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高术通神--我随国术高手们修行的那些年  作者:9毫米烟灰  分类:[鬼话]  
  此时,我喝过了粥,在炕上躺着休息。大家开始问我,有没有遇到什么东西,有没有让什么给吓到。
  我隐瞒了马彪子,因为我隐隐中感觉,这事儿肯定跟他有关系。但我又不想,让大家知道,有马彪子存在。所以,我只说,跟同学到大河玩儿,差点掉冰窟窿里,然后,我吓了一跳……
  撒过了谎,我发现,在场人都长松一口气。
  但,有一人不同。她就是老董婆子。
  这神婆,一直在对我,摇头叹气。
  我没理会,我不太敢看她的眼睛,因为,她的眼睛太深,太深。能一下子,把人的精神气,全都给吸走。
  撒谎成功,我哄骗过关。
  众人皆大欢喜,然后,爷爷奶奶做了顿饭,招待大家。
  我跟着吃过,傍晚时分,我妈来接我了。
  简单问了几句,又给我测了体温,摸过额头,细细看过扁桃体,听听心率,呼吸,确认她的大宝贝儿子没事儿后,我妈带我回家了。
  回去路上,我妈一直绷着脸,好像很不高兴的样子。
  我没太敢问,只好装作什么没发生,任由她用自行车给我驮回家去。
  到家,一切安好。
  晚上,睡的很香。
  早上起来,吃过饭,又高高兴兴上学去了。
  接下来两天,我一直在念叨马彪子。我认为,他就是小说里描写的那种武林高手。我要跟他习武!但他,会不会拜我为师呢?
  我想了想,觉得,他有把柄,落我手里。
  因为,他把我给弄发烧了!
  小学生不傻的,也有心机的,尤其五年级小学生,什么都懂。
  我觉得,马彪子欠我的,他一定得收我为徒,然后授我武林绝学。
  可就在我下定决心,打算这个星期天,去东大河找马彪子的时候,一件临时出现的事儿,打破了我的计划。
  差不多是我发烧醒后的第三天,我爸从外地开会回来了。
  那天,我放学刚进家里,就见我爸我妈拉长个脸,一动不动地看着我。
  我有些胆战心惊地看着他们,我说:“爸,你回来了。”
  我爸阴沉个脸,伸手从桌上拿过一个小纸包,打开,展到我面前问:“这哪来的?”
  我抻头一瞅。
  晕了!
  二驴那天给我的烟,我揣兜里,忘扔,让他们发现了。
  我一咬牙:“捡的!”
  我爸狠狠:“哪捡的?你捡它干什么,你是不是想抽烟,你是不是已经抽了。”
  我略慌:“不是,爸,你听我解释,这烟,我,不是,我没抽,我……”
  “揍!”
  我爸一声吼。
  混合双打,开始了。
  我以标准熊孩子的坚强姿态,迎面混合双打的风暴。
  风暴,持续十五分钟。
  我咬紧牙关,没供出二驴。但……
  我被屈打成招了。
  我被逼承认,这烟是我抽的……
  然后。
  再打!
  又是一个十五分钟。
  半个小时后,混合双打结束,思想政治工作又开始了。
  我又接受了为时一个钟头教育。
  教育结束,我写作业。
  作业写完,吃晚饭。
  酸菜炖猪腿骨,父母只吃酸菜,然后把一块又一块的大猪腿骨盛装到我面前的盘子里。
  多余话不用说了。
  这,就是父母,那个最严厉,同样也是天底下对我最好的人。
  这场突如奇来风暴,彻底扭转了我的计划,我的熊孩子生涯,被改写了。因为,那晚过后,我爸妈,给我找了一个放学后去的地方。
  他就是我们隔壁单元的老会计,于老头。
  于老头不会武,但是他会文。他写的一手好书法,同样,还画的一幅极佳的水墨山水画。
  接下来很长,很长一段时间。
  我让这老头给我看管了,每天放学回来,去他家,练习毛笔字,包括国画什么的。
  老头性情孤傲,怪僻。
  我在他那儿,如坐针毡,却不得不坐。
  长久下来,我的熊孩子天性得不到发展。然后,我稍微有那么一点抑郁了。此外,我的个性也变的内向,不合群,不喜结交朋友,而是更喜欢读小说,各种课外书,外加写毛笔字。
  想成为武林高手的梦,一时被终结。
  然后……
  直至初中,初二那年。
  一件突发的事,才让我重拾心中,那个成为武林高手的愿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