一动弹,喀喀的响。我打算在家躺一天。但后来想了想,不是那么回事儿,就又去了。
  我坐椅子里,跟同学一起分享小零食。正吃的欢呢,突然,有人在我身后,嘣!弹了我一个脑瓜崩!
  咝!
  这谁呀!我现在虽不是明着上的校霸,但这满校园,有敢惹我的吗?有吗?
  我一扭头。
  刚好,就看到马彪子了。
  这会儿是夏天了,天儿热,马彪子穿了个破背心子,戴个草帽,看我一眼说:“运动会能出去不?”
  我啊了一声,又说:“能啊。”
  马彪子:“给你们老师请个假,就说回家。”
  我说:“啊,行,行。”
  这就起身,到老师那儿,说不舒服,要回家休息,老师给准假了。转过身,这就跟马彪子一起出了校门口,在道边上了他骑来的三轮车,直接就给我蹬他的鱼棚子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