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高术通神--我随国术高手们修行的那些年  作者:9毫米烟灰  分类:[鬼话]  
  我拿这扁担胡子,一下子给松树杆子抽断了,我身上的劲气也为之一松,转尔,浑身上下,从脑瓜子往下,包括大脖子,都钻心的疼。
  那股疼劲,很难受,好像有人把我给抻了一下似的,全身每个小关节,小肌肉,都疼的要命,都让人抓狂。
  说句夸张话,万蚁噬心。
  差不多,就是那滋味吧。
  疼的同时,浑身有种困乏难挨的脱力感。我好像,坚持不下去的样子,在马背上,一个小颤歪,就要掉下去。
  这可是高速奔行的青花大马呀。
  我要是掉下去,非得给我摔个半死。
  关键时候,还是马彪子发威,口里吆喝了一嗓子,抢过两步,伸手紧紧拉住缰绳。这样,青花马才慢慢停了下来。
  “疼吗?”马彪子笑嘻嘻地拍了下我大腿。
  我一咧嘴,虚弱地趴在马背上说:“不行了,全身都没劲儿,虚脱了,不行了。“
  马彪子嘿嘿一笑:“虚脱就对了,你刚才,让马身上的劲给冲了一下,你用的是马的劲。你知道,你打的那个松木杆子,可不是你的本力,那是马的劲。”
  我点头:“明白。”
  刚好这会儿,阮师父嗖嗖也跑来了。
  边跑,他边说:“厉害,厉害,刚上马,就能借了马力上身,这个马步,你能站出来啦。”
  我咧嘴苦笑:“就现在这个样子,我怎么站呢。”
  听这话,阮师父和马彪子笑了。

  然后马彪子说:“咱们学武的,但凡能有点本事的,差不多都是半个大夫,有时候,这半个大夫都比江湖上的老中医还要强。放心吧!回我那儿,那些东西,我早给你准备好了。”
  我听这话,总算是长松口气了。
  接下来,我在阮师父帮助下,从马背上,下来了。
  两脚刚落地,站都站不稳。
  还是阮师父和马彪子,扶着我,在地上走了六七分钟,这才重新学会了怎么走路。
  回去路上,马彪子给我大概讲了,今天学马步,是怎么个意思。
  首先,我之前蹲着跑,练那个,下过苦功,再通过跪着睡来养腰。腰身,胯,已经有了开的迹象了。
  腰,胯,是武学最重要的两个大关隘。
  很多武师,穷极一生,练了一辈子,可还是没把腰,胯给打开。
  腰,胯不开,一个劲地,往猛往死里练,不仅练不出打人的劲儿,反而可能把自已给练伤,练废了。
  之前,马彪子在河里,用撑船大杆,打了我的腰,算是小松了一下。
  后来,我用蹲着跑,跪着睡的方式,来养腰,活胯。对,直到马彪子这会儿跟我讲,我才知道,蹲着跑是开胯,跪着睡是养腰。
  这些改变,一直在进行,但马彪子没说。是以,我只当是拳功来练。
  道家讲,无欲则刚,无求则达!
  我心里没对松腰,松胯有什么要求,反而合了道。

  最后,经过半个多月的磨合,我基本达到松腰胯的要求了。这才有了今天,用马,来给我冲!
  用马身上的力,劲,硬生生将胯给冲开。
  没有,有经验的老拳师指导,普通人是不能这么干的,因为,这么干了,极容易弄出残疾来。
  这是一条险径,同样也是一条安全的速成之径。
  只要把这个腰胯给我松开了。
  往后七八年,我苦练就行了,别的什么都不用想。因为,腰胯的关隘已经提前给通开了。
  另外,再提一嘴,帮我松腰胯的这个马,马彪子也找了很久。
  新马,年青的马,不行。因为,那个劲,太烈,太野了,容易给我伤着。
  找来找去,找到了这么个老军马。
  军马驮了一辈子人,与人之间的契合度极高。那个劲,也柔,纯,正。
  师父,马,心法,神念,等等一系列东西跟着,再加上我自个儿,前段时间的那番努力,这才算是把我的腰胯给开一半了。
  怎么叫开一半?
  意思是说,还有一半,得我自个儿在后面的时间内,见天儿地练功,扎马步,蹲着跑,跪着睡,这样,通过一系列的方式来养。最终,才能实现,真正意义的松腰,松胯!
  开了腰胯,武功大成了吗?
  非也!
  按马彪子说法,完成松腰,松胯这道工序,仅仅是入了‘武’字的门槛,很多真东西,我碰,都还没碰呢。
  我第一次发现,原来,武真的不是那么简单。原来,武真的很难,很难练。
  同样,我也理解,为啥说,真正能打,厉害的高手那么少了。
  休说这份苦了,光是这里面的玄机而言,即便是在师父带的情况下,想要领悟,也绝非易事。
  我这是,走了大运了。遇见马彪子,阮师父这么两个人。
  否则,我自个儿单练,可能两辈子都摸不着门槛!
  就这么,边讲边走,回到老李家,把青花大马还给了老李,临别时,我心中忽然生了一股子冲动,我上前去,伸手把青花大马的脖子给搂了。
  也是这一刻起,我这一辈子,绝不会去吃马肉!