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高术通神--我随国术高手们修行的那些年  作者:9毫米烟灰  分类:[鬼话]  
  @巨大猫头鹰
  另外,你有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比如一个执掌生杀大权的将军,一个关系你未来命运的重要上司,你跟他单独一起的时候,你是否能感受到他们身上的某些东西?国术是最近的叫法,真正东西全是道家流出来的。那里面,不仅有力学,还有生理,心理,精神。很多,很多。超越人体极限的事情不可能,这只是,哈不说了,当鬼话吧~
  记得有个故事,叫盲人摸象。
  每个人,触摸的部位不同,他们心中的大象也是不一样的。
  我当初,也跟你一样。
  但是后面,遇到一些人,见到一些事,经历了很多东西。
  我明白了。
  人的视野,想法,等等一切都是有限的。
  就好像我写的文儿。
  有的人,读出了味道。有的人,看到了真东西。有的人,觉得我是在胡扯。
  不管怎样,我还是会写的~~~
  比如看山。
  山是什么?山是石,是土,是木,是树?
  山是拱起的丘陵?
  丘陵怎么拱起的?为什么平原没有?板块运动?核心是什么?什么推动的?引力,地球岩浆运动。运动本质是什么?哪里来的力量?地球自转?怎么转的?依据是什么?行星引力,引力在哪里?根源是什么?
  我写东西,不喜欢表面法则,喜欢,往深里,挖一些~~~
  当然了力学跟国术也密不可分,但只是一小部份,绝非是全部。
  就好像中国人大师傅炒菜,从来不用量杯,但每次的味道,都那么正。
  外国人,用量杯,做到数量分毫不差。
  火候,大小均匀,一丝一点都不错。
  但味道,却总是差了很多,很多。
  食材一样,份量一样,火候一样,时间一样。
  为什么,味道不一样呢?

  国人目前最大的问题,两方面,一是忽略自身的灵性,过于沉浸于西方人的理性。
  二是,追求狂热的灵性,而压根不理会,真正的理性。
  而一个正确的观念是在发掘充份灵性的前提下,用一个高度的理性来驾驭。
  物质,精神。
  力学和神念。
  缺一不可!
  我没想到,换劲这么痛苦。
  它不像疼痛,清晰,明了,你可以感知到它的存在,去向,你可以明确,这是疼。但换劲不同。
  它不是疼,而是深深的,来自灵魂深处,骨子里的乏。
  整个人的精气神,唰的一下,给抽的空空荡荡,脑子里什么正能量,阳光,正气,荡然无存。有的全是满满的负面情绪。什么,我练这么苦,干嘛呀。我好吃,好穿,家里生活条件也不差,我这不是给自已找麻烦吗?
  我应该对自已好一点,我该让自已舒服,是的,练什么功,舒舒服服,回家睡个觉,然后从此跟这玩意儿说再见得了。
  再说了,齐凯已经跟我和好了,我在一中,虽说不是什么校园一霸,老大,但走哪儿,没人敢惹我。女生看样都挺喜欢我的,男生也爱跟我做朋友,做哥们儿。
  我练这个,吃那个苦,我干嘛呀,我图的是什么呀?
  当时,我脑子里,想的确实是这些东西。什么练武,都是扯谈。什么武术,什么这个那个,玩蛋去吧,本大爷不玩儿了!
  太难受了!
  这练功练的……
  我扶着路边的电线杆子,长长呼吸了一口空气。
  身体,困乏,无力,难受,折磨。各种的情绪,害怕,孤独,等等一切,一切,好像梦魇一样,在脑子里来回的翻腾。
  我会不会死?
  哼!只要不练就不会死!
  那马彪子,会不会骂我?
  次奥,他算什么,一个疯子罢了。你看他混的那熊样儿,房子都没一个,住窝棚呢。
  我在心里,将马彪子,彻底给否了。
  至于阮师父,他就是个南蛮子,他算什么呀。什么都不是!咱舒舒服服的,好好学习,考大学,处对象,结婚,那多自在呀。别跟自个儿,找不自在啦!
  一时间,我没了魂儿般,自言自语,嘀咕了一阵,我感觉,这功白练了。
  没用!现在,哪用得着武术呀。以后,有钱了,那就是大爷!
  哼,没准马彪子,阮师父在拿我做实验。他们玩儿我呢,要不然,我怎么能这么难受?什么换劲,一定是骗我。换劲,顶多像肌肉疲劳,疼几天罢了。哼!肯定是玩儿呢。
  时至今日,当初的这些想法儿,我仍旧记的很清楚。
  换劲,它不单纯是身体,生理,等等一系列的改变,更换。更像是一场精神,心灵上的风暴和洗礼。
  人的精神,意志,这一时刻,接受的不是单纯,来自身体上的疼痛,难受,不舒服的考验。而是精神上不断涌现的负面情绪,那种消极,低落,否定一切的极端情绪。
  这种情绪,是非常可怕的东西。
  是的,当时的我,如果不是遇到接下来发生的一件事。
  可能,我会跟大多数人一样,在谈起武术时,会说,哦,小时候,我也站过桩,也练过拳,可惜,后来就不练了。对了,我还泡过药汤呢,还喝过什么草药,哈哈,那玩意儿太苦了,真的没法练了。
  或许,我还能指导别人练这东西,什么你这马步不对,小时候,有个老头儿教过我……或许,我还能跟人家吹牛X,我遇见过真正高人,那是真厉害,八极,你懂吗?铁线拳,知道吗?
  然后,我开始白话。
  可,那件事,改变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