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高术通神--我随国术高手们修行的那些年  作者:9毫米烟灰  分类:[鬼话]  
  我搂住青花马脖子的一瞬间,我心里忽地一柔,然后,我感觉眼眶微湿,内心深处,什么东西,感动,挣扎,触碰了一下。
  做为一个习武之仁!
  我应该杀气冲天才对,我为什么会因为一匹马流泪?
  我当时不解,但后来,我才知道。
  我当时是,感受到了青花马身上的那道苍老生魂!
  万物皆有灵,这是书法老师教我的。
  但我上学,包括在家接受的都是最为朴素的唯物主义教育。
  我不排斥唯物,我相信物理定律。但同样,我也知道,万物真的都有灵!
  我敬佩老军马大青花,它是一匹好马。
  而当我松开马脖子,转身的一刹,我听阮师父小声对马彪子说:“这孩子,他将来的马步功夫,将远远在我之上……”
  我没当回事,我仍旧在回味,刚才的那一丝感动。
  我一瘸一拐,忍了一身的疼和不舒服,坐回到三轮车。

  马彪子招呼阮师父上车,跟老李告别,这马彪子一吹口哨,蹬车,飞一般离去。
  转眼到了鱼棚子。
  阮师父陪我刚下车,我就闻到了一股子浓浓的中药味儿。
  什么意思?这是……“
  我看了眼马彪子,马彪子笑着说:“给你熬的药,喝的,还有泡的,你呀,啧啧,我真不太明白,我俩咋对你这么好呢,哈哈。“
  阮师父这时附和说:“阿仁一心求武,我能他从眼神里看出来,另外,他有奇遇,是个好苗子,将来,能把这些老祖宗东西继承发扬好,所以,咱们现在帮他一把,那是应该的。”
  我虽听不太懂,但心中,受宠若惊。
  转眼,进了屋儿。
  然后,我坐到小炕上,看到地上摆了一个大木桶,桶里现在还没东西呢。
  马彪子一边让我脱衣服,一边去拿药汤。
  装药汤的时候,马彪子告诉我,这方子是用生脉饮做的一个基础方,里面有加减,用的是清,补兼施的手段。所谓清,是我过度劳累,体内有一股子虚火,要把这虚火清掉。然后补,补的是根儿上的元气。
  我接过大海碗,吹了吹,然后喝了一口。
  嗯,还好,不是很难喝。
  就这么着,喝了药,然后阮师父那边,又把煮好,用来给我洗澡的药汤倒进木桶里了。
  “阿仁呐,铁线拳是一个努气,发力,激发内脏潜能的拳,这个拳,不满十八,不能练的,练了会伤内脏。但即便是满了十八,练的同时,也要小心,另外,还要有药汤来打开皮肤腠理,行药入脏腑,温养内脏。“
  “这个汤,是祖师爷传下来的。我和马师父,在这县城,跑了个遍,好不容易才把要用的药材找齐,唉,也是不容易,你来,多泡一会吧。“
  面对如此安排,我除了感动,我说不出什么。
  当下,我没管那么多,直接下地,扑通一声跪在地上,面对两位师父说:“二位师父,您们虽不是我的真师父,但您们对关仁我的爱护,胜过了真正的师父。关仁,无以回报,只好,行大礼,谢过两位师父!“
  说完,我郑重无比地对着两位师父,嗑了三个响头!
  砰砰砰!
  磕完,待我抬起头时,我看到两位师父愣住了。
  同时,我脑门子,起大包了。
  人呐,得学会感恩,别人给咱的好,得记在心里。倒不用,必须还。因为有些好,不是还,那么简单的。但一定得记在心里,明明白白的,一辈子不忘。
  今儿,两位师父对我的好。
  我记下了,一辈子,几辈子,我都不会忘。

  这时,马彪子一咧嘴,摇头说:“你看,你这孩子,哎呀,行了行了,你瞅瞅,这脑瓜子都起大包了。快,快点起来,进来泡吧!”
  我嗯了一声,就从地上爬起来了。
  由于,这个汤得泡上一个半时辰,也就是说,得泡三个小时,我怕回去晚了,爸妈惦记,就特意先穿了衣服,到外边小卖部用公用电话给家里打电话说,我在一个同学家补课,可能得十点多钟回去。
  爸妈叮嘱我早点回,就撂了电话。
  回到鱼棚子,就开始泡上了。
  那滋味,不太好受,人进去,身体里边好像有无数虫子在拱似的,又痒,又麻,又疼的。此外,那汤的药味忒大了,熏的我脑瓜子都发晕。
  甭管怎么着,好歹是泡完了。
  起身后,又接过马彪子递来装了热水的桶,给身上的药渣子冲干净。末了,又打上香皂,把药味儿给洗下去。
  换了衣服,整个人显的极为清爽,举手投足,好像好飘似的,实质上,并不飘,只是更要轻便了。
  身轻如燕,对,就是这个形容。
  身轻如燕的同时,我觉得肚子饿了。马彪子那儿又安排了伙食。
  也就是把中午剩的菜,热了一热。
  但饶是如此,也是极为美味。
  吃饱后,休息一会儿,阮师父正式教我站马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